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二、漆黑 .02

「怎麼?小子,你嫌我難看啊,你自己照過鏡子沒有。」那大叔見了阿武驚愕神情,不悅罵著。 「……」阿武想想也對,趕忙將自己嚇出的腸子塞回肚中,看看雙手,遍布傷痕,臉孔想來也是好看不到哪裡去,他聳聳肩說:「我死沒多久,還不習慣。」 「女人啊女人……」那大叔垂下了頭,嘴巴還不停呢喃,突而又抬起頭,冷笑地看著年輕人說:「小伙子,你太天真了,說不定啊,就是你女人害死你的。」 「荒謬……」年輕人莞爾笑起,搖著頭,將照片收進口袋。 「哪裡荒謬了?」大叔嗓門宏亮,指著自己的臉說:「看看我這樣子?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年輕人和阿武都搖了搖頭。 「那個賤人,紅杏出牆!他娘的偷情就算了,還要貪我的保險金,她跟姦夫同謀,在我的車子上動手腳,然後,我就變成這樣子啦。」大叔兩隻眼睛瞪得像是十元銅板,恨恨地以手指戳著自己的猙獰血臉,憤怒地說:「我這次上來,把我老婆跟那個姦夫嚇得半死不活,哈哈,過癮,下次存夠了錢,我還要再來,整死他們!哈哈、哈哈!」 阿武好奇地問:「還能這樣喔,你在陽世嚇人,條子都不管喔?」 那大叔哈哈笑說:「我有申請核准的復仇證,那個賤人紅杏出牆、謀殺親夫,我把他們嚇得半死不活,一報還一報而已。」 「你的遭遇令人同情,不過也不用把天底下的女人全拖下水。」年輕人悻悻地說:「我的小娟不是那種女人。」 「二十年前,我的賤人看起來跟你女朋友就差不多,清清純純、賢慧乖巧,哈哈,人是會變的!」大叔悲憤地說。 「先生,別怪我口直,如果你放棄尋仇,現在或許已經投胎了,為了報仇,犧牲更多,值得嗎?」那年輕人這麼說,跟著向一旁連連插口詢問的阿武解釋,死去的人可以在城隍府裡申請復仇證,向陽世的仇家進行報復,負責審理的鬼差會依照這人的人間紀錄來決定是否核發復仇證,持著此證的陰魂,便能夠光明正大地向仇家尋仇。但一旦申請了復仇證,六十年內都無法拿到輪迴證,無法投胎轉世,這意即至少要在幽深的陰間當六十年的孤魂野鬼。 「哼……」大叔雙眼發紅,恨恨地說:「你們年輕,沒碰到這種事,我的怨恨無處發洩,我就是拚著不投胎,也要搞死他們,你們瞧。」大叔拿出他那張復仇證,上頭清楚記載著兩個仇家姓名,是害死他的老婆和那姦夫,那兩個姓名底下,還有一欄,標明可以容許的復仇範圍,只見那兩欄中寫著同樣的兩個字──「償命」 「放心,我才不會真的取他們的狗命,我在底下要努力存錢,兩三個月就上去『玩玩』,六十年是吧,沒關係,老子有的是時間!」那大叔像是吃了趁陀鐵了心般,他見年輕人神色輕蔑,便冷笑著說:「年輕人,你以為你書讀得多,瞧不起老哥我是吧,你以為我還是吃了虧啦?」 年輕人搖搖頭:「各人觀點不一,不過申請復仇證,確實頗吃虧,就算你不報仇,他們死後,還是要接受審判,謀財害命,至少也要上刀山、下油鍋,你現申請復仇證,反而將他們的罪罰一筆勾消了,沒損到人,也不利己,怎麼想都不划算。」 那大叔嘿嘿一笑,說:「年輕人,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告訴你,我想過這一點啦,我慢慢玩,玩到那對狗男女自殺,我就賺到了。」 大叔說出自殺兩個字,坐在大叔身旁那垂著頭的女學生身子一顫,簌簌發起抖,她的眼淚滴落在按著膝的雙手上。 阿武見到那學生妹的白晰的左手腕上,有條極深的紅痕裂口,傷口旁皮肉翻捲。那大叔和年輕人不約而同地停止了對話,不再作聲,學生妹似乎發覺了三個男人望向她的目光,便將右手疊上左手,遮住了那條可怖裂痕。 「阿伯,你剛剛說整到他們自殺,你就賺到,為什麼?」阿武迫不及待地打破沈默追問。 大叔神情彆扭,咧了咧嘴沒有出聲,年輕人則拍了拍阿武的肩說:「不好意思,你的腸子碰到我了……」 「喔──」阿武又趕緊將他那偷跑出來,壓在年輕人襯衫衣角上的腸子塞回了腹上裂口,尷尬地說:「它在裡面很悶,三不五時要出來透透氣。」 「準備下車囉。」年輕人起身。 列車無聲地停下,車門無聲地敞開,外頭仍然是捷運月台的模樣,阿武覺得奇怪,遲疑地站起,問:「陰間到了?」 「是啊。」大叔也跟著起身,往車外走,阿武踏上月台,四顧環望,這兒分明也是個捷運站的樣子,但顯得空曠陰森,座椅老舊殘破,頭頂上的燈光青森昏黃,四周霧茫茫的,看不清遠處,且瀰漫著一股奇異怪味,他腳下的地板漆黑髒舊,像是堆積著不知多少年的髒污黑垢。 在他面前立著一面告示牌,牌上貼著捷運路線表,十分簡潔,只一條直線,兩端各自是個圓圈,圓圈下頭則是站名──「陽世」、「陰間」。 想當然爾,此時他所在的站點,便是陰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