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八、一夜不眠 .01

。 客廳的玻璃桌雜亂無比,堆疊著一份份文件資料、照片和幾散落各處的食物包裝、提神飲料空瓶。 那些資料全是紀錄賴琨過往案件的片段線索。 王智漢雙眼滿布血絲,他右手雙指挾著的菸蒂已經燃至盡頭,他仍專注地看著左手上那張照片──香婧一家的合照。 他盯著照片中十來歲時的香婧,臉上堆滿疑惑,他吸了口煙,發現菸已燃盡,這才將菸扔進已經要滿出來的菸灰缸,重新再點燃一支菸,深深啜吸一口,數秒之後,才長長吐出一口煙霧,埋藏在煙霧裡的照片看來模糊迷濛,照片中的香婧淺淺笑著,雙手搭著她兩個妹妹的肩,照片中六個孩子和那個因為長年愁苦而顯得比實際年齡大上許多的母親,都用同樣的眼神看著鏡頭──感激的眼神。 持著相機的人正是他,王智漢。 他還記得那一天是香婧的生日,他帶著蛋糕,和自己一雙兒女前一年使用過的課本和參考書,送給香婧的弟弟妹妹。 當時他本來將參考書和蛋糕放下後就要匆匆離去,照片是在香婧的母親請託之下,才用生疏的技法,替香婧一家拍下這張全家福,捕捉到這一家人在經歷了連串不幸之後的微小幸福的那一瞬間。 王智漢皺了皺眉,他沒辦法理解數天前香婧那番舉動。 當天他昏昏沈沈躺在賓館的床上,見到香婧在床邊一會兒踱步嘆息,一會兒接聽電話,一會兒神神秘秘不知在高興什麼,跟著,香婧的喜悅轉變為驚恐,幾個兇惡男人闖入,帶走了香婧。 由於這一切都在他意識不清的情形下進行,他不曉得這究竟是夢境還是真實,當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逐漸清醒的同時,他發現躺在他身旁的是另一個少女,是一個年齡看來比香婧更小的少女。 少女僅穿著內衣,以手枕著頭,睜著雙眼,茫然看著天花板。 接下來的場面他也記不太清了,只能大約記得當他驚慌失措地要少女穿上衣物,帶著少女下樓步出賓館時,便碰上「恰好」突襲臨檢這家賓館的警察同仁們。 緊接著當天晚上,各大電視台與數家報社不約而同地收到能夠讓王智漢身敗名裂的偷拍照片,是王智漢與少女同在床上、衣衫不整的照片。 儘管這起事件和那些偷拍照片有太多疑點,但畢竟「資深刑警誘拐未成年少女上賓館」這事情太聳動了,在避免波及更高層長官的大前提下,他仍然在非自願的情況被迫休假,得以遠離輿論砲火,靜待事件水落石出。 但王智漢又怎麼會甘心,他試圖聯絡香婧,當然是徒勞無功,當時香婧早已被綁上偏僻的山區,正經歷著恐怖凌虐。 他並未驚動香婧家人,而是轉向香婧所待的酒店探詢,同樣也找不著人,只得知香婧接待的最後一個客人,正是他那心頭大患──賴琨。 他想起遭到設計那天,昏沈之間所見情景,他憑藉著自己超過二十年的辦案經驗,幾乎能夠拼湊出一個完整的事件經過了。 於是他將矛頭轉移至賴琨身上,他要想辦法找到關鍵證據,替自己洗刷冤屈,將這個橫行霸道、卑劣猥瑣、無惡不作的黑道頭子繩之以法。 他將妻女送回娘家躲避風頭,自己不分晝夜,全天二十四小時地整理賴琨犯罪資料,因此現在的他實在太累了,他已有數天沒有返回臥房,而是在累到極點時,才靠著沙發椅背小歇片刻,其餘時間,便全花在推敲這次事件以及賴琨另幾件案子的前因始末。 在一片煙霧瀰漫之中,他覺得自己的眼睛幾乎要睜不開了,於是他將吸到一半的菸按熄,再一次地仰靠在沙發閉目閤眼。 他比先前幾次更快速地入眠,進入夢境。 他夢見自己的妻子似笑非笑地望著他,他只得也回以一個歉然的笑容,溫柔說著:「真是抱歉,又拖累妳跟孩子們了……」十數年來,有好多次他因為經辦那些組織犯罪的案件,使得他的妻子和兒女必須返回娘家躲避那些仇家可能展開的報復。 孩子生日,替他唱首生日歌吧── 有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這麼說,儘管這聲音並不像他的妻子,但大多數時候當人進入夢鄉時,腦袋裡的邏輯與清醒時是大不相同的,他這時便毫不懷疑地將這聲音當作是他妻子對他說話,他向來不會唱歌,他開口說話人家都聽得懂,但一開口唱歌,人家只會以為有頭牛在哞哞叫。所以他苦笑著搖搖頭,只說了一句:「生日快樂。」 我準備了蛋糕,切一塊給孩子吧── 那聲音這麼說,他那面目模糊的妻子遞給他一柄用來切割蛋糕的塑膠鋸齒刀,他接下來,在他面前有一個不大不小的蛋糕,他點點頭,說:「阿瑗要吃多大塊?」阿瑗是他的女兒,是個高中生。 太大塊了啦,幫我切小塊一點,人家要減肥啦── 「減個屁肥,多吃一點!」他本要悍然拒絕,他覺得女兒最近這陣子減肥減得過了頭,但他才剛這麼說,就見到手上端著的那一大塊蛋糕確實是太大了,超出了底下的餐盤,幾乎覆蓋在他的手腕上,他只得試圖將蛋糕分切得更小塊些。 他微笑著下刀。 「王仔,你女兒生日早就過了!」一個聲音在他耳邊爆炸吼起。 王智漢一愣,陡然醒神,客廳中一片寂靜,他發現自己直挺挺地坐著,右手握著他用來整理資料、切割報章雜誌的美工刀,左手則微微抬著,美工刀的刀刃已經劃破了他手腕表皮,只差一點,就要切進動脈血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