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五、最後一次團圓 .04

「喂喂──」阿武連忙抓住香婧的手,卻拉不動她,只急著說:「妳想幹嘛……」 「都讓我帶走……」香婧緩緩轉頭,瞥了阿武一眼,她的右眼已經看不清眼瞳,而是紅通一片。 「幹!」阿武抖了一下,陡然想起自己早已忘了那能夠壓制兇暴戾氣的符藥,他連忙探手掏摸背包,取出那符藥罐子,同時急急勸解:「妳忘了條子老大說的話啦?妳如果殺人,我們就完了,不但整不到司徒城隍,更沒辦法向賴琨報仇!」 「……」香婧歪斜著頭,神情淡然,輕輕搔拂著小茹的白頸,像是在撫摸一隻小貓,香婧頸際雪白的紗布透出殷紅,向下淌開,領口、胸肩、腰腹、裙子,一直到大腿,紅血滴答落地。 「乖,嘴巴張開!」阿武用手指自藥罐子中挖出些許藥粉,往香婧口裡塞。 小茹感到有些窒悶,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咳起嗽來。 大弟和二弟先後吹熄了蠟燭,室內漆黑一片,只聽見小茹一聲一聲地咳嗽。 「怎麼了?」「嗆到了?」「開燈吧。」 小妹到了電燈開關前,按下,燈光卻沒即時大亮,而是閃爍不定。 「咦?燈壞了。」小妹連連按著電燈開關,客廳閃爍的光線愈加激烈,青的、黃的、極亮和漆黑交錯,所有人不約而同地靜下,互相對視,大家都感到了那股詭譎不安。 「妳給我放手啊──」阿武的手指還塞在香婧口中,他索性將藥罐子往手上倒,讓那些藥粉順著他的手指縫隙落入香婧口中,同時,他一猛拉,總算將香婧向後拉開一大步。 燈光終於亮起。 「嘶──」小茹深深吸了一口氣,她的眼睛張得極大,臉漲得通紅,見到眾人都望著她,尷尬地連連搖手,解釋:「咳咳……好像是……哽到什麼東西……咳!」 二弟趕緊拍著小茹的後背,大妹二妹也連忙遞去茶水、紙巾,這小小的騷亂在下一刻便給拋出千里之外,大家分切起蛋糕,大聲暢聊著。 香婧茫然坐倒在地,頭臉、身上的血污已然消褪,臉色青慘黯然,阿武緊張地按著香婧的手臂,生怕她又突然暴起,他看看手上只剩半罐的藥粉,不知是否該多餵些,他輕聲說:「好一點了沒?」 「啊,我要那塊!」小妹尖叫,指著媽媽盛入盤中的那大塊蛋糕,上頭的奇異果、草莓、水密桃、櫻桃擠得密密麻麻。 「這塊留給大姊。」媽媽若有所思地說。 「是她自己不回來的!」小妹抗議。媽媽卻未理她,低頭呢喃自語,捧著那大塊的蛋糕步入廚房。 「喂,有蛋糕吃耶。」阿武將香婧拉了起來,扶著她往廚房去走,看著香婧的媽媽緩慢地將蛋糕放入碗公中,以保鮮膜仔細包裹,卻未有下一步動作,而是輕揉著眉心,呢喃祝禱。 「妳等著,我拿蛋糕給妳。」阿武將香婧拉到牆邊,按了按她的肩,拍拍她的臉,跟著從背包中取出一只小袋,捏出一小撮香灰,他來到流理台旁,對著那盛有蛋糕的碗公,將手中的香灰朝那碗公鼓氣一吹,只見到香灰在空中迷濛散開。 阿武伸手抓朝那碗公抓去,抓了三下、四下,碗公中的蛋糕沒有任何變化,但是阿武的手上卻多出同樣一塊蛋糕,只見那蛋糕影像飄搖渙散,如同海市蜃樓的虛幻浮影,阿武舔了一口蛋糕上的鮮奶油,驚喜地說:「還真的是蛋糕耶!」 這香灰也是俊毅一同交給他的用品之一,陰間的鬼上了陽世,想吃東西,諸如酒菜、燒雞,只要以祭祀用的線香覆蓋住食物周圍,便能嚐到同樣的燒雞、酒菜,但並非隨時都有祭祀線香,因此陰間也有這麼一種特製的香灰,效果相同。 阿武捧著那塊讓他捏得有些變形的蛋糕,遞給香婧,但香婧不接,他捏起一顆櫻桃湊向香婧口邊,香婧仍然不吃。 二妹心思較為細膩,察覺了媽媽心情有異,跟入廚房,來到媽媽身邊,問:「怎麼了,媽?」 「妳大姊的電話都打不通,我好擔心她啊……」香婧的母親神情茫然,眼睛中是滿滿的焦慮擔憂。 「大姊又不是第一次這樣,她常常都找不到人啊。」二妹拍著媽媽的肩,說:「來,出去吃蛋糕。」 「不……」媽媽搖搖頭,眼眶中盈起淚水:「這一次不一樣,很奇怪……我有不好的預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