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守護靈》.22

美君加快了腳步向他們走來,一手伸進提袋中。 阿育和松仔心中害怕,仍然硬著頭皮嘟起嘴巴,向美君發出「嘖嘖」的親嘴聲。 美君止住腳步,緩緩摘去眼鏡,她一雙眼睛是青色的。 松仔在見到美君青森凌厲的雙眼那一刻,差點漏出尿來。 美君幾乎是用衝的奔向阿育和松仔。 「不要怕……」阿育和松仔見到美君衝勢猛烈,紛紛向後退了一步,再退了一步,又退一步…… 美君奔上他倆所在的草坡,將手抽出提袋,手上握著的是一柄銳利的水果刀,她咧開嘴巴,神情窮兇極惡,大步一跨就衝向兩人。 當美君身形奔過阿育和松仔原先躲藏的那株大樹之際,突然感到一陣驚天震撼感,自擺放在樹下的背包中發出,背包是敞開的,依稀可見裡頭那黑布毯子,黑布毯子微微揭開,露出石像一小角。 美君像是一隻撞見惡貓的老鼠一般,一下子給釘在地上,渾身都發出顫抖。 「趁現在!」後退數步的阿育和松仔連忙展開動作,他們左右奔來,阿育抓住美君持刀右手,松仔抓住美君左手,同時他們都拿著一小把殘香桿子,抵刺在美君的手腕血脈上,只聽見美君淒厲一叫,就被兩人合力摔倒在樹下,美君離背包更近了,全身顫抖更烈,雙手受制,那柄水果刀早已掉落離手。 「天啊,被人看到了。」松仔哇哇怪叫著,他注意到遠處有些散步老人已經發現了他們舉動。兩人將美君拉至樹後,阿育將美君手腕連同那撮殘香桿子一併踩在腳下,望著美君領口,有些遲疑。 「快啦!說不定有人已經報警了,被誤會我們就完了。」松仔低聲怪叫著。 阿育聽松仔這麼說,也只好咬著牙,紅著臉,一手探進美君胸前衣襟裡,快速拉出那只紅布袋子,他奮力一扯,將繫繩扯斷,同時感到抓著紅布袋子的手發出一陣刺麻痛感,他雙腿登然無力,天旋地轉,跪了下來。 「阿育,鬆手!」松仔提起背包,湊向阿育的手,阿育手一鬆,那紅布袋子落進背包當中,松仔趕忙蓋上背包覆布,兩人緊緊抱著背包,只感到裡頭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凌厲衝撞,伴隨著廝殺嗥聲,然後漸漸靜止。 「你們……在幹嘛啊?」美君掙扎起身,見到阿育和松仔抱成一團,不解地問,她拍打著自己身上的草屑,又問:「耶?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什麼我們沒在學校裡?咦?好像是你們約我出來的吧,幹嘛?有什麼事?」 阿育和松仔這才放開背包,癱軟躺倒在草地上,看著清朗天空,相視一眼,哈哈笑了。 「你們在幹嘛啊?咦,我的守護靈呢?」美君隱約記起阿育搶去了她的守護靈,便皺著眉頭瞪視阿育,罵說:「你為什麼搶我的守護靈,而且你的動作很色耶!」 阿育掙坐起身,抓了抓頭,大聲對著美君說:「妳不記得妳昨天差點殺了我嗎!」 「呃?」美君在阿育身旁坐下,歪著頭想了好半晌,這才啊呀一聲,說:「對耶,我記得,為什麼我要殺你啊!」 「都是文傑那個白目亂吹牛,這根本不是守護靈,是在養鬼,我們又不是法師,其實就連專業的法師都不一定養得好,何況我們根本不懂!」阿育滔滔說著,將石大哥向他說明的那些道理,向美君說了一遍。 美君隱隱憶起這些天的異變,加上松仔敘述當晚他家慘遭惡鬼侵襲的經過,便也點頭同意阿育這番論述,她說:「我就覺得文傑不安好心,他自己想當黨主席,把我們當成手下來使喚,哼……松仔你快打電話,把他約出來蓋布袋。」 「好啊,這個白目把我害慘了……」松仔二話不說掏出手機,撥電話給文傑,他與文傑對話一陣,掛上電話,看著阿育和美君,不解地說:「他在哭耶,他要我們去救他……」 「啊?他在哪裡?」阿育和美君有些驚訝。 「他在速食店吃漢堡……」松仔這麼說。 □ 「我是短雞雞大帥哥,我要點一號餐、二號餐、三號餐、四號餐、五號餐、六號餐加個蛋!」文傑咧開嘴巴,臉上掛著淚痕,佇在速食店櫃臺前,與可愛的工讀生對望半晌,眼淚再度在眼眶中打起轉來。 「……」阿育、松仔、美君來到速食店外,隔著玻璃窗戶,都清楚聽見裡頭文傑宏亮的點餐聲,他們見到文傑頭上頂著一個坑坑疤疤、狗啃一般的醜陋髮型,上身穿著無袖白內衣,內衣上沾滿食物渣屑和一片一片讓可樂暈染過的痕跡,頸上胡亂結著一個大紅色領帶,還掛著好幾只紅布袋子。 文傑的下半身,是一件破破爛爛的西裝褲,左腳褲管剪到膝蓋以上,右腳褲管則遢在腳踝處,褲子拉鍊還是敞開的;他右腳穿著皮鞋,左腳穿著拖鞋。拖鞋看得見襪子,襪子上有一堆洞,有兩根腳指伸出襪子破洞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