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守護靈》.26

石大哥的雙手仍緊抓著那對爪子不放,猛一使力,將這遁入牆中的狐狸精又拉進了病房。轟地一巴掌狠狠甩在這妖異狐狸臉上,阿育也沒閒著,他手上還抓著一捆殘香桿子,也不停往狐狸臉上亂戳。 這狐狸精一隻爪子讓石大哥緊緊抓住,和石大哥扭打纏鬥,又讓阿育拿著殘香桿子亂刺一通,雙眼都給刺得睜不開了,只能不停哀嚎:「救我──救我──」 石大哥楞了楞,突然喝問:「你向誰求救?」石大哥這麼問時,又突然想起方才這狐狸精開口說話時,曾問過「為什麼和我們作對?」這句話。石大哥感到不妙,恨恨地罵:「大家小心,狐大仙不只一隻。」 石大哥語音未歇,病房的門轟隆一聲給撞開,松仔給撞得滾倒一旁,衝進房的正是小筑,小筑一臉狐疑,一見房內情景,登時變了張臉,眼瞳射出兇惡精光。 「嘖!」石大哥咬牙罵著:「這隻才是我說的難纏的傢伙!難怪我就覺得奇怪,狐大仙怎麼變弱了……」 「你們……」小筑拋下了手中的提袋,小筑的及肩長髮飄揚起來,身子漂浮騰空,病房中的燈光閃爍不已,大夥兒都隱隱可見,小筑的身上重疊著一隻兇惡黑狐的身影,且狐狸的尾巴不只一條,而是三條。 「天啊,這間醫院都沒人嗎?快報警啊!」文傑等本來都盼著在外頭的人聽見騷動聲音趕來關切之前就將小筑媽媽身子裡的惡狐制服,但見那惡狐尚未受伏,就連小筑也讓另一隻更加兇惡的狐精附體,一下子全慌了手腳,士氣登時潰散。 「哼哼,不會有人來打擾的。」石大哥冷笑著說,原來本來那些文傑的守護靈,包括王同學在內的幾隻野鬼,此時也沒閒著,都遵照石大哥的指示,將這間病房外幾條通道全守住了,凡是有人上來,便迷了他們的眼,將他們趕入無關緊要的房中,讓他們體驗一下一生難逢的鬼打牆。 小筑能夠來到病房,則是因為這道行深厚的大黑狐根本不將攔路鬼放在眼裡,順手便宰了一隻。 「小筑!」阿育正擔心著浮於半空的小筑,下一瞬間,小筑就已經朝他竄來,小筑的身上泛冒著黑氣,一雙眼睛也變得漆黑,眼白都瞧不見了,小筑鼓嘴一吹,一股黑霧朝著阿育迎面吹來,石大哥連忙鬆開抓著黃綠色狐狸的爪子,反手摀住阿育的口鼻,同時揮出一拳打向襲來的小筑。 阿育讓石大哥摀住了嘴巴鼻子,仍然感到迎面吹來的那黑霧是那樣的熱辣疼人,他趕緊也屏住氣息,胡亂揮動著手上的殘香桿子助戰,但那殘香桿子本來就短,握在手中僅露出不到五公分。 小筑一撲而來,將阿育壓倒在地,揮手和石大哥纏鬥,她惡狠狠地說:「你是何方神聖,來跟我搗亂?」 「我非神非聖,只是無名野鬼一隻,和你一樣讓這些小孩招了,小孩子貪玩,別和他們計較……」石大哥一隻手讓小筑抓了,小筑的力量可勝過先前那黃綠狐狸精不少,五指緊緊扣入石大哥手臂當中。 文傑、美君等想上前幫忙,無奈力量和狐狸精差太遠了,松仔尚趴在地上摸找摔落的眼鏡,他沒了眼鏡,誰是誰都分不清楚。縮在一旁喘氣的黃綠狐狸精吹出嗆人風霧,將大家嗆得連連咳嗽,口中的殘香桿子幾乎都要咳出來了,頭上的香灰也要給吹飛。 「香灰沾口水就不會被吹掉。記得保護她媽。」石大哥還不忘提醒,跟著出手反擊,揮臂亂打,時而探身出來,用腦袋硬撞。文傑、美君便也依言捏出香灰,沾上口水,加強自己與小筑母親身上的香灰保護力。 「你不是我的對手!」小筑憤怒說著,他騎跨在阿育身上,一時之間卻奈何不了這個在阿育身上鑽來鑽去,猶如地鼠一般的野鬼。 「狐大仙,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如果你不現真身,要打贏我大概要耗一整個晚上!」石大哥奮力迎戰,雙臂讓小筑抓出一條條血爪,淌流著污黑血跡。 「我成全你!」小筑尖聲一吼,身子蹦彈騰起,黑霧噴冒。小筑摔落下地,那黑霧卻停留在空中,愈漸清晰,果然是一條墨黑色的三尾大狐,這大狐的眼睛又細又長,猶如兩道血疤,卻放射出駭人紅光。 石大哥的雙手仍緊抓著那對爪子不放,猛一使力,將這遁入牆中的狐狸精又拉進了病房。轟地一巴掌狠狠甩在這妖異狐狸臉上,阿育也沒閒著,他手上還抓著一捆殘香桿子,也不停往狐狸臉上亂戳。 這狐狸精一隻爪子讓石大哥緊緊抓住,和石大哥扭打纏鬥,又讓阿育拿著殘香桿子亂刺一通,雙眼都給刺得睜不開了,只能不停哀嚎:「救我──救我──」 石大哥楞了楞,突然喝問:「你向誰求救?」石大哥這麼問時,又突然想起方才這狐狸精開口說話時,曾問過「為什麼和我們作對?」這句話。石大哥感到不妙,恨恨地罵:「大家小心,狐大仙不只一隻。」 石大哥語音未歇,病房的門轟隆一聲給撞開,松仔給撞得滾倒一旁,衝進房的正是小筑,小筑一臉狐疑,一見房內情景,登時變了張臉,眼瞳射出兇惡精光。 「嘖!」石大哥咬牙罵著:「這隻才是我說的難纏的傢伙!難怪我就覺得奇怪,狐大仙怎麼變弱了……」 「你們……」小筑拋下了手中的提袋,小筑的及肩長髮飄揚起來,身子漂浮騰空,病房中的燈光閃爍不已,大夥兒都隱隱可見,小筑的身上重疊著一隻兇惡黑狐的身影,且狐狸的尾巴不只一條,而是三條。 「天啊,這間醫院都沒人嗎?快報警啊!」文傑等本來都盼著在外頭的人聽見騷動聲音趕來關切之前就將小筑媽媽身子裡的惡狐制服,但見那惡狐尚未受伏,就連小筑也讓另一隻更加兇惡的狐精附體,一下子全慌了手腳,士氣登時潰散。 「哼哼,不會有人來打擾的。」石大哥冷笑著說,原來本來那些文傑的守護靈,包括王同學在內的幾隻野鬼,此時也沒閒著,都遵照石大哥的指示,將這間病房外幾條通道全守住了,凡是有人上來,便迷了他們的眼,將他們趕入無關緊要的房中,讓他們體驗一下一生難逢的鬼打牆。 小筑能夠來到病房,則是因為這道行深厚的大黑狐根本不將攔路鬼放在眼裡,順手便宰了一隻。 「小筑!」阿育正擔心著浮於半空的小筑,下一瞬間,小筑就已經朝他竄來,小筑的身上泛冒著黑氣,一雙眼睛也變得漆黑,眼白都瞧不見了,小筑鼓嘴一吹,一股黑霧朝著阿育迎面吹來,石大哥連忙鬆開抓著黃綠色狐狸的爪子,反手摀住阿育的口鼻,同時揮出一拳打向襲來的小筑。 阿育讓石大哥摀住了嘴巴鼻子,仍然感到迎面吹來的那黑霧是那樣的熱辣疼人,他趕緊也屏住氣息,胡亂揮動著手上的殘香桿子助戰,但那殘香桿子本來就短,握在手中僅露出不到五公分。 小筑一撲而來,將阿育壓倒在地,揮手和石大哥纏鬥,她惡狠狠地說:「你是何方神聖,來跟我搗亂?」 「我非神非聖,只是無名野鬼一隻,和你一樣讓這些小孩招了,小孩子貪玩,別和他們計較……」石大哥一隻手讓小筑抓了,小筑的力量可勝過先前那黃綠狐狸精不少,五指緊緊扣入石大哥手臂當中。 文傑、美君等想上前幫忙,無奈力量和狐狸精差太遠了,松仔尚趴在地上摸找摔落的眼鏡,他沒了眼鏡,誰是誰都分不清楚。縮在一旁喘氣的黃綠狐狸精吹出嗆人風霧,將大家嗆得連連咳嗽,口中的殘香桿子幾乎都要咳出來了,頭上的香灰也要給吹飛。 「香灰沾口水就不會被吹掉。記得保護她媽。」石大哥還不忘提醒,跟著出手反擊,揮臂亂打,時而探身出來,用腦袋硬撞。文傑、美君便也依言捏出香灰,沾上口水,加強自己與小筑母親身上的香灰保護力。 「你不是我的對手!」小筑憤怒說著,他騎跨在阿育身上,一時之間卻奈何不了這個在阿育身上鑽來鑽去,猶如地鼠一般的野鬼。 「狐大仙,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如果你不現真身,要打贏我大概要耗一整個晚上!」石大哥奮力迎戰,雙臂讓小筑抓出一條條血爪,淌流著污黑血跡。 「我成全你!」小筑尖聲一吼,身子蹦彈騰起,黑霧噴冒。小筑摔落下地,那黑霧卻停留在空中,愈漸清晰,果然是一條墨黑色的三尾大狐,這大狐的眼睛又細又長,猶如兩道血疤,卻放射出駭人紅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