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守護靈》.28 完結篇

黑狐驚恐嚎叫著,轉身要逃,磅地臉上又中了石大哥一拳,硬是讓石大哥給打了回去。 轟──虎獸一雙大掌交合猛砸,像是銅鑼一樣合起,將黑狐的腦袋拍得爆碎。 黑霧消散,大狐的身子倏一聲化散開來,成了點點灰煙,阿育等人早讓先前那陣黑霧嗆得暈眩要倒。 「小弟,起來啊!」 阿育恍惚之中聽見石大哥這聲叫喊,他微微回神,在一瞬間所見到的那幅畫面裡,石大哥面向著他,作勢朝他撲來,在石大哥身後高空處,則是撲追在後的雄猛虎獸。 阿育在之後許多次的自責之中,都清楚地知道在這一刻,他應該趕緊上前,讓石大哥躲回他的身體裡以隱藏鬼氣,但在這當下,他卻沒有向前,而是讓石大哥的面容嚇得向後退縮。 石大哥鼻處是一個黑洞,洞中似乎鑲著什麼古怪東西;口部也無嘴唇,直接露出上下兩排森白牙齒,每顆牙齒上都刻印著怪異符紋,與他整張臉上的墨青條紋連成一氣;石大哥的眼眶是兩個漆黑的洞, 其中塞著兩個狀似紅棗的東西;石大哥的額頭齊中裂開,裡頭塞著銅錢和符籙。 全都是當年那個壞師公的傑作。 當阿育在下一瞬間,意識到他應該往前,正要跨出步伐時,他看見石大哥的身子陡地向旁一震,是讓虎獸一記掃掌打上了腰,阿育清楚見到,虎獸的大掌,砍入石大哥腰腹中。 石大哥最終沒能躲回阿育身子裡,而是讓虎獸緊接張揚撲來的巨口,一口啣住了胸膛。 「石大哥是好鬼──」阿育扯著喉嚨叫喊,要上前時,虎獸和石大哥,已經自他的眼前消失了。 他清楚地記得石大哥消失的前一刻,那張奇異的臉上看不太出表情,僅隱隱透出些許訝異和悵然。 阿育歪斜著頭,站在消散的光霧中,久久不能自己。 七、志願 「政治,是治天下人之事,我的志願是將來去我爸的辦公室當助理,累積相關經驗,等到時機成熟了,投入選戰,贏得選舉,議員、立委、縣市長、總統,一步一步向上,替更多的人服務。」文傑宏亮地說,還不忘補一句:「大家記得到時候投我一票啦。」 「吃大便啦。」「媽啦,鬼才要投你!」「你很噁心耶。」班上同學發出一陣不屑的噓聲,還有人說:「只要你出來選,我要叫全家都投你的對手!」 「一群愚民……」文傑氣呼呼地坐下,這堂是作文課,題目是「我的志願」,老師有事晚到,班長林欣欣受命上台維持秩序,一面點名讓大家抒發己見,發表「我的志願」。 大部分被點到名的同學,都是隨口敷衍,只有文傑大發議論,暢述胸中大志。 「我寧願當愚民,也不要當短雞雞帥哥。」松仔隨口答腔。 「你又提!」文傑對那些「吃屎啦」「噁心耶」的噓聲一點也不在意,但是一聽見「短雞雞帥哥」就要發飆,他氣得追打松仔,松仔個頭雖矮,但跑起來挺快,在教室中跑給文傑追,直到林欣欣憤怒叫罵,這才各自回坐,還隔著座位互相挑釁,文傑見到松仔拍動雙掌,學雞啄食的樣子,氣得露出滿額青筋。 「咦……我?」小筑接著被點到名,害羞地起身,吱唔半晌說不出話,在數月前的那日惡鬥之後,她媽媽的身體並未如先前阿育等人預期的可能會因為狐精離體而情況變糟。反倒漸漸地康復,這是因為狐精為了霸得小筑媽媽的肉身,早已耗費一番法力,治癒了小筑媽媽身上幾處較為嚴重的傷害,其餘的骨折、皮肉傷害,便不礙事了。 在班長林欣欣的要求下,小筑只好說:「不知道耶,我……我當護士好了。」 美君接在小筑之後被點名,她和班長林欣欣隨口胡扯,就是不願好好回答,氣得林欣欣說要報告老師,她這才說:「我當老師好了,如果讓我當老師,我每天都要叫班長去掃廁所。」 林欣欣不悅地反問:「為什麼班長就要去掃廁所?」 「到底你是老師還我是老師,如果我當上老師,當然我說了算!」美君扠著腰說。 「妳坐下啦……」林欣欣不想再和美君鬥嘴,跟著指向阿育,阿育仰靠著椅子沒站起身,隨口說:「我喔……我要當消防隊員啦。」 「站起來講啦。」林欣欣皺著眉說。 「呴,煩耶。」阿育站起身,卻又不知道要講什麼了,他說:「就是消防隊員啊。」 林欣欣問:「為什麼要當消防隊員?」 「救人吧……」阿育隨口應著。 林欣欣又問了幾句,也問不出什麼東西,便要阿育坐下,叫起了松仔,松仔說:「我……我也從政好了,文傑加入什麼黨,我就加入相反的那一黨,文傑選哪一區,我就去跟他競爭同一選區,拍一堆廣告嗆他啦。」 「我支持你。」「我一定投你。」大半同學都支持松仔這個提議,松仔又說:「你們都不問我要拍什麼廣告喔?」 「你要拍什麼廣告?」美君答腔問。 「我要拍一支場景在速食店裡,有一個很奇怪的人……」松仔才說到這裡,又將文傑激得彈跳離席,作勢要打松仔,松仔一面跑,一面反問:「我又沒提『短雞雞帥哥』這幾個字,我有說嗎?有說嗎?」 阿育看著兩人追鬧,也跟著笑了幾聲,他心中有千言萬語,卻無法用嘴巴講清,他提筆在作文簿上寫了幾個字,他的文筆也不好,寫來寫去,也僅僅只能寫下──「我將來要當一個消防隊員,因為有一個跟我非親非故的大哥哥曾經救過我,那個大哥哥姓石,是個不錯的人……」 「他常叫我不要叫他守護靈,但是最後他真的成為了我的守護靈,救了我跟松仔、文傑、美君、小筑,還有小筑的媽媽……」阿育寫到這裡,有些遲疑是否該將「守護靈」三個字直接寫出,且倘若老師問起這件事,他又該如何回答呢?他思索半晌,索性將整句塗去,咬著筆再想其他句子。 他看向窗外,他的思緒又飄回到了那一天。 石大哥騰空毆打大黑狐狸精的背影猶自在他面前,他會牢牢記住自己曾經見過這樣一個背影,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追隨這個背影。 當在某個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時刻,他不再遲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