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陰間》三、人間紀錄 .02&03&04

阿武低頭摀著肚子,向後退了幾步,又讓兩個漢子自後頭架住,阿豹上前又朝著他的肚子補上兩拳,跟著是四記巴掌,打得阿武雙頰紅腫、眼冒金星,連聲哀求:「賴……賴爺……我知道賴爺不開心,所以另外弄了輛車孝敬賴爺,是輛好車,非常棒!」 「車在哪?」賴爺看向阿武,眼睛像是一隻貪婪的老鼠。 「在我小弟阿爪那,我要他去買啤酒跟零食孝敬各位大哥,他馬上把車牽來,真的,那車真的棒……」阿武急急說著。 賴爺哼了一聲,沒說什麼,朝那重車皮製行李箱努了努嘴,身旁一個手下立時上前,將行李箱中的白粉全取了出來。 賴爺的手下將那些白粉在手上秤了秤,揭開一包,沾些嚐了嚐;又揭開一包沾些嚐嚐,眉頭漸漸皺起。 「一共二十包,一包也沒有少……」阿武話還沒說完,又給阿豹打了一耳光。「不識抬舉。」 「你的嘴巴只會講這一句屁話嗎?」阿武讓阿豹打得有些惱火,忍不住反唇譏諷,但也只是讓自己多捱兩記更重的拳頭。 賴爺見他手下的神情有異,自個兒也拿起一包,揭開袋子沾些嚐嚐,他那兩隻相距極遠的醜陋眼睛,漸漸瞇起,再睜開時,透露出強烈的憤怒。 「賴爺、賴爺……」阿武見賴爺嚐過白粉之後,露出了憤怒的神情,一顆心幾乎要停止跳動,他幾乎能夠猜到是怎麼一回事── 阿爪。 在阿武揭開行李箱發現白粉那天,兩人著實煩惱了一整個晚上,阿爪一會兒說這是賴爺的賞識,要阿武千萬別推辭,還自作聰明地獻策既要送貨,不如動些手腳,私吞個兩、三包,再將剩下的白粉包重新分裝成二十包,不足的份量就用白糖粉末填上。 阿爪這個無腦提議當時被阿武嚴厲地拒絕了,但此時賴爺的憤怒很明顯地表示,那個貪心、沒腦的小王八蛋還是偷偷摸摸地這麼做了,或許阿爪取走不止兩、三包,他摻入充數的白糖粉末太多,因此輕易地讓賴爺和手下嚐出有異。 「好啊,聽爸爸的話啊……」賴爺莞爾笑著,照著阿武右臉頰就是一拳,跟著又一拳打在阿武的鼻子上,這拳很重,阿武的嘴和下巴立刻讓淌下的鼻血染紅一片。 「哇──」賴爺也不是什麼搏鬥好手,他揮拳打在阿武口鼻上,指節也讓阿武的牙齒撞得疼痛不已,他甩著手,索性用腳去踢阿武的肚子,一連踢了數腳,又揪著阿武頭髮,湊近他的臉說:「好小子,你偷我的貨就算了,還在裡面摻東西,這樣你要我賣給誰?」 阿武咳著血,莫可奈何,又捱了賴爺兩巴掌,只好說:「賴爺……我幫你偷更多車……來還債……」 「說得很好聽,要是現在放你,你一定馬上跑路了吧。」賴爺揪著阿武的頭髮,連連賞他巴掌。 「不……我很講信用……我會一直幫賴爺你偷車……」阿武哀求著。 「我不信你,你害我的東西賣不出去,那我只好賣給你了,兩千萬,我現在就要。」賴爺又朝著阿武的肚子補上一拳,跟著轉身,朝著手下吩咐:「這小子當然買不起,把他押上車,要他老爸出錢。」 「不……不!」阿武這才感到極度的驚恐和無助,他嚷嚷著:「我老爸也沒錢啊──」 賴爺回頭,咧開嘴說:「那我就要你當著他的面,把這些全部吃光。」 「不!」阿武奮力掙扎,剛才他毫不反抗地任由阿豹和賴爺毆打是因為理虧,但此時情況緊迫,他知道賴爺一耍起狠,可不會手下留情,自己若是讓他們架上了車,別說開回老家,很有可能在車上就給他們整死了,阿武打架身手極好,他扭身掙開一個架著他的嘍囉,跟著又甩著另一個嘍囉撞在阿豹身上。 在其餘的嘍囉尚未反應過來前,阿武已經一把拉住了賴爺的手腕,將賴爺拉近自己身邊,中年發福的賴爺怎麼會是二十出頭的阿武的對手,阿武勒住賴爺脖子,另一手已經摸出他隨身攜帶的折疊刀,甩開,抵上賴爺的下巴。 「讓開──」阿武大聲威嚇,一面勒著賴爺後退,就在他將要退到他的重車停放處時,他的折疊刀不知怎地讓賴爺奪去了──賴爺從來也不是搏鬥或是擒拿好手,阿武驚愕之餘,甚至無法立時反應,賴爺的手下像虎豹一樣地撲了過來,踢倒了他的車,將他牢牢抓著,他們此時也無須賴爺下令,紛紛揮起拳頭,朝著阿武全身上下毆打。 接下來數分鐘的毒打,像是永無止盡,拳頭、腳尖撞擊在身體上的聲音像是一連串的悶沈鼓擊聲,阿武毫無反擊之力。 「讓開──」賴爺甫回過神,摸著讓刀尖微微刺傷的下巴,怒火炙烈,低頭看著自阿武手中奪過的那把折疊刀,他大步上前,推開兩個圍在阿武面前的手下,一刀捅進阿武肚子。 「哇──」阿武瞪大眼睛,猛力一掙,卻使得那刀在他腹上拉出一道深深口子,鮮血像是翻倒水盆一樣灑了出來。 眾人散開,阿武登時軟倒,隱隱中只見到賴爺恨恨地轉身上車,還拋下一句:「給他死。」 《陰間》三、人間紀錄 .03 阿武倒臥在血泊中,已無法動彈,但打他的人卻沒有停手,賴爺的脾氣就是這樣,賴爺的吩咐他們不敢不從,生怕倘若一下子沒打死阿武,惹火了賴爺,事後就要遷怒在他們身上了。 月色皎潔,阿武只覺得身上的疼痛漸漸麻木,意識也漸漸朦朧,在他完全閤上眼睛之前,留意到了天上月亮是那麼的圓、那麼的亮。 好久好久以前,阿武和他的爸在電子遊藝場頂樓吃月餅時,也曾看過這麼圓、這麼亮的月亮,當時阿武還是個小學生,升上國中之後,正值青春期的阿武頑劣且叛逆,阿武的爸開始管不太住他了。 事實上,阿武的爸也並非什麼正人君子,賭博、傷害前科紀錄落落長;阿武的叔叔吸毒吸到神智不清,插把西瓜刀在褲腰帶上,單槍匹馬地搶劫地下錢莊,被錢莊的人活活打死,阿武爸爸的一條腿,就是在趕去救他叔叔時,連帶被打斷的──這年阿武尚未出生。 阿武的爸瘸了一腿後,從遊藝場的圍事保鏢變成打雜清潔工,原本那些稱兄道弟的酒肉朋友如同煙霧消失在風中一般,再也沒有和他聯絡相聚了。 兩年之後,阿武的爸在打雜的遊藝場認識了阿武的媽,她是個無家可歸的女學生,和阿武的爸的年紀相差十幾歲──愛情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有時它莫名其妙地降臨在人們意想不到的地方,有時卻又離開得令人措手不及。 於是,阿武莫名其妙地在他的爸和媽相識不到一年就出生了,在他出生後第三個月的某一天,他的媽在與他的爸大吵一架離家之後,再也沒回來了。 反正他們也沒結婚,連離婚也省了。 每每當阿武的爸講到「反正沒結婚,連離婚都省了。」這句話時,都會呵呵笑個幾聲,阿武自小到大,每次聽了,也總會跟著笑上幾聲,儘管他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笑。 即便是在夢裡,他也笑了。 然後他醒來了──還是那個地方,那個抬起頭只能看見一片黑暗的高樓防火巷內,那個永無白晝的陰間。 他揉挲眼睛,撐動身子站起,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這時候究竟是他來到陰間的第二天,還是第三天。不論何時,陰間看起來都是這個樣子,永無止盡的黑暗。 他突然回神,拍了拍自己的臉,現在的他和迷濛睡著之前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本來遺忘的記憶一下子全回來了。 他想起了很多事,他的老爸老媽、阿爪、賴爺,和那一晚的事。 「幹!癩皮狗──」阿武緊握拳頭,氣憤罵著:「殺我的人是癩皮狗!還有阿爪這個混蛋,害死我了!」 阿武跳腳叫罵了好半晌,感到頭有點發昏,這才安靜下來,他知道自己仍然十分虛弱,離那碗加了一顆滷蛋的陽春麵到現在,他又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吃東西了。 「咦?」阿武喘著氣,環看四周,他有些驚喜,他的記憶逐漸回復,憑藉著四周街道樓宇分布,他能夠辨認出這裡應當屬於陽世的什麼地方,這意即他可以找到和他陽世相對應的家,甚至可以找到他的老家,或許他的跛腳老爸已經得知了他的死訊,會燒些冥紙給他也說不定。他回想起半天、或者一天之前撿到冥紙的情形,他心想自己大概撿去了某個倒楣鬼的財產,又或者那根本是無主錢財,他知道陽世人們的祭祀習慣,每年燒下來的紙錢難以計數,然而陰間居民終有一天會輪迴轉世,冥錢卻仍不停灌入,或許是如此,才造成陰間通貨膨脹,一碗牛肉麵九萬、一顆滷蛋一萬的奇景。 阿武開始朝著他生前居住的方向前進,此時他有了目標,精神也抖擻了些,開始有興致去仔細遊覽街上景色和商店。 街上的景色,想來是終年不變,仍舊是那殘破廢墟樣子,人潮也是時多時少,有看來邋遢茫然的遊民,也有三五成群的人群遊逛購物。 阿武此時身處的地方應當是市區之中,店家人潮雖然不及之前那鬧區密集,但也總會經過一些大型店家,阿武也會進入那些店家湊湊熱鬧。 他進入一間電器用品店,裡頭陳列著各式各樣的家電產品,大致上與陽世家電無異,但和街上的汽車同樣都有種特殊的怪異感,他走近一看,才發現那些家電用具全是紙紮物,不禁吒舌。 接下來吸引他目光的,是當下市面上最流行的電視遊樂器,陳列在店裡頭正中央,有個小鬼正興致昂然地試玩著,阿武走去,將頭湊近那遊樂器旁上下打量,驚愕地自語:「幹,陰間連電動都有!」他心想陰間連這最流行的電視遊樂器都有,那麼牛頭馬面穿西裝打領帶,使用PDA,也不算太奇怪了。 阿武拿起試玩台上另一對雙節手把,和那小鬼激烈對戰起拳擊遊戲,這麼一玩,就是四十分鐘,儘管屢戰屢敗,但阿武還是覺得十分滿足,除了小鬼那驕傲不屑的眼神讓他偶而想賞那小鬼一記真實拳頭。 《陰間》三、人間紀錄 .04 「去你的阿爪……你如果還有良心,最好燒個幾億下來給我,讓我在這裡過得舒服點,否則等我有機會上去,哼哼……」阿武一想到阿爪這小子偷動手腳,私吞毒品,害得他被賴爺活活打死,就憤恨不已,只是這份憤恨無法轉化成電玩技術,他再一次讓那小鬼擊敗,阿武放下搖桿,感到心滿意足,這時至少是他抵達陰間至今最有趣的時刻了。 他走近那擺放遊樂器的桌面,看了看標價:八百萬。他再看看那大型液晶電視:一億二千萬。他氣憤地暗罵:「我幹……幾億在這裡恐怕不夠花!」 「?」阿武咦了一聲,對自己能夠準確知道自己玩了「四十分鐘」這件事感到驚喜,他的目光放在遠處牆壁那掛鐘上,他進入這家電將近一小時,終於注意到手錶、時鐘這類產品了,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能夠讓他判斷時間的用具。 否則別說「十天後」與小歸會合,若是繼續在這晝夜晨昏不分、今朝明日不辨的世界裡待下去,恐怕要精神錯亂了。 阿武來到鐘錶區,令他失望的是,即便是最便宜的手錶,也要四十萬以上的冥錢,他連一毛都沒有。 「嘖嘖……」他左右看看,開始盤算起能否以「不正常」的手段取得一只手錶,他抬頭見到牆角上端架設的監視錄影器,又回頭看著那遠佇門旁的服務人員,是個年輕貌美的小姐,那小姐一直看著阿武,像是能夠看穿他的心思一般。 阿武只好放棄腦中那「不正常取得手錶」的手段,畢竟同樣是偷竊,也有不同類別的專業,他從來沒有在讓人盯著瞧的情形下動手行竊的經驗,他想起那賣麵老闆說過的話,這家電器用品店能經營得如此盛大,想必早已打通關係,能夠應付各種情況,憑他這麼一個剛死不久的枉死鬼,恐怕連那看來嬌美柔弱的服務小姐都能將他一拳撂倒。 他呼著氣,向外離去,經過門邊時還向那美貌的服務小姐埋怨地說:「東西貴成這樣,我買不起啦。」 「謝謝光臨。」那小姐笑著回他。 □ 他看見自己在陽世的家了。 前方那條街林立的樓宇全是黑色的,有的爬滿藤蔓,有的還不停剝落焦黑碎塊,事實上整個城市、整個陰間都是這樣子的,就像是從灰燼中提起的建築模型一般。 但是他還是記得這條巷子末端,前方那四樓建築更上一層的加蓋建築,正是自己在陽世的家──這是在他數年前自鄉下搬來城市裡所租下的地方,加蓋樓層的所有人是電子遊藝場的老闆,看在他跛腳老爸勤勞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份上,便宜租給阿武居住,一年多前阿武分出一間房,收留了那個比他小兩歲、因吸毒向地下錢莊借錢,還不出錢被打成豬頭的阿爪。 「不長進、不成材、恩將仇報的背骨囝仔!」阿武邊罵邊走,進入那黑色公寓,向上一直抵達頂樓,只見一張木頭門板搖搖晃晃,像是風吹就要倒,比他陽世家裡的門更破舊些。 他推開門,本來的期望落空,漆黑的房子裡空無一物,沒有任何東西,也沒有期盼中良心發現的阿爪燒給他的冥紙。 他在客廳中央發了一會兒楞,回想著生前這兒的陳設布置,破爛、髒亂到了極點,這是他的打拚基地、是他的大狗窩。 「現在他媽的反而變乾淨了……」阿武苦笑著,來到窗台處,向外眺望,打算將這兒當成他在陰間的暫時住處。 「嗯……阿爪那背骨囝仔雖然笨,但應該沒笨成這樣。」阿武看著底下街道,心想阿爪就算要燒冥紙,也不至於在家裡燒,或許在路邊、或是哪個破巷子裡,他一想到這兒,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下樓找找,深怕自己的冥紙讓其他人給撿去了。 他滿心期待地來到門邊,準備下樓,身子卻僵住了。 那兩個站在門外的高大傢伙正是牛頭馬面,牛頭雙手交叉在胸前、馬面倚靠著牆,檢視著手上的PDA,頭也不抬地說:「我就說他一定會回家。」 「算你贏啦,俊毅哥。」牛頭哼哼地說,一步上前,一把揪起阿武的領子。 「哇──」阿武這才從驚駭之中回神,他開始反抗,對著牛頭拳打腳踢,牛頭不動如山,緩緩抬起另一拳,轟地狠揍在阿武臉上。 阿武身子騰空,又落下,大字形地躺著,跟著他再一次讓牛頭拎了起來,這次他不敢、也再無力氣反抗。 「說,是誰幫你打開手銬?」牛頭瞪著阿武,鼻孔的氣呼呼地噴在阿武臉上,他不等阿武回答,又問:「是不是那個賣假許可證的老小子?」 「……」阿武微微睜著眼睛,假裝沒聽見牛頭的問話,他開始猶豫是不是該據實以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