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守護靈》.19

但是當他將紅布袋子遞向文傑的前一刻,他不禁又猶豫了,他知道眼前同學的轉變,全因他們受到他們的「守護靈」煽動蠱惑所致,倘若他將石大哥交了出去,他等於失去了能夠制服那些守護靈的強力王牌。 「聽他的話,把袋子還給這個叫做文傑的傢伙。」一直默不作聲的石大哥突然開口了,同樣的,這句話只有阿育聽得見。 阿育楞了楞,他沒來得及思索石大哥這麼說的用意,但在他心情紊亂之際,一聽便連石大哥也這麼說,他便不再辯駁,將袋子朝文傑一拋,冷冷地說:「想當老大的是你,一直都是你,別以為大家都看不出來。」 阿育看了小筑一眼,發現小筑站在文傑身後,用一種防範敵人的神情看著他,讓他感到一陣心寒,他再也不想理會這些事情,便轉身推門離去。 □ 「你還在生氣嗎?」美君自後頭拍了拍阿育的肩頭。 阿育回頭,此時已經是放學時分,他刻意在校外逗留了一段時間,這才往捷運站走,就是不想見到小筑和文傑有說有笑的模樣,整個下午,這樣的情景他已經看夠了。 美君主動和他說話,使他有些驚訝,他想起中午美君也站在文傑那邊,心中仍然不快,訕訕地說:「妳怎麼沒回家啊?」 「我有些話想跟你說。」美君這麼說,且伸出手拉住阿育臂膀,將他往巷子中拉。 阿育有些尷尬,他甩動著手臂,一面說:「直接說就好了,幹嘛去巷子裡?」 「有些話只能偷偷地說啊。」美君嘿嘿地笑,此時她的神態就像往常那樣開朗俏皮。阿育狐疑地問:「妳……」 兩人來到一條人少的窄巷中,美君將阿育往更深處拉,使得阿育本來鬆懈的情緒又漸漸升起,他不安地問:「妳到底要跟我講什麼?」 「我想知道那天你跟我接吻的感覺如何?」美君拉著阿育的手,輕輕搖晃著。 「唔!」阿育漲紅了臉,他的初吻確然在公墓山坡上獻給了美君,當時美君這麼提議時,他只當是玩笑話,但是當美君再一次地提議,且嘟起嘴巴向他湊來時,他不知怎地,並沒有撇開頭或是挪移身子什麼的,便這麼糊里糊塗地接下了這麼一吻。 「那是誤會啦!」此時的阿育連連搖手,想解釋什麼,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誤會還能親那麼久喔。」美君神秘一笑,那時那一吻,長達好幾分鐘,阿育幾乎忘了自己姓什麼,只知道美君的嘴唇離開之後,他還發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呆。 「妳……妳到底想說什麼?」阿育急急地說,他發覺美君仍緊拉著他的手臂,便更大力地甩手,然後他發現,他甩不開美君的手,他覺得美君的手,像是鐵銬一樣,緊緊鎖著他臂膀上的肉,他終於察覺到自己的處境十分不妥。 美君仍然微笑,但是此時她的微笑像是卡通片中那樣誇張,嘴角不自然地咧開,眼睛直勾勾地瞪著阿育,說:「跟我接吻的滋味很好吧,但是我老公很不開心,怎麼辦……阿育,你說怎麼辦……」 「什麼?你老公?」阿育感到手臂上的疼痛加劇,用盡全身的力氣猛地向後一彈,總算掙脫了美君的抓拿,他向後彈撞在巷中的牆上,他見到美君的長髮緩緩飄揚,臉色僵青,雙眼直直盯著他看。 「我老公是阿世。」美君臉上仍掛著笑容,卻無一絲笑意,她緩緩地說:「阿世很不開心,他想要你向他道歉。」 「我……我為什麼要道歉?」阿育感到十分彆扭且不服氣,即便他當真與美君接吻了,那也是美君主動的,就算要道歉,也是美君向阿世道歉,這天他受的氣夠多了,現在又要他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阿世道歉,他怎麼也嚥不下這口氣。 「你不道歉,阿世會很生氣。」美君說,她的臉色更加詭異了,腦袋微微歪斜,向靠在牆上的阿育走近一步,雙手張揚開來,一副像是要撲殺獵物的母獅一般。 「對不起啦,阿世。」阿育見到美君這副模樣,莫可奈何,他想起自己將石大哥給了文傑,此時面對讓兇靈控制的美君,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阿世說的道歉,是要你把舌頭割下來。」美君伸手進入書包中,取出一柄美工刀,喀啦喀啦地將刀刃推出。 「妳媽啦──」阿育想也不想就拔腿狂奔,他運動神經不差,此時在窄巷中奔跑得飛快健捷,但他從緊隨在後的腳步聲也能得知,美君跑得不比他慢。 他奔至轉角處時稍稍回頭,只見到美君離他身後極近,高舉著手上那柄美工刀,直直就朝他後背劈下。 「哇──」阿育猛而低頭坐倒,美工刀斜斜地朝他肩膀劃下,終究是他坐得較快,美工刀砍在他身後的牆上,刀刃立時崩斷。 阿育趕緊撐起身子繼續逃跑,他知道美君即便砍斷了美工刀,仍然不會罷手。同時,他又感到身上的書包提帶漸漸緊縮,勒得他透不過氣,他知道這是阿世施法所致,但他仍然不停下腳步,先前他和石大哥閒聊中得知,離亡靈越遠,受到的波及便會越少,此時他只能盼求能夠儘快逃離阿世的威脅範圍。 阿育終於奔到了另一端巷口,他覺得胸膛幾乎要爆炸了,再回頭,發現美君仍然僅離他不到兩公尺,神情仍然像是一隻狂追獵物的母獅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