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七、血腥三明治.03

而俊毅和阿茂,只有甩棍。 黑白無常站得挺拔,一前一後走來;俊毅和阿茂也試圖挺直腰椎,甩出那墨黑甩棍。 重機車隊上的飆車惡徒也紛紛跳下,持著棍棒向阿武等逼去。 「喂!」黑無常一見到那些傢伙要開殺戒,突然大喊:「那些人是要留的,別動手!」黑無常分神一喊,俊毅一棍子自下向上掠,將黑無常的槍打上半空,跟著攔腰抱住了黑無常,將他往後翻摔。 「還看,開幹啦!」阿武的道行雖較香婧、小歸薄弱,但這類街頭鬥毆的場面他可不生疏,一見到那些飆車惡徒們聽了黑無常的叱喝而呆住,知道機不可失,撲衝上去抓著了一個傢伙手上的棍棒,同時抬腳將那傢伙踢倒,棍棒便這麼到他手上了。 「搶車!」阿武揮著棍棒,小歸和香婧緊跟在後,那些飆車惡徒們似乎小看了小歸和香婧,他們不知道這看似弱小的小男孩是隻數十年老鬼,這蒼白的女孩則是兇案慘死的厲鬼,一個持開山刀的傢伙一刀劈斷了阿武的棍棒,正得意笑起,就讓隨後跟上的香婧一爪扒花了臉,高高舉起,給扔下了公路高架橋。 阿武搶過一台車,躍跨騎上,扭轉油門手把,聽見那轟鳴引擎聲,大呼過癮,美中不足的是這輛車也是紙紮車,且還造得十分醜陋。他一催油門,前輪翹起,轟砸在一個衝來的飆車惡徒臉上,他是個偷車慣竊,騎車技術也好,此時搶著了重車,士氣大增,機車向前衝去,撞倒了兩個飆車惡徒,但他看見香婧騰空飛竄,不禁有些洩氣:「我都忘了鬼會飛啊,那我們幹嘛開車?」 小歸蹦上了後座,說:「你就不會飛啊,而且飛久了會累!」 在阿武搶車同時的另一邊,白無常的槍口本已指向俊毅腦袋,但是阿茂像是瘋牛一樣地衝來,白無常不得不將槍口轉向對著阿茂,阿茂已經撲上了白無常的身,將他撲倒在地。 磅磅磅磅! 子彈阿茂的後背炸出,但阿茂的拳頭卻沒有停下,將白無常的眼鏡打得碎裂、將白無常的臉打得歪斜。 磅磅! 左輪手槍中最後兩發子彈穿透阿茂的背,阿茂仍然毆擊著白無常。 俊毅則讓黑無常踢倒在地,他在車上就中了兩槍,感到手臂像是讓炙鐵燒烙一般疼痛。黑無常左顧右盼,見到落在地上的黑槍,他連忙俯身去撿,卻讓衝來的阿武騎著重車撞飛老遠,阿武低身撿起槍,歡呼一聲:「酷!」他連忙轉身,對著追擊香婧的惡徒開槍,他開三槍,差點打中香婧,卻也逼退了四個飆車鬼。 阿茂停下了手,喘著氣,不再毆打白無常,他的身子搖搖欲倒,白無常憤然竄起,正要還擊,俊毅已經搶過了阿武手上的槍,將剩下的三發子彈,全送進了白無常的身子裡。 「來坐大台的!」阿武和小歸棄了那輛造型醜陋的紙紮重車,搶入了黑白無常乘坐的那長型白車,這車也是紙紮,但造工精美許多。 阿武發動車子,俊毅扛著阿茂入了後座,阿茂壯碩的身軀上有六個血洞,鮮紅色的血不停地淌出,俊毅也不好過,他手臂一樣負傷,身子傾斜坐著,模樣十分痛苦。 阿武駕車撞開了幾個飆車惡徒,將負傷的香婧也接上了車,跟著油門一踩,向前疾駛。 「等等……」俊毅沙啞喊著:「掉頭!」 「咦?不是要去閻羅殿嗎?」阿武問。 「暫時,不去了……槍殺黑白無常,麻煩不小,得從長計議……」 香婧氣憤抗議:「是他們要殺我們,我們只是正當防衛。」 「嗯,我也覺得不要去比較好。」阿武轉動方向盤,掉頭往來時的路駛去,起初尚有兩三輛重車緊追著,但這白色座車性能遠好過原先的黑車,一下子就將重車隊拋在後方。 「俊毅哥,我……我透不過氣……」氣息虛弱的阿茂呢喃說著,他試著抬起手摸解著自己的領口,卻無力解開領口鈕釦。 「撐著點,兄弟。」俊毅撐起身子,替阿茂解開領口,阿武透過後視鏡,見到阿茂的頸子處喉節上方色澤分明,原來那牛頭是只面具,是戴在臉上的。 俊毅拍了拍阿茂的臉,揭下了阿茂那只牛頭面具,那只牛頭面具本來有稜有角,本來一摘下臉,像是戲法一樣地成了一張褐色帶角的薄牛皮。 阿茂是個國字臉,模樣竟只有二十上下,看來竟比阿武還年輕許多,他嗆咳著血,說:「俊毅哥,你當上城隍以後,記得幫我報仇……」 俊毅茫然看著阿茂,答不上話。阿茂又說:「你當上城隍……情況一定會有所改變……」 「我會摘下司徒腦袋上的烏紗帽,把他打落十八層地獄。」俊毅沈聲說,聲音有些顫抖。 跟著,阿茂不再說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