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六、鬼鬥人 .03

小歸嘿嘿一笑,嘟著嘴說:「馬面俊毅一天到晚找我麻煩,我向我老弟托夢,次數多了一點,俊毅就說我騷擾活人;我賣許可證,他就來抓我,塞錢給他還不收,硬是要把我抓下去關、罰我十倍的錢,真他媽的,上次要不是你替我圓謊,不知道又要損失多少,哼哼,我知道他最近忙著接任城隍爺,如果我把他的手銬交給那個司徒城隍,一定會有好戲看。」 「幹嘛這樣?司徒不是個好東西。」阿武勸解地說:「你賣個面子給俊毅,要他替你的紀錄寫幾句好話,說不定可以提早投胎喔。」 「我的壞紀錄有一半都是他寫的。」小歸冷冷笑著說:「當然啦,這面子是一定要給的,不過我替俊毅保管了這麼多天,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嘿嘿……」 「你要他給你點好處喔,我懂啦,我幫你跟俊毅談條件,不過他接不接受,我就不敢保證啦。」阿武莫可奈何地說。 小歸滿意地點點頭,又將話題繞回阿武親友身上,試圖說服阿武去向那些親人好友托夢討錢。 「別以為紙錢燒了就好喔,麻煩的咧,你要先在底下的銀行開一個帳戶,上頭燒錢的儀式什麼都要對,燒下來的錢就會自動進你帳戶,否則冥紙到處亂飄,一堆孤魂野鬼都搶著要撿。」小歸這麼解釋。 「我爸在鄉下,現在大概還不知道我已經死了吧。」阿武無奈地說,指著前方那條街說:「那是我以前住的地方,說不定那個豎仔還在裡頭,我要找他算帳,叫他燒給我。」 「哪個豎仔?」 「就是那個阿爪。」阿武沿路上也已將自己與香婧跟賴琨之間的過節簡單解釋一番,此時提及阿爪,仍是咬牙切齒:「以前他被人打得跟豬頭一樣,要不是我罩著他,他早就被人裝在桶子裡灌水泥扔到海裡去了。」 阿武說著、說著,回想起過去帶著阿爪偷車的日子,不免有些感傷。儘管此時已經入夜,但陽世夜晚依舊遠較陰間熱鬧喧囂,五光十色的燈火、招牌和生龍活虎的人們,散發著生命的氣息,而不同於陰間那樣的永恆死寂。 「他以為他自己很行,常常自作聰明,其實笨透了,以為這樣可以騙到癩皮狗,結果害我丟了一條命!」阿武領著小歸和香婧來到生前住戶樓下,見到那輛停在巷口的舊機車,說:「這是他的車,不曉得人……」他抬頭看著自己住處,鐵窗微微發出光亮,他攤手苦笑:「還不趕快跑路,他以為癩皮狗會放過他嗎?」 「他害死你,你還擔心他喔。」香婧插口問。 「終究是兄弟一場。我死了,以後就再也沒人罩他了,他現在大概嚇傻了吧。」阿武摸摸鼻子,他沿著樓梯向上,香婧和小歸則是直接穿過樓梯向上飄移,阿武來到住處門前,穿門而入。 客廳中凌亂不堪,阿爪微微張著口,窩在那個髒軟沙發上,聚精會神地打電玩,在他面前的是一面嶄新的大尺寸液晶電視。 「幹,怎麼被揍成這樣?」阿武見到那面電視,先是一呆,快步走入自己生前的房間,東翻西找。 香婧訕笑著說:「你房間跟豬窩一樣。」 「幫我打開這個抽屜!」阿武無法拉動抽屜,急急嚷著,小歸幫他拉開了抽屜,翻了翻裡頭,沒找著存摺和印章。阿武氣憤罵著:「他領了我的錢……」 「他知道我死了。」阿武頹喪站著,聽著外頭響亮的電玩聲,他本來期盼至少能見到一個哭喪著臉、流淚懺悔的阿爪。 但他卻沒能如願,他見到的是領出他的存款購買電視和電玩取樂的阿爪。 三分鐘後,電話響了,阿爪像隻哈巴狗般撲上去接聽,跟著匆匆關上電視,披上外套就要下樓。 阿武等也跟在後頭,樓下停著一輛黑頭轎車,後座車窗搖下,是阿豹──賴琨的得力手下,以往他一向負責向阿武轉告賴琨的吩咐。阿豹簡潔地說:「上車。」 阿爪嘻皮笑臉地拉開車門上車,一入車內,便向阿豹等人寒暄問好,卻感到有些自討沒趣,阿豹冷冰冰地看著他,沒好氣地說:「你說有什麼新線?」 汽車駛動,阿爪嘿嘿笑著,口沫橫飛地解說著。 原來就在阿武死去的那天晚上,阿爪心中惴惴不安,他本來應該帶著他那私自掉包的毒品逃得遠走高飛的,但他仍有些擔心那個收留他許久、那個教他偷車,帶他吃香喝辣的死黨大哥阿武,他悄悄地返回原地,從隱密陰暗的角落往那停車場裡看,只看到幾個男人扛著一只麻袋,麻袋還伸出兩條僵硬的腿。 阿爪無須多想,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那總是帶他東奔西跑的曉武哥,已經變成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 他像根木頭一樣呆佇在原地,他的眼淚、鼻涕、尿水都難以控制地往體外流淌,一直到阿豹等人將阿武的屍體塞入後車廂中,駕車離去,阿爪這才能有所動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