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六、鬼鬥人 .07

站在法壇旁的,是一個同樣穿著名牌絲質襯衫、身形瘦小、頭頂禿得發亮,耳際一圈卻蓄著茂密長髮的老頭,老頭的長髮還結成一個辮子,此時正拿著一把香,以打火機點著。 「叔公,上面出事了,好像……好像是『髒東西』。」賴琨慌忙地說。 「我幹!說我們是髒東西,再怎麼髒,也沒有你這個爛貨髒!」阿武氣憤地罵,他見到那法壇,二話不說就從背包裡取出那照相手機,來到那法壇邊準備蒐證。 香婧、小歸也進入這儲藏室,小歸來到阿武身邊,拍手叫好:「哈,原來連神壇都有,法事直接在這裡辦就好了!」 香婧則與賴琨面對著面,賴琨看不見她,她卻將賴琨那張猙獰醜陋的臉看了個仔細,她摸了摸頸際,紗布透出了紅,她的眼瞳開始收縮,盯著賴琨的雙眼射出怨怒戾氣。 阿武一連拍攝數張,見到法壇正中工整擺放著三本一模一樣的黑色本子,封皮上的字樣讓他陡然大驚──「人間紀錄」。 「這是什麼?幹!這是我啊!」阿武愕然盯著正中那本黑皮簿子,在人間紀錄標題底下的姓名欄中,赫然就是「張曉武」三個字,他仔細一看,那名字筆跡與俊毅不同;另外兩本的姓名欄裡,則寫著「謝香婧」和「王智漢」。 「王仔!」阿武更加愕然,回頭瞪視著賴琨,驚叫:「你殺了王仔?」 「琨仔,你說的那個掉包你毒品的小混混,長什麼樣子?」叔公揮手搧熄香上的火苗,一面這麼問。 「你說張曉武喔……」賴琨取出皮夾,從中取出幾張照片,將之放上法壇。 「你這爛貨怎麼會有我的照片?幹!一定是阿爪那個背骨囝仔!」阿武破口大罵,他看見照片當中有他、有香婧,還有王智漢。 「我懂了……」阿武一面罵,一面對著照片和人間紀錄本拍照,他恨恨地說:「你這爛貨想要偽造我的紀錄,這樣子你幹過的好事就能一筆勾消!」 「曉武兄……」小歸在一旁拉著阿武的衣角,阿武餘怒未消,氣呼呼地問:「幹嘛?」 「不對勁,走吧……」小歸這麼說,像是對叔公感到有些懼怕,他拉著阿武的衣袖,將阿武拉得連連後退。 「啥?怎麼可以放過這些爛貨!」阿武大罵,但他道行不及小歸,讓小歸拉得不住後退,急忙中舉起手機,對著叔公按下快門,在那一剎那他感到有些怪異。 叔公兩隻眼睛,直勾勾地望著他。 「他看得見我!」阿武大驚,香婧則像是脫弦飛箭一般朝著賴琨竄了過去,她那蒼白而細瘦的雙手直直伸出,掐上賴琨頸子,卻像是觸電一般,登然彈開──賴琨胸前掛著護身符籙。 賴琨猛一驚,跳著轉身,她見到了渾身浴血的香婧。 「啊,茉莉妹妹又抓狂變身了!」阿武駭然失措,他猛地掙開小歸的拉扯,他得上前幫忙,他不能讓香婧殺了這兩人,更不能讓叔公施法收了香婧。 叔公揚起手中那把香,鼓嘴一吹,吹出一團煙霧,但是看在阿武眼裡,卻猶如炙烈紅火,阿武抱頭閃避,只覺得後背都要燒焦了,叔公咧開嘴,露出口中稀稀落落的爛牙,嘿嘿笑了起來,隨即又深吸口氣,朝著香婧吹火。 香婧倏地騰起,繞一大圈,自背後撲向叔公,叔公只一反手,任其指間挾著的三張符籙隨意飄落,發出一陣霹靂亮光,將香婧逼退老遠。 「這老頭法力很高,不是對手,快逃啦!」小歸大聲叫著,見香婧發狂,阿武又忙著救援香婧,一時之間脫不了身,他只好自個向外飛竄離去。 叔公拋出更多的符,看在賴琨眼裡,只是一張張的符紙緩緩落下,但在阿武和香婧眼中,卻像是一枚枚的炸彈爆發。 香婧在儲藏室中飛旋亂竄,阿武抱著頭在地上打滾,此時這昏暗的地底儲藏室,竟如同白晝一般,閃現著一陣陣曜目火光。 一陣劇烈噴氣聲夾雜著樓梯撞擊聲,一只不停噴霧的滅火器滾了下來。 阿豹──讓小歸附身的阿豹扔的,小歸附在阿豹身上,還讓他拿著另一只滅火器,衝下來幫忙。 滅火器的手把開關讓鐵絲纏上,滅火粉末爆發噴灑,年邁的叔公對鬼在行,但對一只彈跳又亂噴的滅火器卻是束手無策,他讓煙霧嗆得不住咳嗽,也只好停下拋符,他衝向法壇,一連揭開法壇上好幾只瓷罐子上的蓋子,瓷罐光霧瀰漫噴發,好幾個鬼影自罐中竄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