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一、枉死 .08

牛頭和馬面左右挾著阿武,帶著他走,走了數步,馬面低聲問:「我再問你一次,那老小子是不是賣許可證給你?你作證,我就打開骨銬,讓你好受一點。」 「我跟他……只是在聊路上哪個妞兒胸前那兩顆是假奶……」阿武恨恨地說。 「好吧。」馬面點點頭,又抬頭望望夜空,說:「人世天上的月亮真美,咱們走慢點也無妨。」 於是牛頭和馬面放慢了腳步,沈重緩慢的步伐聲隱隱迴盪在街上。阿武可沒心情賞月,馬面不時拉扯他頸後的鎖鍊,走得越慢,折騰得越久。 「小歸,那小子是誰啊?」方才觀棋的傴僂老鬼盤腿坐在電線桿上向下問著著茫然佇在街邊的小孩。 「你們剛剛也見到了,只是一個剛死不久的傢伙……」那小孩叫作小歸,他茫然然地搖了搖頭,看著阿武讓牛頭和馬面押著,煎熬地向街的另一端走。 嗶嗶──嗶嗶── 一陣警示鈴聲響起,馬面取出PDA,檢視半晌,驚奇地說:「也是隻枉死鬼,怨氣很大,三個牛頭都壓不住。」 「在哪兒?快去幫忙?」牛頭問。 「車站附近的公園。」馬面盯著手上的PDA,邁開步伐奔跑起來,斜斜地朝著牆面奔去,遁入牆中。 牛頭緊跟在馬面身後,也朝著牆面奔去,阿武讓牛頭挾在脅下,牛頭的身子像是潛入水中一般順利地溶進牆裡,但阿武卻像是撞著鐵板一樣地給震在牆外。 牛頭伸出一隻大手,掐住了掉落在牆外的阿武腦袋,硬往牆裡頭拉,阿武便這麼轟隆隆地猛撞了五六下牆,硬是給拉進屋裡,他覺得腦袋像是碎成無數片一般地疼痛,他的身子像是經過絞肉機又擠出一樣。 他還沒來得及發出哀嚎,牛頭又拉著他,撞進另一邊的牆上,又是一陣死拖猛拉,阿武讓牛頭拉到了大道上,馬面遠遠在前奔著,他們不再循著人間道路前進,而是直直地前衝,穿過一間又一間的屋子和店家。 起初阿武每每穿牆時都感到椎心般的痛楚,後來便漸漸不痛了,只是感到一陣麻癢而已,他也開始能夠定心打量起四周,他見到自己在店家和民居中穿梭,見到了各式各樣的人──叫賣服飾的店員、準備打烊的店家、聚在客廳看電視的老少、光溜著身子在床上親熱的夫妻。 跟著,牛頭已經奔到了街邊,他挾著阿武縱身一躍,像是飛了起來,越過了數公尺寬的街道,轟隆隆地落在另一端,牛頭的面前是一座公園,馬面早已奔入其中。 便連阿武也聽見了公園深處傳來的鐵蹄猛踏,和那廝殺打鬥的叫囂聲,牛頭手在腰間一摸,摸出一截墨黑棒子,猛一甩,立時增長四倍。阿武認得那是防身甩棍,只是牛頭手上那甩棍硬是比凡人甩棍粗長許多,尖端還有一個黑色骷髏。 牛頭再次奔跑,隨著那廝打聲加大,阿武見到斜前方十數公尺外的草坡上,站著一個可怕的女孩,那女孩的上衣和破裂的裙子都污紅一片,手臂和頭臉也是帶著髒污的紅,像是一朵紅花落在土上,讓人踐踏碎裂了的模樣。 此時的女孩卻無花朵那般嬌弱,而是歪頭站立著,雙眼斜斜向前勾視。在她附近尚有一個摀著手臂的牛頭,和另外兩個倒坐在地上的牛頭,都負著輕重不一的傷。 「唔!」阿武讓牛頭挾著,動彈不得,牛頭挾著阿武,和馬面一齊向那女鬼包抄逼去,阿武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他見到那枉死女鬼左邊頸子上有一道極深的裂口,像是一棵遭到了斧砍的小樹般斜斜欲斷。 那女鬼的腦袋歪斜傾著,微微搖晃,血紅臉龐上那雙青森眼睛流露出強烈的怨恨,阿武和她四目交接時,忍不住發起了顫。 馬面手一甩,也是一枝黑色甩棍,與牛頭左右包抄,阿武感到身子一陣飛梭,更加接近那女鬼了,馬面當先一棍劈下,甩棍卻讓那女鬼牢牢抓住。 牛頭緊接著狠狠一棍劈打在女鬼左肩上,女鬼讓牛頭這棍打得雙膝彎曲,一肩低垂,卻沒倒地,而是悶吼一聲,反手猛扒,在牛頭胸口上扒出數條血指痕。 枉死女鬼的這一扒抓,手指勾著了阿武後頸骨銬鎖鍊,將阿武硬生生拉脫出牛頭脅下,阿武飛蕩在空中,感到手臂、手指、頸子幾乎都要裂開了一般。 女鬼像是一頭殺瘋了的惡豹,一把將阿武騰空掐著,另一手直直朝著阿武臉上扒下。 「哇──」阿武驚愕至極,全然無法反應,所幸馬面即時自背後架住女鬼雙肩,牛頭也同時緊緊拉住女鬼的手,使之停留在阿武面前數公分處。 阿武眼前所能見到的,就是女鬼張揚在他面前的血爪,大片血紅之餘的地方蒼白而青嫩。他同時也感到女鬼提著他的那手極其冰涼,一股一股的怨毒伴隨著痛楚滲入他的頸子和臉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