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陰間》六、鬼鬥人 .02

「大叔,要不要打我兩拳試看看啊,你怎麼知道像我這種混混身上有沒有刀、有沒有槍啊?只要我一扣扳機,你的腦袋就開花了你知不知道!」那持槍流氓越說越激動,槍口連連撞著攤老闆額頭,他又狠狠甩了攤老闆幾個耳光,繼續罵:「好樣的,你老爸留給你的家產,是給你上酒店花的嗎?你這……」 嗶嗶──嗶嗶──尖銳的警哨聲陡然乍響。 「把武器放下!」兩個警察衝破人群,各自舉槍,對準了那持槍流氓。 「糟啊!」砸攤的小流氓嚇得不知所措,高舉雙手,埋怨著持槍流氓:「幹,都是你啦,你有病喔!」 持槍流氓陡然一震,看看手上的槍,看看圍觀群眾,再看到身後警察舉槍指著自己,趕緊將手上的槍扔下,推著身旁的同伴說:「發生什麼事了?」 兩個警察左右圍來,將這兩個流氓壓倒在地,那攤老闆臉色慘然,像是還沒回魂一般。 接下來,更多收到通報的警察趕來支援,一輛一輛的SNG車也火速殺到,將這原本便擁擠的夜市街,擠得水洩不通。 「我說過啦。」小歸與阿武、香婧早已挪移陣地,避開了煩躁人群,來到數條街外,小歸一面走,一面解釋:「那個不知好歹的東西,我看他長大的,從小就一副壞脾氣,動不動就跟人起衝突,他以為自己很能打,不知道很多時候是我偷偷幫他。前兩年我老爹過世,留了一點錢,他老兄可好了,兩三個月就跑一次酒家叫小姐陪酒。」 「這樣其實還好。」阿武攤攤手,在他的「個人觀念」裡,身為男人兩三個月上一次酒家,勉強還可以被歸類在好國民的範圍以內。 「還好?」小歸瞪了阿武一眼,說:「他算哪根蔥,一個夜市賣肉圓的,動不動就跟人家道上兄弟起衝突,前幾次都是我幫著他,他還以為自己練成神功,跑去買了幾本武術教學書,現在快要把自己當成武俠高手了,這一次他用酒瓶敲破一個混混的腦袋,還自報名號叫人有膽就去夜市找他──這不是找死嗎?」 「靠,這麼誇張。」阿武哈哈笑著,說:「聽得我都想打他了。」 「先前我用錯了辦法幫他,所以這次換種方法,那兩個小毛頭本來就是要來找他麻煩的,如果我不插手,兩邊衝突起來,說不定真的開槍了。」小歸氣呼呼地說:「他被打死就算了,要是他打死人,下十八層地獄,我就算當上城隍爺也救不了他。」 小歸年幼時,和父母一同登山健行,失足墜死,那是數十年前的事了,在他剛死的前幾年裡,他這麼一個年幼小鬼自然是什麼也不懂,在陰間飽受欺凌,十天半個月才能吃到一次飯,就連好不容易等待領得的輪迴證,也讓人給騙走,小歸因此失去輪迴轉世的機會,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陰間遊蕩,在這漫長的時間裡,他漸漸學會一些讓他過得不那麼辛苦的技能,諸如滑頭、偷竊、偽造證件等等,當然,他也並非那樣不幸,在陰間,比他更不幸的傢伙太多太多了,小歸最幸運的一件事,是在因緣際會下尋得了某個遠親,那遠親在陰間並不富有,卻擁有一張無限期的陽世許可證,當時遠親久候多時的輪迴證已經發下,便辦理了正式程序,將那無限期的陽世許可證轉讓到小歸名下,希望小歸有空時便上陽世關照他們共同的親人朋友。 此後小歸便持著那陽世許可證通行無阻,偶爾也有些傢伙會覬覦他那張無限期的陽世許可證,但那時小歸已經算得上是陰間老鳥,一方面道行已高,二方面也懂得賄賂陰差以求自保。 在最近的十幾年裡,小歸便以販賣偽造陽世許可證和指導菜鳥如何向陽世托夢要錢,再從中抽佣來賺取冥錢。 「你已經有陽世許可證,弄點香灰就可以上來天天大魚大肉,還賺什麼鬼錢?」阿武不解地問。 「你說的那種香灰也要用錢買耶,那種香灰很貴的!何況等你死得夠久,就知道當鬼的日子有多無趣,我看著我老弟從白癡小弟長成到白癡阿伯,我老爹我老娘前幾年都過世了,比我還早投胎。二十年前我就嘗試上冥府申冤,說我的輪迴證被騙了,要重新辦一張,操,那些鬼官對我百般刁難,最後還不是要錢,比在黑市買一張還貴,我不努力存,等我老弟哪一天也死了,投胎了,我還是個鬼,那多悲哀,所以我拚命存錢,我要弄一張輪迴證,我要投胎轉世當人!」小歸無奈地攤著手,跟著,他試探地問:「你剛剛說,俊毅要你上來替他蒐集司徒城隍的犯罪證據,他沒提到他那可愛的小手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