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陰間》一、枉死 .07

馬面哼哼一笑,搖了搖手上那小孩,說:「不過這老小子比較麻煩,又在賣偽造的許可證了。」 「誰……誰說我偽造許可證,那種事我很早就洗手不幹了,現在我的證件是真的!」那小孩拉開外套拉鍊,又從襯衫中拉出一個方形小包,從那方形小包中取出一只半透明的小袋子,打開,才是一張和方才那些證件一模一樣的紙。 阿武見這小孩方才隨手就是一把許可證,但唯獨這張許可證收藏得如此慎重,何者為真、何者是假,便也不言可喻了。他嘖嘖幾聲,卻沒說什麼。 「別急著現寶,我看過好幾次了,我知道你有一張無限期的許可證。」馬面哼哼笑著說:「可是你偽造證件賣給別人,是不行的。」 牛頭推了推阿武,問:「老小子剛剛是不是要賣你許可證?」 「什麼許可證?那是什麼?我不知道啊!」阿武瞪著牛頭,恨恨地說:「剛剛我跟這小弟在聊天,沒有聊到什麼許可證……」阿武儘管不悅那小孩試圖賣他假許可證,但在他的價值觀中,那小孩和他是同一類人,而條子則是他們共同的敵人,實際上那小孩並未令他損失什麼,而牛頭馬面卻賞了他兩下重擊,讓他眼冒金星。 那小孩眼睛亮了亮,也頗訝異這僅聊過幾句話的阿武竟替他圓謊,趕緊連連點頭說:「看吧,我哪有賣假許可證,我……我很安分,我閒來無事,跟其他鬼閒話家常,有錯嗎?」 「是嗎?」馬面看了看那小孩,又看看被壓在地上的阿武,問:「你和這老小子什麼關係?為什麼替他說話?」 「我跟他沒關係啊。」阿武搖搖頭說。 馬面鬆開手,將那小孩拋在地上,來到阿武面前蹲下,從胸前口袋取出一只巴掌大小、黑色長方的玩意兒,另一手則捏著筆,在那東西上點點劃劃。 「哇幹!牛頭馬面也用PDA喔!」阿武愕然驚叫,他雖然對電子產品沒有多大研究,但他大約知道馬面手上那玩意兒是一種時下流行的掌上型電腦。 「問你什麼,你回答就是了。」牛頭加重了拗扭阿武手腕的力道,使阿武疼得哀叫起來。 「張曉武,二十四歲,屬狗對吧。」馬面問。 「不對!我二十八歲,屬虎。」阿武怪聲嚷嚷著:「而且我不是張曉武,我……我姓李啊!」阿武怪聲嚷嚷著。 「啥?」壓著阿武的牛頭搔了搔頭,稍稍減輕擒拿施力。 「你們認錯人了……」阿武一面說,伸手在褲袋中掏摸,摸出一只皮夾,他將皮夾抖開,便露出裡頭的身份證,上頭的姓名是「李文新」──這當然是假造的身份證。 他倒是對於那些將他打死的傢伙,卻未取走他的皮夾感到有些詫異,但隨即醒悟,皮夾中擺著一張偽造的身份證,即便屍體讓人發現,那張假造的身份證,還能夠誤導警方偵察方向。 牛頭奪過阿武手上那只皮夾,細看了看,呢喃地說:「真的是姓李耶。」 「你白活啦?身份證在陽間一張沒值多少錢。」馬面白了牛頭幾眼,又回頭看看站在遠處的小孩,冷笑地說:「我看他們是同道中人,難怪氣味相投啊……」馬面又在那PDA上點點劃劃了好一會兒,跟著拍了機器幾下。 「這便宜貨,會不會是資料出錯?」牛頭狐疑地問。 馬面將PDA放入口袋,揪著阿武頭髮說:「不管你是誰,死了就不能繼續在陽世遊蕩。回到底下,不管你姓張還是姓李、屬狗還是屬虎,都能查得清清楚楚,若是讓我們查出你編造身份,有你受的。」 阿武不安問著:「回去哪裡?」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牛頭將阿武拉了起來,揪著他的衣領。馬面則伸手從腰間取出一副怪模怪樣的東西,那是一雙完整手骨,骨節銳長殷紅,作握拳狀,兩個拳頭末端以鎖鍊相連,馬面扳著手骨指節,喀啦幾聲,本來呈現握姿的手骨張揚開來,變成了爪狀。 「嘩,別想用這玩意銬我!」阿武登然會意,這玩意兒是手銬,是他最痛恨的東西之一,他突然一記勾拳打在馬面下巴,同時抬膝一撞,頂上馬面小腹,再猛地向後一蹦,後腦結結實實撞在牛頭嘴上,這三記攻擊一氣呵成。阿武本便有數不清的街頭鬥毆經驗,過往遭多人圍毆時,都能出奇不意地反擊脫困。 但這一次不同。 他的拳頭、膝蓋像是打在石柱上、他的後腦像是撞在土牆上,這一氣呵成的三記突擊,竟像是攻擊在他自己身上一樣,使他抱著頭彎下腰來,覺得後腦發出一陣一陣的暈眩疼痛,拳頭和膝蓋也疼痛欲裂。 「別白費力氣了,你剛死不久,一點鬼氣也沒有。」馬面順手兩巴掌甩得阿武雙頰熱辣紅腫,又將那對朱紅骨銬的其中一只向阿武後頸湊去,五指握合,喀啦啦地將阿武頸子緊緊掐住,阿武感到頸上傳來強烈的刺痛和束緊感,不由得噫噫哀嚎起來。「咳咳,原來不是手銬,是脖子銬!我靠……」 「錯了。」馬面哼哼一笑,說:「這玩意兒哪裡都能銬,你最好安分一點,不要逼我銬著你其他地方。」馬面這麼說時,順勢朝阿武褲襠瞄了一眼,阿武倒吸了一口冷風,再也不敢作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