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五、最後一次團圓 .03

香婧的媽媽嚇得連忙回頭,看著身後騎樓下來往的路人,皺著眉頭埋怨:「是誰啊?」 「妳幹嘛嚇妳媽啊?」阿武笑罵起來。 「我媽的樣子好好笑……」香婧也忍不住笑了,眼眶中卻微微滾起淚水,她笑了半晌,跟著指著街的另一端說:「那是我二妹。」 阿武順著望去,果然見到有一個身形比香婧矮了些,樣貌有些相似的年輕女孩向這頭走來,香婧的二妹也向媽媽打了招呼,揚了揚手上的兩盒蛋糕。 「啊,今天好像是我弟的生日。」香婧領悟著說。 「大姊還沒回來啊。」二妹這麼問。 「沒啦,打電話都沒人接。」媽媽有些焦慮地將手中的檳榔一摔,又取出電話,撥打一番,碎碎罵著:「死雜某囝仔,跑去哪兒啦?」 「她已經死了啦。」香婧在一旁笑著應答。 阿武看著香婧的媽媽將檳榔攤收去,返家,香婧跟在後頭,他便也跟上。他們循著樓梯向上,香婧的媽媽取出鑰匙開門,香婧一閃身就竄了進去,阿武卻給鎖在外頭,他見香婧俏皮地向他眨了眨眼,知道香婧當然不能替他開門,否則會把她媽嚇死。 阿武只好自個抓著鐵門欄杆奮力鑽著,他總要學會穿牆,他使出吃奶的力氣,終於擠進半邊身子,就在他感到鬆了口氣的同時,上半身突然滑過鐵門,就像是湯匙切過布丁那樣,同時,他的雙腳也陷入了地板,他整個人跌入二樓,且緊接著摔在一樓地板上──穿得太過頭了。 他重新上樓,反覆擠門、墜樓,一連嘗試數次,終於漸漸掌握訣竅,就在他四分之三的身子都擠入鐵門另一邊時,鐵門突然敞開,阿武差點給甩出去,他緊抓著欄杆,再盪回來。 原來是香婧的大妹偕著男友回家,且同樣提著大包小包的豐盛菜餚。 跟著,是香婧的兩個弟弟也一一回家,他們是雙胞胎,因此桌上準備了兩個蛋糕,香婧的二弟同樣攜著伴,正是賴琨讓香婧見過的照片上那未成年少女。 只見二弟摟了摟自己的女友,得意地朝他哥哥──香婧的大弟說:「哥,有沒有覺得眼睛刺刺的?」 「呿。」大弟揮了揮手,笑罵:「臭屁喔。」 香婧的媽媽、大妹、二妹自然都興高采烈地迎接二弟的小女友,香婧佇在一旁,見到那年輕的女孩像是小公主一般受寵,心中當然十分不是滋味,那小女孩可是賴琨威脅陷害她的幫兇之一,二弟得意地向家人介紹:「她叫做小茹」。 小小的客廳擠了八個人、兩隻鬼,自是熱絡非常,他們寒暄了一陣,媽媽早已將大妹、二妹帶來的菜餚和蛋糕布置上桌,招呼著眾人用餐。 小妹縮在一旁,不停按著手機,昂起頭來,說:「媽,大姐的電話都撥不通。」 「等一下再打,先吃飯。」媽媽的神情流露出些許陰鬱。 大妹的男友看來成熟穩重,先挾了些菜進大妹碗裡,隨口問:「原來妳上面還有個姊姊,她是做什麼的?」 大妹有些尷尬:「她工作很忙,沒時間回家。」 「她在旅行社工作,時常要帶團,現在應該在國外吧。」二妹插嘴解釋。 跟著大夥兒聊起生活瑣事,聊到大弟上個月在網路上向同學告白,卻慘遭拒絕的糗事,笑聲像是炸彈一樣爆開。 「趕快唱生日歌,我要吃蛋糕啦!」小妹對大妹帶回的現成菜餚似乎沒什麼胃口,只想急著嚐嚐那兩個蛋糕,一個是巧克力冰淇淋蛋糕,一個是鋪滿各種水果的藍梅口味蛋糕。 「好啦,先吃蛋糕啦,待會我們還有事,沒辦法待太久。」二弟也這麼覆議。 其餘人也沒有意見,小妹自作主張替兩只蛋糕點燃了蠟燭,跟著將客廳的燈也關上。 兩個蛋糕上的燭火緩緩飄搖,由大妹帶頭,領著大家唱起生日歌,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笑意,快樂的氣氛像是濃密的鮮奶油似地塗抹開來,阿武也感染了歡欣的氣氛,他跟著拍起手,搖頭晃腦地起鬨合唱。 同在客廳裡的香婧,卻像是熱可可中漂浮著的一塊冰;她嘴角微微揚著,卻不像是在笑;她也跟著拍手,但並無鼓舞的熱烈;她凝視著燭火,像是看著遠去的列車,車上載著的是所有美好的事。 阿武察覺了香婧的神態,拍拍她的肩,問:「怎麼了?」 「沒有。」香婧搖搖頭,淒然一笑,說:「現在這個家很快樂,就夠了……從前那些不快樂,那些髒的、臭的、壞的、醜的,都讓我帶走吧……」香婧呢喃自語,垂下了頭,輕輕閤眼,再睜開時,目光變得銳利,直視向二弟的女友小茹。 「都讓我帶走……」香婧的眼瞳流露出死寂的氣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