☆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一、枉死 .06

「嘿嘿,總之保證有效……」那小孩正要說明,突然一驚,一把搶回阿武手上的許可證,往騎樓下退逃,同時向阿武說:「快走啦──」 阿武愕然之餘,也直覺性地跟著小孩跑,但見那小孩倏地鑽入了牆,不見影蹤,他回頭,觀棋那老者仍閒致地瞧人下棋,二樓窗台那吸煙女子,也仰頭吸著煙,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 但阿武仍然像是嗅著了貓味的老鼠一般,彎著脊椎,往騎樓深處靠去,他漸漸蹲低身子,躲到一排排的機車後方,他聽見了先前那令他緊張的腳步聲。 碰──碰──碰── 那腳步聲隨之變大,穿透夜市吵嚷人聲,像是群蜂嗡響中的一記記重鼓般地清晰。 「唔!」阿武的身子一抖,縮得更低,他見到一個高大身影遠遠走來,那傢伙身著墨黑色西裝,體態雄偉,那身影的頸部以上,是一顆牛腦袋,有一雙挺翹的耳朵,和一對彎曲粗壯的尖角。 「牛頭……」阿武掩不住心中的驚懼,這傢伙是傳說中的牛頭馬面,想來應該是那牛頭。 「原來是專管死人的條子,我幹……」阿武嚥了一口口水,在他的腦海裡對於牛頭馬面的印象和一般人沒有太大差異,知道牛頭馬面是陰間鬼差,如同陽世的警察一樣。 阿武躲在騎樓下的機車排後方,牛頭走在夜市街道上,牛頭經過阿武正前方時,他倆相距只有四、五公尺。阿武屏住了氣息──在這一瞬間當中他對於鬼魂也保有呼吸吐納感這一點覺得有趣,但他無法深思,他只能將身子縮得更緊,祈禱那牛頭趕緊離去。 「張、曉、武──」牛頭轉身,面向阿武藏身之處,抬步走來。 「我幹!耍我啊──」阿武驚憤地跳了起來,拔腿就跑,他口中爆出如肉粽般成堆成串的髒話,像是霹靂啪啦的鞭炮爆炸。然而他也聽見背後那一聲怒吼,和那鋪天蓋地迫來的踏步聲。 他在騎樓下穿梭奔跑,速度極快,一下子已經到了轉角,他轉入一條防火巷,那巷子陰暗狹窄,堆積著許多雜物,底下還有條臭水溝,一台台冷氣機自兩邊窗口架出。 阿武靈巧地鑽到了巷子中段,回頭,見到牛頭緊跟在後,可嚇出一身冷汗,牛頭的雄偉體態並未造成他在狹窄小巷內追逐上的不便,阿武一時之間還不明白,只當後面那頭牛不但壯碩,且很敏捷。 「死條子陰魂不散!」阿武拚命加快自己的步伐,不時躍起跳過那些堆積在地上的廢棄物,恨恨地叫囂:「以前條子抓不到我,現在你這頭怪牛也休想抓到我!幹!」 阿武再一次回頭時,牛頭離他更近了。他生前經歷過無數次這樣的追逐,有時是他追著仇家打,有時是他被仇家追著打,或是被警察追著打。 無數次的追逐經驗讓他曉得自己該在什麼時候突然轉身,冷不防地給追上來的傢伙一記拳頭。 就是現在! 阿武在將要奔出防火巷的出口前,陡然轉身就是一拳。 這記拳頭打在牛頭結實的胸膛上,像是打在一堵牆上,一點效用也無,牛頭則是猛抬一腳,重重踢在阿武的身軀上,將他踢得飛出防火巷。 「唔……幹,多謝你喔!」阿武摔在地上,痛苦掙扎,摀著肚子撐起身子繼續跑,牛頭這一腳反而將兩人間的距離拉大了些。 阿武咬著牙,強忍著肚腹疼痛,他腰間落出來的腸子更長了些,他提著腸子,欲往反方向奔逃以拉大彼此距離,但他奔沒多遠,就讓前方巷口一個突然自樓房牆壁竄出的大黑影一胳臂撂倒在地。 那揮臂撂倒阿武的傢伙身形高拔,同樣身著深色西裝,但體態較為精瘦,且襯衫潔白領口以上是一顆馬頭,長長的鬃毛垂到肩際──馬面。 馬面兩隻眼睛死黑暗沈、毫無生氣,手上還提著方才那向阿武兜售陽世許可證那小孩,那小孩垂頭喪氣地讓馬面提著後領,一動也不敢動。 阿武吃了牛頭一腳,本已痛苦至極,又讓馬面一胳臂撂在地上,掙扎了半晌才站起身,牛頭早已來到了他的背後,一把揪住他的後領,將之壓倒,跟著掐按著他的後頸,拗著他手腕扭至背後,手法便和人間警察差不多,這使得阿武冒出一股莫名的怒氣,在他活著的時候,綁票殺人等大壞事雖沒從沒幹過,但偷竊、打架等小壞事也沒停過,因此他進出警局,躲避條子也無話可說,但變成了鬼,難道還得背負生前罪孽? 他氣呼呼地大喊:「我犯了什麼罪?你們要判我幾年?先說好,我沒做的事別贓在我頭上啊。」 「你這一生幹過什麼好事壞事,下去做個筆錄,很快就知道了。」牛頭開口說話,聲音倒比阿武想像中還要年輕,像是個和他年紀相仿的青年人一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