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陰間》五、最後一次團圓 .05

「妳別去……明天我自己去好了……」媽媽茫然地說:「那種地方妳別去,唉……我……對不起妳大姊啊……」媽媽這麼說時,嗚咽一聲就要哭,但像是怕讓外頭的人聽見,因此只是沙啞地簌簌幾聲。二妹又安慰了一陣,將屬於香婧的蛋糕,收入冰箱,將媽媽帶出廚房。 香婧低著頭,佇立原地,默默不語,許久才輕嘆一聲,閉起眼睛,身影向後飄移,穿過了牆,穿過鐵窗,漂浮在後陽台外的空中,看著遠方街景。 阿武還不會飛,只能硬撞過後陽台的門,擠出鐵窗,緊抓著欄杆,將那蛋糕舉向香婧,喊著:「妳媽留給妳的蛋糕,快吃啦,不然我吃掉喔。」 香婧微微笑著,看著天空說:「其實有些時候,我很不甘心,常常一個人哭,為什麼我是被犧牲的那一個,為什麼我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為什麼人家可以開開心心地活,我卻要這麼痛苦……就好像是……一個人剛出生,就已註定他往後的一生是不幸的……」 「沒辦法啊,很多人沒得選擇。」阿武附和著說:「如果我能選擇,我也不會選一個跛腳的過氣混混當我老爸;如果我能選擇,我也不會選擇生在電動遊藝場他媽的臭廁所裡。我學會說的第一個字就是『幹』,我老爸說我還是小嬰兒的時候,躺在櫃台的搖籃裡,第一次說出『幹』這個字的時候,轟動了整間店裡的客人,一堆人塞紅包給我老爸,搶著要聽我說一聲『幹』,說是可以帶來他媽的好運。我哪裡知道同樣一個字,在學校裡說,就會被老師狂揍。」 「哈哈。」香婧莞爾一笑,說:「沒錯,就是沒得選擇,你和我一樣,都是一出生,頭上就被寫上了『不幸』兩個字。」 「嗯,吃蛋糕吧。」阿武伸長了手,將那塊蛋糕伸得更遠。 香婧仍未接過蛋糕,她看著天空上的月亮說:「矛盾的是,當我見到弟弟妹妹一天天長大,前途光明,就覺得我做過的很多事,其實是值得的……」 「一切都結束了,這個家總算像個家了……」香婧將視線拉回前方,說:「剩下來的,就是我和姓賴的私仇了……」 「好啦,吃口蛋糕啦。」 「不吃。」香婧嘿嘿一笑,說:「走吧,去找賴琨。」 「要先找小歸啦!」阿武這麼說,他見到香婧越飄越遠,急得大喊:「喂,我不會飛啦!」 「你多練習就會了。」香婧回頭,對著他笑,臉上已不見先前的陰鬱了。 「媽的……」阿武看看地下,三層樓高,對一個鬼來說,當然不算什麼,他大叫一聲,縱身一跳,像隻鳥一樣地揮手撲動,當然是沒飛起來,而是以拋物線的姿態墜樓,磅地摔在防火巷裡,半邊身子還卡在某戶人家的牆中。 「唔!」阿武卡在牆中,胡亂掙扎,手上的蛋糕被他捏得稀稀爛爛,這戶人家裡是一對老夫妻,各自坐在躺椅裡看著電視劇。 香婧倏地在阿武身旁現身,蹲低身子,捏起蛋糕上的櫻桃放入口中,說:「很好吃。」 「妳還會瞬間移動喔!」阿武忿忿不平地說:「為什麼妳學得這麼快?為什麼我都不會?」 「大概你沒有做鬼的天分吧。」香婧呵呵地笑,將稀爛蛋糕上的水果,全撿去吃了,跟著,用手指沾著奶油,在阿武的臉上塗抹。 「靠夭喔!」阿武哇哇叫著,終於將下半身也抽拔入屋,香婧早已飛飄到對面牆端,穿牆不見。 阿武用手臂摀著腦袋,撞牆追去,香婧穿過一戶戶人家,阿武便也撞過一面面牆,一連撞了十來道牆,阿武穿牆技巧大有進展,至少撞牆時順暢許多,不再眼冒金星了。 來到了街上,香婧躍上公車車頂,蹲在車頂邊緣,向阿武招著手。 「茉莉妹妹,妳笑得好淫喔──」阿武經過一陣玩鬧,開始口無遮攔起來,他不甘示弱地先蹦上一輛汽車車頂,汽車跟在公車後方行駛,阿武覺得自己的身子輕盈許多,一連又跳過兩輛車頂,飛身一蹦,這才搆上公車車頂,一翻身上了車。 他們平躺在公車頂上,震動的身車如同按摩躺椅,他看著夜空,今夜的月亮更為圓亮。 偶而他站起身來,前後遠望,那漫長的大道車流便如同一條燈河。 「妳別去……明天我自己去好了……」媽媽茫然地說:「那種地方妳別去,唉……我……對不起妳大姊啊……」媽媽這麼說時,嗚咽一聲就要哭,但像是怕讓外頭的人聽見,因此只是沙啞地簌簌幾聲。二妹又安慰了一陣,將屬於香婧的蛋糕,收入冰箱,將媽媽帶出廚房。 香婧低著頭,佇立原地,默默不語,許久才輕嘆一聲,閉起眼睛,身影向後飄移,穿過了牆,穿過鐵窗,漂浮在後陽台外的空中,看著遠方街景。 阿武還不會飛,只能硬撞過後陽台的門,擠出鐵窗,緊抓著欄杆,將那蛋糕舉向香婧,喊著:「妳媽留給妳的蛋糕,快吃啦,不然我吃掉喔。」 香婧微微笑著,看著天空說:「其實有些時候,我很不甘心,常常一個人哭,為什麼我是被犧牲的那一個,為什麼我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為什麼人家可以開開心心地活,我卻要這麼痛苦……就好像是……一個人剛出生,就已註定他往後的一生是不幸的……」 「沒辦法啊,很多人沒得選擇。」阿武附和著說:「如果我能選擇,我也不會選一個跛腳的過氣混混當我老爸;如果我能選擇,我也不會選擇生在電動遊藝場他媽的臭廁所裡。我學會說的第一個字就是『幹』,我老爸說我還是小嬰兒的時候,躺在櫃台的搖籃裡,第一次說出『幹』這個字的時候,轟動了整間店裡的客人,一堆人塞紅包給我老爸,搶著要聽我說一聲『幹』,說是可以帶來他媽的好運。我哪裡知道同樣一個字,在學校裡說,就會被老師狂揍。」 「哈哈。」香婧莞爾一笑,說:「沒錯,就是沒得選擇,你和我一樣,都是一出生,頭上就被寫上了『不幸』兩個字。」 「嗯,吃蛋糕吧。」阿武伸長了手,將那塊蛋糕伸得更遠。 香婧仍未接過蛋糕,她看著天空上的月亮說:「矛盾的是,當我見到弟弟妹妹一天天長大,前途光明,就覺得我做過的很多事,其實是值得的……」 「一切都結束了,這個家總算像個家了……」香婧將視線拉回前方,說:「剩下來的,就是我和姓賴的私仇了……」 「好啦,吃口蛋糕啦。」 「不吃。」香婧嘿嘿一笑,說:「走吧,去找賴琨。」 「要先找小歸啦!」阿武這麼說,他見到香婧越飄越遠,急得大喊:「喂,我不會飛啦!」 「你多練習就會了。」香婧回頭,對著他笑,臉上已不見先前的陰鬱了。 「媽的……」阿武看看地下,三層樓高,對一個鬼來說,當然不算什麼,他大叫一聲,縱身一跳,像隻鳥一樣地揮手撲動,當然是沒飛起來,而是以拋物線的姿態墜樓,磅地摔在防火巷裡,半邊身子還卡在某戶人家的牆中。 「唔!」阿武卡在牆中,胡亂掙扎,手上的蛋糕被他捏得稀稀爛爛,這戶人家裡是一對老夫妻,各自坐在躺椅裡看著電視劇。 香婧倏地在阿武身旁現身,蹲低身子,捏起蛋糕上的櫻桃放入口中,說:「很好吃。」 「妳還會瞬間移動喔!」阿武忿忿不平地說:「為什麼妳學得這麼快?為什麼我都不會?」 「大概你沒有做鬼的天分吧。」香婧呵呵地笑,將稀爛蛋糕上的水果,全撿去吃了,跟著,用手指沾著奶油,在阿武的臉上塗抹。 「靠夭喔!」阿武哇哇叫著,終於將下半身也抽拔入屋,香婧早已飛飄到對面牆端,穿牆不見。 阿武用手臂摀著腦袋,撞牆追去,香婧穿過一戶戶人家,阿武便也撞過一面面牆,一連撞了十來道牆,阿武穿牆技巧大有進展,至少撞牆時順暢許多,不再眼冒金星了。 來到了街上,香婧躍上公車車頂,蹲在車頂邊緣,向阿武招著手。 「茉莉妹妹,妳笑得好淫喔──」阿武經過一陣玩鬧,開始口無遮攔起來,他不甘示弱地先蹦上一輛汽車車頂,汽車跟在公車後方行駛,阿武覺得自己的身子輕盈許多,一連又跳過兩輛車頂,飛身一蹦,這才搆上公車車頂,一翻身上了車。 他們平躺在公車頂上,震動的身車如同按摩躺椅,他看著夜空,今夜的月亮更為圓亮。 偶而他站起身來,前後遠望,那漫長的大道車流便如同一條燈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