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之初 第二卷 12

  我是屬於安靜的那群,我不知道安靜能不能算是會考上的那群,但是至少我不是很會社交的那類人。   喔不,我不是神經病又發作了。我只是知道我必須去做些什麼事情……   有時候補習班的同學會問我,欸同學,妳怎麼能夠專注看書那麼久,一個人那麼安靜地讀書,完全不受外界干擾?   這時候我只能傻笑說不知道耶,可能我是個書呆子吧。   不過老實說,對於安安靜靜一個人這檔事,我想我是專家了。有時候我想起在療養院那段像是空殼般的死寂,就會覺得這樣一天坐個八小時念點書根本不算什麼。畢竟這時候的我腦袋還在運作,而不是空空蕩蕩毫無目標。   後來我參加推薦甄試,考完以後什麼都不想,就這樣靜靜地等著五月的放榜日。   這段時間,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在家,而考完後,補習班同學有幾次打電話邀我出遊,我推過幾次,去過幾次,然後也就淡淡地失去聯絡。畢竟那時候的我太安靜了,沒有人會注意到這樣安靜的人。   四月初的時候,林宇杰給了我幾通電話,恭喜我熬過漫長的考試,然後告訴我,現在他正如火如荼地準備七月的插大考試。我誠心地跟他說祝他好運。他笑得爽朗說「謝謝啊,雖然很忙,無聊要找我也是沒問題的喔」。   但是我並沒有再打電話給他,一部分是因為不想去打擾他考試的忙碌生活,另一部分是因為他已經卸下義工的責任,即使我有點不捨得,卻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擾他。我想等到我全部準備好,我會用一個朋友的立場去聯絡他,而不必再扮演「以前的病患」。我想這樣會是最好的吧?因此整個四月,我就這樣一個人在家裡,有時候會羨慕別人有高中同學可以嘰嘰喳喳,我的高中同學……算了,不提也罷,誰又會記得那個安靜無話的張愷君?那些人,現在應該都在大學裡展開人生另一段豐富且多采多姿的旅程了吧?想到這,我會喪氣,不論父母怎麼嘉許我、鼓勵我,說我成長好多、經歷很多,比人家晚一年的遺憾總是在心頭徘徊。沒法子,誰叫我曾經是個神經病……而當想到這裡的時候,我就會連忙把自己抓回來,以防自己再陷入那無止盡的悲哀與憂慮。   我不要再生病了,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   在父母的要求下,我滿滿地在志願卡上填了八所學校,北中南都有。放榜時,我如預期地,南北的志願都上了。爸媽希望我到別的城市走走,我知道他們的意思,他們希望我脫離這裡,也更害怕我在熟悉的環境裡,如果遇到熟識的人,要怎麼解釋我消失的那一年,我晚上大學的理由?   母親在這一夜很難啟齒地對我解釋。我靜靜聆聽,能夠理解,卻也苦澀。我崩潰的樣子看來會是父母心裡永遠的陰影,瞧他們說話小心翼翼反覆思量就怕不小心刺激到我的樣子,讓我感到悲哀。   「愷君,媽媽的意思……」母親瞧我不說話,為難地開口。   我其實想過聽取父母的話,就這樣北上吧,去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重新開始。但是某部分的我卻強烈要我留下。我總是記得療養院的人說過一句話,從哪跌倒就從哪站起來,逃避只會讓挫折追著你跑。   「媽,我要留在高雄。」然後我終於開口這樣跟母親說,心裡有了決定。   「可是……」母親面有難色。   「媽,療養院的人跟我說過,從哪跌倒就要從哪站起來,我不想再逃避了。過去我就是一直逃避,才倒下去的。」我解釋著。   媽看著我,似乎很驚訝我會這樣跟她說話。她瞧著我,眼眶有些許泛紅,然後她吸吸鼻子,擲起我的手,點點頭。   「既然妳這樣決定,就這樣決定吧。不過……如果有人問起妳晚讀的原因,我想、我想就說很單純地重考,好不好?」   我了解媽的意思,一個發過神經病的人,嗯,我想不用多解釋大家也可以了解。因此我點頭,有點酸澀地點頭。療養院包容我們的感覺、社會無法體諒我們悲哀,現在形成強烈對比,即使早有心理準備,這瞬間還是令我有些難過。   永遠都要被貼上標籤了吧,我想。   不過即使難過,偶而洩氣,我總是告訴自己要撐下去啊,那麼一段時間都走過來了,沒有什麼可以輕易打倒我了吧?心情不好時,我就翻開那本從療養院帶回來的筆記本,我把有關療養院的東西都留在那個地方了,筆記本是唯一一樣讓我帶在身邊的東西。   因此在這寂寞漫長的日子裡,我天天寫著那本筆記本,寫個長長的故事。夏天的腳步在筆記本頁數越來越少的時候接近,然後在筆記本寫完的那幾天離去。   夏天離開了,筆記本寫滿了。因使我將夏天的衣服收好,我將筆記本收好。然後混在一片大學新鮮人當中,我伸開雙臂迎接那遲來的大學生活,還有嶄新的開始。   嶄新的啊,我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