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守護靈》.14

「喝!」松仔猛然仰起頭,突然出手掐住阿育頸子,面目變得兇厲猙獰,嘶啞吼著:「你跟著我幹嘛?多管閒事的傢伙……」 阿育驚懼萬分,只覺得喉嚨讓松仔掐得劇痛不已,不停拍打著松仔手臂,嘴角微微低喊:「石……石……」 就在阿育雙眼翻白之際,他的胸口一震,左手突然向前一探,將松仔胸前制服連同裡頭的紅布袋子一把牢牢抓住,只見松仔猙獰的面目瞬間扭曲,出現了極端痛苦的表情。 阿育感到他喉間受掐的力道削弱,趕緊抬起右手拉開松仔掐著他的手。阿育終於得以透氣,他不停咳嗽乾嘔,同時,他的雙腳也自主動起,邁開步伐向前跨去,將松仔推得連連後退。 「囂張的傢伙,你混哪裡?你怎麼死的?怨氣很重呀。」阿育仍一面咳嗽,嘴巴發出了不屬於他的聲音──石大哥的說話聲,同時,阿育抓著松仔胸前制服和紅布袋子的左手更加重了力道,這使得松仔臉上浮現出更多的痛苦,松仔答不出話,只能不斷發出嘶嘶的喘息聲。 「石大哥,現在怎麼辦?」阿育急急問著。 「打他耳光,把那傢伙打出他的身體。」石大哥這麼回答。 「唔!」阿育只得照做,連忙舉起右手,啪啪啪地賞了松仔好幾記耳光。 「打這麼輕有屁用!」石大哥怒斥著,同時,阿育感到自己右手的控制權也不屬於他了,高高地揚起,跟著,猛力朝著松仔甩去。 啪!阿育的右掌在松仔的左頰上發出了一記極響亮的巴掌聲。 松仔整個腦袋誇張地撇向一邊,雙腿一軟就要癱下,阿育只覺得自己的右掌也發出了不輕的疼痛感,可見這一巴掌力道有多重。 跟著,阿育的右手探進了癱軟的松仔領口中,一把揪出了那只紅布袋子,他將袋子的繩結扯斷,將袋子抓在手上,只感到袋子發出劇烈的掙扎震動,如同裡頭裝著數隻振翅的昆蟲一般。 「抓緊,別放開。」石大哥這麼叮嚀,同時,阿育感到手和腳又恢復成自己的了,他謹記石大哥的囑咐,將手中的紅布袋子緊緊抓著,同時,蹲下身子搖著松仔,又替松仔拾起了掉在一邊的眼鏡,掛回他的臉上。 松仔終於回了神,摀著高腫的臉不停喊疼,他見到身旁的阿育,有些驚訝地問:「阿育……你……」跟著他又看看四周,狐疑地喃喃自語:「剛剛怎麼了?」 「你剛剛被你的守護靈附身了!」阿育搖了搖手上的紅布袋子。 「我……我只記得我在捷運上突然覺得很睏,就睡了一下,醒來後就在這邊了……」松仔哭喪著臉解釋,他覺得臉頰疼得不得了,問:「阿育,是你打的嗎?」 「沒辦法,我要救你啊!」阿育苦笑地說,將松仔拉起,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松仔拍了拍身上沙土,看著阿育手上那不停掙動的紅布袋子,欲言又止。 「你別怕,現在沒事了,這隻鬼出不來了,就算他出來也不用怕,石大哥很強的。」阿育安撫著說。 「石大哥?」松仔推了推眼鏡,對阿育說的話有幾分存疑。 「就是我袋子裡的一位大哥。」阿育這麼說,還急急補充著:「石大哥懂很多東西,且很厲害,他不喜歡人家叫他『守護靈』。全都是文傑在吹牛,這玩意兒很危險,不要再玩下去了!」 「我也不想再玩了……」松仔呢喃說著,突然又哽咽起來說:「但是來不及了,我一次招來太多鬼,我家……我家已經被他們霸佔了!」 「什麼!」阿育愕然問著,在松仔解釋之下,這才知道週五那晚,松仔再次讓酒後的爸爸痛打了一頓,隔日,松仔便滿懷怨氣地離家去找守護靈,他去了郊區一處亂葬崗,擺出招魂陣,一開始連試三次都不成功,第四次碟子陡然竄動,同時有好幾隻鬼擠進了小碟子中。 松仔手忙腳亂地回想文傑召靈的過程,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將碟子中的數隻惡鬼抓進了紅布袋子裡,又將紅布袋子塞入米袋中化解戾氣,當他緊張兮兮地回到家時,又吃了暴躁的爸爸幾個耳光,責備他死哪裡去了。 怨憤的松仔甫回房間,更加惱怒,苦等了一晚上,在翌日一早,就急急忙忙取出了米袋中的紅布袋子,捧在手上祈禱,同時又取出三柱香,他剪下一撮頭髮纏在香上,他一想起父親醺醉虐打他的情形,心中恨意陡升,索性拿著美工刀劃破手指,擠出鮮血抹在香上,這才燃了香燻著紅布袋子。 他不知袋子中擠了六隻孤魂野鬼,分散了米袋效力,只一個晚上,難以將六隻惡鬼的戾氣除盡,此時讓血香一熏,凶氣沖升,不受控制,衝開了紅布袋子的禁錮之力,一下子家中群魔亂舞,松仔登時就被惡鬼附身。 被惡靈附體的松仔推門出房,一巴掌甩落了坐在客廳獨飲的爸爸手上的酒杯,爸爸盛怒起身就要揍人,松仔已經一拳頭朝著爸爸的臉上揮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