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八、一夜不眠 .02

「喝!」王智漢將那柄美工刀拋得老遠,猛地站起,看著自己微微滲血的手腕,魯莽地抽了幾張衛生紙按壓止血,方才的夢境迷濛模糊,他早已忘得一乾二淨,此時的他只感到極度的莫名其妙──他為何要自殺? 他呆呆站立在寂靜的客廳中──對他來說是寂靜的,他並未看見和聽見,就在他身旁不遠那沙發一角,一個臉色灰白的年輕枉死鬼,正讓香婧掐著腦袋,又讓小歸架住雙肩,無法逃脫,只能以雙腳亂蹬,怪吼怪叫的。 阿武雙手交叉抱胸,他仍穿著俊毅那件西裝,戴著牛頭面具,也顯出幾分威武,他碰碰地在那枉死鬼肚子上揍了兩拳,打得那枉死鬼嘔出一團團青灰色的醬汁。 「哇幹,你吐賽喔!」阿武趕忙縮回手,喝問:「是不是賴琨他叔公叫你來騙王仔自殺的!」 那枉死鬼也不答話,他眼神迷離、身子顫抖,小歸從口袋中掏出一小瓶透明玻璃瓶,滴出幾滴奇臭無比的透明藥水,在那枉死鬼鼻下塗抹一番,那枉死鬼才劇烈嗆咳起來,眼神也轉而清晰,像是大夢初醒。 那玻璃瓶裡裝著的是陰間那老醫生特地調製給小歸的藥水,能夠化解某些操空鬼魂心智的邪降異法,對於香婧發狂的情形也能有效控制。 阿武喝問:「你叫什麼名字?你混哪裡的?你幫著賴琨做事,你不知道他是我的死對頭嗎?」 「賴……賴琨是誰?」那枉死鬼像是連自己自誰都記不太得,他斷斷續續地說:「我認識你們嗎?你們又是誰?我應該死了吧,師父叫我辦事,給我東西吃,我就照做了,誰知道你的死對頭是誰,你自己又是誰?」 「敢頂嘴!」阿武揚起拳頭又作勢要揍人,嚇得那枉死鬼哇哇大叫,但阿武的拳頭並未揮下,他只是說:「你看清楚我的樣子,牛頭馬面你聽過沒?」 「牛頭馬面!牛頭馬面!」那枉死鬼害怕地說:「你是來抓我的?」 「你被一個壞法師控制,做了一堆壞事,你慘了、你完蛋了、你死定了!你最好找一個好律師,不然就等著下十八層地獄吧。」 那枉死鬼面如死灰地顫抖著,他感到十分委屈,替自己辯解著:「我……我根本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我只知道我肚子很餓,有個人給我東西吃,我就照著他的話做,我不知道他是誰……」 「那個人是不是年紀老老的,髮型跟河童一樣,頭頂是禿得發亮,周圍一圈留很長,還綁成辮子。」 「對、對……師父就是長這樣……」那枉死鬼哭點頭。 「他是個壞法師!」阿武又問了幾個問題,諸如賴琨那叔公施法的過程,或是到底操控著幾隻鬼等等,但這年輕枉死鬼一問三不知,之前的事對他而言像是一場夢一般。 阿武只得攤攤手說:「好吧,條子大哥我念在你剛出社會什麼都不懂的份上,放你一馬,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回陰間,再也不准上來!」 「陰間,那是哪裡?要怎麼去?」 「你去捷運站坐最後一輛列車,記得,是一輛白色列車,別坐錯了!」阿武重重拍了他肩膀幾下,提著他來到陽台窗邊,小歸則將一張名片塞進那枉死鬼的口袋裡,在他耳邊說:「你在底下記著別惹是生非,幾天之後,到這個住址找我,我是專業經理人,可以幫你弄點錢,當然我會抽取一些佣金,記住了……」 那枉死鬼連連點頭,跟著,便給阿武一腳踢得墜樓,狼狽地跑不見了,小歸看著那枉死鬼一面跑一面似乎還在確認著那張名片,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對阿武說:「我們從賴琨身上弄一筆大的,一部份用來打通關係,在底下開一間事務所,專門教導菜鳥鬼向陽世親人托夢要錢,怎樣?」 「不要啦,我要開一間車行……」阿武正經地回答。小歸對卻他的計畫感到不以為然,兩人在陽台上爭論了一會兒,這才回到客廳,只見到王智漢心神不寧地在客廳踱步,他打了一通電話給他的妻子,重複叮囑著一些「凡事小心」之類瑣碎的事,跟著上廁所洗了把臉,回到沙發上,又點燃一根菸。 在裊裊煙霧中,王智漢起先像是觸電般地彈跳起身,他揉揉眼睛,看著那漆黑電視螢幕中,自己的身影旁,還站著一個女性身影。 他回頭,清楚地見到香婧朝他微微笑著。 「謝香婧,妳──」王智漢驚訝地大叫起來。 香婧並未答話,只是撥了撥髮,同時伸手揭開了她頸子上纏繞著的白色紗布,露出了那大裂口。 「啊──」即使是如王智漢這般資深刑警,一見那可怖大裂口,也不禁向後倒坐,摔在沙發和玻璃桌之間,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香婧,讓他驚訝的當然不只是傷口本身,對於刑警、醫護人員、救難隊甚至是殯葬業之類的從業人士而言,那些肉體上的恐怖傷痕並非那麼稀奇,但他從未見過脖子上帶著這樣傷痕的人,可以若無其事地對著他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