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六、鬼鬥人 .06

這傢伙也是折磨香婧五日裡的一份子。 「鬼啊──」他猛收回了手,拔聲吼叫著,阿豹跨過沙發,重新將燈開啟,客廳一片通明,所有的人面面相覷,過了半晌,仍然不見動靜,他們訕笑起來,互相調侃著:「幹嘛,酒喝多了,眼花了你。」 就在大夥兒試著讓氣氛輕鬆一些的時候,一旁大櫃子上一只古董花瓶,無聲無息地墜下,跟著是一聲巨大的碎裂聲。 當然是阿武推的。在老鬼小歸的指點下,他似乎抓到了訣竅,能夠推動陽世物體了,他在眾人一片驚訝當中,來到了阿豹面前,捏住阿豹鼻子。 「唔!」阿豹雙眼睜大,用口呼吸,驚恐地揮著手,抓著自己的臉,不能理解為什麼突然之間自己的鼻孔會緊黏閉合,像是讓人捏著一般,其他傢伙見了阿豹這番怪異舉動,紛紛不安起來,有些脫口說出:「是不是有髒東西?」 「是她、是她!」那方才讓香婧握住手的傢伙,抱著同伴的腳,拔聲尖吼。 香婧靜靜地看著這個不久之前猶如兇狠惡豹的傢伙,在這當下卻化為一隻飽受驚嚇的小野兔,香婧蹲低身子,將臉貼近那人,她只讓那人看得見她。 那傢伙淒厲嚎叫起來,香婧按住了他的雙肩,使之動彈不得,當她離他不到十公分時,那人終於嚇得暈了過去。 「曉武兄,別說我沒提醒你,我們做鬼的假使沒有正當理由,像是保護親友什麼的,這樣子玩活人,陰差會追究的。」小歸見阿武、香婧玩得這麼開心,也有些心癢難耐,他曾經也這般捉弄過活人,代價卻是讓陰差狠狠教訓一頓。 「俊毅同意讓我們這麼做,他說只要別弄出人命,隨我們高興怎麼玩。」阿武大笑,放開了阿豹的鼻子,又去捏其他人的鼻子。 「不早說!」小歸一聽既是俊毅吩咐,那還客氣什麼,無故捉弄活人這特權可不是天天都能享受到,比一年一度的「鬼門開」、「普渡宴」還要難得可貴太多太多。小歸飛身鑽入一個傢伙身子裡,手舞足蹈起來,拿起酒瓶就往自己頭臉上砸,將自己砸得血流滿面,嚇壞一票人。 「教我、教我!」阿武嚷嚷著,也硬往一個傢伙身上鑽,不是穿過他的身,就是將他推得向後退,卻無法像小歸那樣鬼上身。 騷動四起,大夥向四面逃開,其中幾個奔逃到那通往地下儲藏室的門前,卻遲疑地不敢叫門,生怕得罪了底下那個脾氣暴躁的老大。 「餓──好餓──」讓小歸附身的那傢伙滿臉鮮血,嗚嗚啊啊地鬼叫起來,哭喊著:「在底下好餓,食物,我要食物……好冷,在底下好冷,我要衣服……辦法事……燒給我……食物、衣服、紙錢……」 香婧將目標轉移到那個拿斧頭劈死她的傢伙,她抓著他的手,那人像是遭到點穴一般地動彈不得,只能看著自己的手捏起一把水果刀,緩緩地往自己的左腿送去,先是刀尖觸及腿部,跟著進去了,緩緩地、緩緩地。他不能叫,他的嘴給捏上了。銀亮的水果刀直沒於柄,拔出時卻是一片血紅,跟著又緩緩轉往另一隻腿,這傢伙雙眼一翻就要昏厥,但是當刀尖開始進入他另一腿時,他又痛得醒了。 「癩皮狗,出來,給我滾出來!」阿武也越鬧越兇,他將能夠推得動的東西紛紛推落下地,茶杯、酒瓶、碗盤、擺飾等胡亂飛飄亂砸,他一躍好高,抓到了吊燈,使勁狂搖起來。 燈光激烈明滅著,那幾個尚在儲藏室門外遲疑的傢伙們見到情況不妙,終於決定上前開門,但他們來到門邊,賴琨已經先一步扭開了門,惱怒地問:「媽的,外面在幹嘛?」 「大哥,鬧鬼啦!」幾個手下哭喪著臉說。 「啥?」賴琨穿著褐色絲質襯衫,胸前還掛著一串符籙,他一把推開幾個手下,快步奔到客廳。 異象旋即停止,阿武跳下地,恨恨地看著賴琨;香婧也放開那砍死她的人,那人登時倒地暈厥;小歸也跳離他所附上的肉身,他知道賴琨是阿武和香婧共同的大仇人,便也沒搶著動手,而是站在一旁準備看好戲。 「怎麼回事?」賴琨伸手捏住了胸前那串符籙,神色緊張地看著四周狼籍景象,阿豹臉色鐵青地貼牆站立,對賴琨的叱問也只能茫然搖頭。 賴琨看著躺倒在地的幾個手下,心中有些惶恐,他後退兩步,轉身朝儲藏室奔逃,阿武等緊追在後,此時通往儲藏室的門是敞著的,那烈火氣息比之剛才削弱許多,阿武搶在賴琨前頭衝入那門裡,裡頭是一條向下長樓梯,再下去,便是一個寬敞的儲藏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