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六、鬼鬥人 .08

。 那怨鬼面無表情,揪著香婧的頭髮向後拖拉,同時連連扒打著香婧的臉,香婧憤恨咆哮,轉身掐住那西裝男的臉,將他一把摔在地上。 更多惡鬼一擁而上,全都是叔公豢養的兇烈厲鬼,厲鬼們將香婧和阿武團團圍住,香婧嚎叫騰起,眾鬼也包圍追上,一陣惡鬥,剎時之間儲藏室中群魔亂舞,血氣沖天。 阿武儘管想要幫忙,但他跟不上香婧的動作,在混亂中他見到某處木柱底下擺著兩大箱黃澄澄的東西,他湊近一看,全都是紙紮金元寶,製作之精美遠勝尋常紙紮物品,像是聘雇專人精心製作而成的,他連忙取出手機,拍下照片。 叔公嗆咳著指向阿武,厲聲喝令:「琨仔,他不停照相,他有企圖,放鬼把他手機搶過來!」 「什麼?」賴琨也讓滅火器噴出的煙霧嗆得東倒西歪,他連忙取了法壇上一只青瓷碗中的兩枚泡水葉子,往眼睛上一抹,見到香婧和數隻惡鬼廝殺得天翻地覆,駭然大驚,又見到縮在兩箱元寶旁撥打手機的阿武,覺得眼熟,指著阿武叫罵:「是你這雜碎!」 「幹,你才是雜碎──」阿武憤怒回罵,又急著向電話那端解釋:「不是說你啦,媽的,證據到手了,我的效率很高吧,你快點來,這邊天下大亂了啦!」 「唔!」阿武還沒說完,就見到賴琨胸前那串符籙射出一個黑影竄來,黑影是人形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機。 阿武卻不輕易放手,而是與那黑影扭打起來,他記起喪命那晚本來以折疊刀挾持住賴琨,卻不知怎地讓賴琨奪去了刀,想來就是這傢伙暗地幫上了忙,豢養野鬼絕不光明正大,容易被陰差盯上,因此賴琨總也記得叔公的叮嚀,只在緊迫的時候唸咒求援。 這野鬼像是修煉未成氣候,與阿武一番搏鬥,竟搶不下阿武那只手機,阿武左一拳、右一拳,將那黑影野鬼打退,但其他惡鬼隨之逼來,卻突然轉向往叔公那兒飛去,原來是小歸附著阿豹的肉身,持著滅火器要去砸叔公。 但阿豹才剛逼近叔公,將滅火器朝叔公拋出,同時便呆楞在原地,原來是小歸的欺敵戰術,他拋出滅火器的同時就退出阿豹的身,幾隻轉回救援叔公的厲鬼將那滅火器擋開之後,有些轉去攻擊阿豹,小歸早已將阿武扛上了肩,又飛天一竄,將猶自與惡鬼纏鬥的香婧拉下,奮力向外飛逃。 香婧體內那抑制戾氣的符藥效力猶在,也因此以一敵多,落居下風,一陣纏鬥,力氣放盡,此時讓道行也不低的小歸勒著頸子,一時也無法掙脫。 「別讓他們走!」叔公沙啞嘶吼,數隻惡鬼一一追出儲藏室。 小歸扛著阿武,勒著香婧,飛梭出了別墅,順著山郊道路逃,回頭,只見到數個面貌慘然的厲鬼緊追在後,小歸大聲喊著:「嘿,同樣都是鬼,何苦為難自己人,咱們和氣生財,別打了好嗎?」厲鬼們當然不理他,越逼越近。 「我……我有陽世許可證,很值錢的,你們要不要?」小歸這麼說,向後拋出數張他那偽造的陽世許可證,卻沒有一隻厲鬼伸手去撿,小歸嘖嘖地罵:「他們不可理喻!」 厲鬼們左右包抄趕上,那穿著灰色西裝的男鬼蹦得極高,眼見就要搆著小歸的腳。 一輛黑頭座車凌空騰現,轟隆一聲,攔腰將那西裝男鬼撞得飛彈老遠。 車門敞開,俊毅斜出身子,向阿武等人呼喊:「快上來!」 小歸見了俊毅,有些遲疑,畢竟他還藏著俊毅的骨銬,他便將阿武和香婧塞進車裡,自個兒轉身要逃,卻讓俊毅探出車外的手一把揪住,也扔進車裡。 黑車急急打了個橫,車尾掃倒一隻惡鬼,但仍被數隻惡鬼四面包圍,阿武坐正身子,氣喘吁吁地說:「幹,這些是什麼鬼?連未來的城隍爺也不放在眼裡!」 俊毅冷冷地說:「這些冤魂受了法術操縱,早已喪心病狂。」 只見數隻惡鬼全面貌猙獰,如同凶神惡煞一般地朝著黑車撲來,阿茂踩下油門,黑車在空中繞轉數圈,或是橫衝,或是直撞,將一個個衝來的惡鬼撞得飛遠,這才轉向,迅速地駛進某條隧道裡。 阿武扶起傷重的香婧,將手機交回,又取出符藥,在香婧唇上沾了沾,他覺得香婧白白淨淨的樣子比較順眼。 「這些恐怕不夠……」俊毅迅速瀏覽著手機中的照片紀錄,低聲自語。 「什麼?不夠?」阿武感到有些惱怒,他提高聲音抗議:「我跟茉莉妹妹……還有小歸兄差點丟掉老命,那個法師放符像是在丟手榴彈啊大哥,要不是小歸兄即時救出我們,這些證據大概要讓癩皮狗他們給吃了。」阿武抗議之餘,倒不忘將功勞分給小歸,以免俊毅仍記恨小歸私藏骨銬這事情。 「不夠。」俊毅仍這麼說,他從後視鏡見到阿武不以為然的神情。 「那法師不止賄賂司徒城隍,連閻羅殿裡都能夠嗅得到他的銅臭。」駕車的阿茂突然開口。 「連閻王也被收買?」阿武驚訝喊著:「那我們還玩個屁?直接投降下十八層地獄比較快!」 「有錢不只能使鬼推磨,有錢還能使神推磨。」小歸在一旁諷刺說著:「只敢打我這種小蒼蠅,不敢打惡老虎,有種就把閻王也抓起來啊!」 「或許不到閻王,但似乎有一兩個判官應該是收了賄沒錯。」俊毅搖搖頭,他看向窗外,窗外是迷濛一片,他們正駛在陰陽的邊界點上頭,他呢喃自語:「這一局,恐怕不樂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