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六、鬼鬥人 .04

阿爪聲稱自己另有管道,能夠快速地將那些加料毒品化整為零、迅速脫手進入各種夜店、酒廊、或是校園,所得到的利潤未必比高純度毒品來得低。 阿爪在投靠阿武之前,本來就是個小毒蟲,知道不少地下管道和藥頭,賴琨這陣子倒是需要這種人手,賴琨能夠從阿爪的身上嗅出那種低劣腐敗的氣息,那種打賞幾枚錢,就能夠出賣靈魂的氣息,於是一向兇狠的賴琨只是象徵性地讓阿豹甩了阿爪幾個耳光,便開出新的條件──那些加料毒品便由阿爪負責牽線脫手,辦不好就拿手腳來抵,辦得好,還有機會晉身賴琨集團核心。 這麼一來,阿爪倒算是鬆了口氣,他只要循著過去的管道,從小毒蟲搖身一變成為中盤商,將那些加料毒品轉賣給小藥頭,便能夠完成賴琨託付的任務,甚至換取比以往跟著阿武偷車時更寬裕的生活,他甚至覺得自己轉運了。 每每天色暗沈時,阿爪會感到有些不安、有些愧疚,但這樣的愧疚往往持續不了多久,就讓酒精和新購入的電玩給沖淡了。 車上的阿爪意氣風發,手舞足蹈地向阿豹等人說明他昨天又搭上的一筆新線,是個人脈甚廣的盤商,若是讓他交涉成功,那麼這批摻了白糖粉末的毒品就有機會一次脫手,甚至往後還有更多合作機會。 阿爪信誓旦旦地說,阿豹等也凝神聽著,沒人見得到那就擠在他們當中的阿武,阿武一手搭著阿豹的肩、一手搭著阿爪的肩,翹著二郎腿,臉色鐵青。香婧則在飛飄在外,緊貼著車身;小歸則也湊熱鬧地坐在前座那人的腿上,不時遊說阿武:「這些人全都是你的仇人吧,你向他們所有人托夢,要他們湊錢辦一場法事,嘩,這燒下來的錢可不少咧,我還沒接過這種大案子!」 阿爪頓了頓,搓著手說:「不過對方來頭也不小,可能需要賴爺親自出馬,講幾句話……」 「怎麼回事?你說你自己搞定的,想反悔啊。」阿豹朝著阿爪胸口狠搥一拳,再拍了他腦袋幾下,坐在當中的阿武也沒攔阻,而是冷冷地望著前方。 在收留阿爪的兩年當中,他曾經不下五十次向阿爪叮囑再也別碰毒品,而如今,阿爪即將成為替賴琨販毒的盤商,阿武覺得自己甚至無法憤怒,只能感到可悲,身旁那個抱頭討饒的阿爪,似乎連個人都不像,比較像是一灘稀爛臭屎。 阿爪求饒喊著:「豹哥,我已經和他談得差不多了,但他是個大客戶,我想如果賴爺親自出馬,價錢會更漂亮!」 「等會兒你自己跟賴爺講。」阿豹嘖了一聲,不再說話。經過約莫四十分鐘的車程,車子在郊區一處別墅前停下,四周環境幽靜冷僻,大院子中有數條狼犬和兩三個把風手下。 阿豹等人下車,將阿爪帶進別墅,香婧等自然也跟在其後。 「等等。」阿武喚住香婧,取出那符藥罐子,香婧白了他一眼,隨即穿入別墅大門,阿武著急追上,心想倘若香婧一見仇人又發起狂,那可麻煩,他低頭唰地也撞進了門,摸摸腦袋,一點也不痛,他的穿牆技巧又有了些展進。 「嘩,這一定要狠削他一筆啊!」小歸跟進了門,見到寬大客廳和庸俗但昂貴的布置裝潢,更加興奮,連連拍著阿武:「阿武老兄,你一定要想盡辦法讓他們辦一場風風光光的法事,你在底下就有好日子過啦!嘩,三成啊……」小歸邊說邊計算著他幫忙阿武處理這筆冥錢所能夠分到的抽佣。 「有道理!」阿武看客廳裡聚著十幾人,各自喝酒吃菜閒話家常,那些傢伙他大都認識,他命喪黃泉那晚,這些傢伙都有對他動手,當然,手腳最重的就是那滿臉橫肉的阿豹,阿豹大搖大擺地坐下,從其他嘍囉手上接過啤酒,暢飲,阿武看得可不是滋味,恨恨地說:「阿豹起碼要燒給我十億,其他人每個人一億。」 「太少了!」小歸大大搖手,嚷著:「沒燒個幾兆怎麼夠用啊?」 「幾兆要燒到什麼時候?」阿武雖這麼說,但想想也對,陰間一碗牛肉麵都要九萬,一台液晶電視要一兩億,幾億算不了什麼。 「還要燒現貨,辦法事!」小歸解釋:「在陰間貨物比較值錢,要煙塔、酒塔、雞鴨魚肉、紙紮汽車,這些東西很值錢;法事可以讓你在底下留下好紀錄、好名聲,申請證件就容易得多!」 「幹,這樣都可以開店了。」阿武恍然醒悟,也頗為興奮,無論如何,這是他的大好機會,一般遊魂可沒這種機會向大量活人「拜託」要錢,但俊毅默許他接觸活人,他左顧右盼尋找香婧,叫著:「茉莉妹妹,我幹他們一大票,開家酒店讓妳當媽媽桑怎樣,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