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一、枉死 .09

阿武在混亂中給拋甩在空中,差點便要讓女鬼一爪扒爛了臉,是那馬面情急下踹了他一腳,將他踢飛數公尺遠,撞在樹上,這才沒讓他被女鬼的血爪子劈爛頭臉。 「我靠……」阿武在地上掙扎蠕動著,在這混亂惡鬥之中,他幾乎分不清天和地,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英雄電影中讓怪物抓在手上的弱女子一般窩囊無助。 「還好吧,老兄!」 阿武感到有人拉住了他的胳臂,定神一看,是一個戴著鴨舌帽的小孩,原來是小歸。 「哇,很少見到這麼兇的枉死鬼。」小歸將阿武往樹後拉,看著前方牛頭馬面大戰厲鬼的激烈惡鬥,也是吒舌不已。 此時四個牛頭加一個馬面,將那淒厲女鬼團團圍住,四面圍捕,再也無暇顧及這頭的阿武。 小歸從口袋取出一片手指長寬的褐色鐵片,鐵片上刻印著符籙文字,小歸將那薄鐵片插入了握著阿武雙指的骨銬掌末一道縫隙中,只聽得喀啦幾聲,緊握著的指骨鬆開,使得阿武的雙手得以垂下,由於讓這骨銬鎖著一段時間,阿武一時也無法舉起雙手,只能微微晃著,藉以抒解雙臂、指節的酸麻疼痛。 接著小歸又將掐著阿武頸子的骨銬也解開,將那副骨銬拿在手上拋了拋,滿意地說:「這玩意我收下了。」 「你……你怎麼會有鑰匙?」阿武終於抬起手來,撫摸著頸子,撫摸著他臉上那數道讓女鬼抓掐出的血痕。 「嘿嘿,在底下,只要你有錢,就連『人間紀錄』、『輪迴證』都能弄到手,這鑰匙算得了什麼?」小歸得意說著,一面檢視著阿武臉和頸子的血痕、雙手食指的瘀腫。「不要緊,這些傷沒幾天就好了,來吧,我帶你下去。」 「去……去哪裡?」阿武讓小歸拉起身子,只覺得就連小歸的力氣都比他大上不少,他轉頭看了看遠處,女鬼與牛頭馬面早不知戰去何方。他覺得腰間痠麻,低頭一看,經過了方才的激烈動作,使他的腸子掉出更多,幾乎要垂到膝蓋了,他趕緊將腸子撿起,捧在手上吹氣、輕拍,小心翼翼地塞回腹中,又問:「那……我肚子上這個洞要多久才會好?」 「那個啊?」小歸拉著阿武往公園外頭走,聽阿武這樣問,回頭看了看他的腰,哼哼幾聲說:「生前的傷是不會好的,永遠都是那樣,不過等你死夠久了,道行夠了,就可以變化得讓人看不出來。」小歸一面說,一面揭下他戴著的鴨舌帽子,頭上是茂密的短髮。 「你傷在哪裡?」阿武左瞧右瞧,看不出異狀,小歸嘿嘿一笑,又戴上帽子,跟著揭開,只見本來全無異樣的腦袋上有數道大裂口,幾乎可見頭蓋骨中的緩緩蠕動的紅白腦子。 「哇──」阿武嚇得一震,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我是從很高的地方掉下來摔死的。」小歸賊兮兮地笑了笑,繼續拉著阿武走。他們穿過了公園,在紅磚道上奔跑,小歸的步伐輕迅捷,阿武讓他拉著跑,也覺得自己越跑越快,幾乎和街道上行駛的車子一般快了。 「小弟,你為什麼要救我?」阿武不解地問。 「那你為什麼要幫我?」小歸反問。 「我……我只是討厭條子而已……」阿武抓抓頭說。 「我和你一樣。」小歸笑著答:「況且,你幫了我一個大忙,我回報你而已。」 「你……你跑這麼快要帶我去哪裡?」阿武覺得自己的腳早已跟不上前進的速度,像是在空中飛梭一般了。 「陰間。」 「陰間?」 「現在這裡是陽世,是活人待的地方;死人待的地方在我們的腳底下,就是陰間。」小歸回頭解釋。 「等……等一下,陰間長什麼樣子?為什麼你和條子要帶我去一樣的地方?去那邊可以幹嘛?要怎麼去?多久才會到?」阿武連珠砲似地問。 「鬼在陽世不好躲藏,不管你怎麼跑,他們都有辦法找得到你,你下去避避風頭,他們每天要抓的鬼可不少,不久就會忘了你啦。」小歸緩下步伐,說:「啊,到了。」 「咦?」阿武站定身子,當小歸拉著他越奔越快時,他只覺得四周的景色迅速向後飛梭,像是幻影一般,此時停下,這才定了定神,環顧身邊環境,這兒是這個城市裡最繁華熱鬧、洋溢著青春活力的街區之一,電影院、服飾精品店、漫畫書店、遊樂場、餐廳等各式各樣的店家林立,無數的年輕男女在此流連忘返。 「不是吧,這裡就是陰間喔!」阿武驚愕問著,他也是這鬧區的愛好者之一。 「不是啦!」小歸嘖了一聲,指指後方,阿武回頭,身後是地下捷運站的出入口,阿武先是一愣,跟著啞然失笑:「我們搭捷運去陰間喔。」 「不是我們,是你一個人下去。」小歸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