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七、血腥三明治.01

黑車疾駛在深長的路上,前方可見交流道,連接著高速公路。 牛頭阿茂望了俊毅一眼,俊毅直視前方,不發一語。那交流道更近了,阿茂又問:「俊毅哥?」 「嗯。」俊毅點點頭。阿茂像是受到了鼓舞,將方向盤一轉,黑車轉上公路,向南駛去。 「我們要去哪裡?」阿武看著窗外,不解地問。 「閻羅殿。」阿茂不等俊毅開口,自己搶著回答:「去告司徒城隍貪污養羊、勾結陽世偏門術士作惡。」 「俊毅不是說證據恐怕還不夠嗎?」 「不夠也沒辦法。」俊毅再次檢視那照相手機中所拍得的證據,他說:「我得賭一把。」 「沒錯!」阿茂氣憤地插口:「司徒城隍買通閻羅殿裡的判官和閻王,扣住了俊毅哥的城隍證書,想要趕盡殺絕。」 「嘩!」阿武和小歸都是一驚,喊著:「那我們現在去閻羅殿豈不是自投羅網?」 「閻羅殿裡不只一個閻王,更不只一個判官,司徒史應該料不到我會這麼快撕破臉,會直接上閻羅殿告他。」俊毅看著窗外那逐漸遠去的城市。 「原來那狗官叫司徒史,哈,吃狗屎。」阿武嘿嘿笑了。 俊毅透過後視鏡,望向小歸,也沒說話,反過手向小歸一伸,擺出討東西的姿勢。 小歸一驚,眼珠子骨碌碌地轉動,說:「我沒帶在身上……不過你大可放心,我替你保管得妥妥當當,絕對不會弄丟,更不會落到司徒城隍手上,讓他栽贓你個私賣陰差公物牟利這類罪名。」 「你是在威脅我?」俊毅收回手,冷冷地說。 「當然不是!」小歸察覺出俊毅語氣中的怒意,立時坐直身子,誠摯地說:「我怎麼敢威脅俊毅哥,只是東西現在真的不在身上,我放在我陽世老家。比起司徒城隍,我還比較服氣俊毅哥你,不然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來淌這渾水啦。」 「你只想從張曉武身上撈一筆吧。」俊毅哼哼地笑。 「才不是!」小歸抗議,還補充說:「而且教導剛死的人處理財物本來就是陰間一項正當職業,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 「賣假證件也是正當職業?」俊毅突然轉身向後伸出一手,揪住小歸的領口,將他拉近前座椅背,又以另一隻手在他衣中掏摸,果然摸出一把偽造的陽世許可證,期限從三天到一個月不等。 「我……」事到如此,小歸當然百口莫辯,索性推開了俊毅的手,氣呼呼地說:「沒錯,我賣假證件,那些買我證件的人不是突然有急事要上陽世,就是在底下被欺負得受不了,他們向陰差申請許可證,難如登天,那些傢伙推託敷衍,還不就是要錢,有個李老哥想上去看看他剛出世的孫子,但陰差百般刁難,硬是扣著他的證件,我賣給他;有個王小妹想上去看看她生病的奶奶,付不起陰差索取的賄金,我賣給她;有個小張……」 「夠了!」俊毅打斷小歸的話。 「他們都很感激我。」小歸卻不理會俊毅,大聲說:「只有一種方法可以快點拿到許可證,那就是去向陽世親人要錢,再讓陰差抽佣七成!」 負責駕車的阿茂突然大喝:「不是所有陰差都是如此,我跟俊毅就不賺這種錢,陰差也有好的!」 「是啊,陰差有好的,但是不夠多!」小歸尖叫:「我輪迴證被騙的時候,好陰差在哪裡?我被欺負的時候,好陰差在哪裡?大家都喜歡好陰差,可惜很難碰到!」 阿武插不上話,但是大力鼓掌表示贊同。 「……」俊毅鬆開小歸的衣襟,轉過身去,不再說話,他抹了抹臉,顯得有些疲憊,側過頭看向窗外。 「兩位大哥,應該是好的吧。」一直默不作聲的香婧,開口這麼說。 「香婧,妳好一點了嗎?」阿武聽香婧說話,關切地問,香婧和叔公那批惡鬼一番搏鬥,傷勢不輕,儘管鬼魂恢復力快,但香婧此時仍顯得十分虛弱,她說:「在陽世我也認識一個好警察,他是個正直的人。」 「對了,王仔!」阿武想起王智漢,急切地問:「俊毅老大,賴琨那爛貨的神壇上發現王仔的人間紀錄,難道他也掛了?」 俊毅若有所思,經阿武一再追問,這才掏出PDA,再向阿武問清了姓名身份,查詢一番,才說:「他陽壽還很長,且現在也還沒死。」 「沒死?」阿武楞了楞,跟著大怒:「那就表示那個爛貨準備要做掉王仔,連他的人間記錄都事先準備好了,豈有此理!」 大夥兒沒有接話,但都同意阿武的看法,賴琨準備那三本人間紀錄,想來是要燒下陰間,用來頂替三人真正的紀錄,來湮滅賴琨殺人的事實,他替王智漢也準備了一本,當然是打算殺王智漢了。 「有一點我不明白,我的紀錄不是已經被竄改了,賴琨何必又替我重寫一本呢?」香婧問。 「因為妳那份紀錄被我扣下了,我會找時間替妳重做一份。」俊毅哼哼地說:「在我的地盤冤枉栽贓,沒那麼容易。」 「原來是這樣,俊毅大哥果然是好人。」香婧感激地說。 「難怪『吃狗屎』要整你!」阿武知道俊毅尚未取得城隍身份,卻敢與勢力龐大的司徒城隍作對,不禁也感到佩服。 阿茂突然咦了一聲,看著後照鏡,俊毅也察覺了後方異樣,他回過頭向後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