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八、一夜不眠 .03

「王大哥,求你替我伸張正義……」香婧緩緩跪了下來,向王智漢磕了幾個頭,再抬起頭時,是一臉淒楚的笑。 「妳……香婧,妳,妳怎麼了,那一天妳為什麼……」王智漢當然不明白這一切經過,他結巴地問。 「我已經死了……」 王智漢儘管已經略微猜到,但這麼一聽,仍然像是給針刺?一般,他掙扎站起,一個腳軟坐倒在沙發上。同時,他見到客廳中還站著兩個傢伙,當然正是小歸和摘下牛頭面具的阿武。阿武在那家小診所裡讓老醫生打了兩劑成分不明的營養針,增加不少鬼氣,道行略有進展,加上小歸和香婧指點,已經大約知道該如何現身給想要讓他見到的人看。 「你是張曉武,你……」王智漢又是一驚。 「幹,王仔,好久不見,一見面就嚇到你了,真是歹勢啊!」阿武笑著說,跟著又說:「我也掛了,你以後再也沒辦法抓我了。」 「你們……來找我幹嘛?」王智漢問。 「我來報好消息給你的,你被癩皮狗陷害,你自己知道吧。」阿武這麼說,他早也發現桌上那些資料。 「王大哥,求你把這個壞人抓起來。」香婧插口說,接下來,是香婧和阿武輪流述說著賴琨這段期間的種種作為。 王智漢起初戰戰兢兢地聽,但他畢竟有著一副熱血心腸,當他知道香婧遭受到的痛苦時,懼怕之意早已飛到九霄雲外,取而代之的是對香婧的同情和對賴琨的憤怒,當然,他對阿武的同情則少些,他用以往教訓人的口吻對阿武說:「小子,你那天如果把粉拿給我,你就不會死那麼慘了。」 「幹!」阿武抗議:「好歹我也是因為對抗癩皮狗這個大壞蛋而死,你就不能讚美我幾句嗎?」 「就算你們不來拜託我,我自己也想趕快抓到癩皮狗那個豎仔,他不是做大哥的料,做大哥要壓得住小弟,別讓小弟幹一些下三濫的事,那個癩皮狗連自己都管不好,帶頭專幹這些下三濫的勾當,我不抓他,我就跟他姓。」王智漢大力拍了一下桌子,他突然想起什麼,瞪了瞪阿武說:「剛剛我拿著美工刀自殺,是張曉武你在整我嗎?」 「才不是!」阿武大聲辯解,再將賴琨叔公是個偏門法師的事大致說明,提醒王智漢:「你要小心啊,我看見你的人間紀錄,癩皮狗想要殺了你。」 王智漢不知道人間紀錄是什麼玩意兒,但還聽得懂「癩皮狗想要殺了你」這句話,他哼哼地說:「想要殺我的人多著了,可惜這麼多年他們都沒辦法稱心如意。」 「這次不一樣,不是人要殺你,連鬼也要殺你。」阿武這麼說。 王智漢楞了楞,以往他總是每日誠心焚香祭拜警局中供奉的關帝像,更兼有一身凜然正氣,因此賴琨叔公那些孤魂小鬼總是無法近身,但此時這起誣陷醜聞使他身心俱疲、鬱鬱不樂,等同是門戶大開,得以讓那些受了邪法操縱的惡鬼有機可趁了。 「王大哥,賴琨他手下人多勢眾,又有一個會養鬼的叔公幫忙,只憑你一個人,很難抓到他,我們會暗中幫你,不過還有一件事也要拜託你。」 「什麼事?」 「請你上一間關帝廟,把除了關公大老爺神像以外的神像,都……都……」香婧一下子像是難以啟齒,她婉轉地說:「封了。」 「封了?怎麼封?」王智漢不解地問:「況且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幹,這說來話長耶!」阿武嘆了口氣,摸著肚子,在王智漢家中四處溜達,問:「有沒有吃的?」 於是王智漢泡了四杯咖啡,又煮了四碗加蛋泡麵,一人三鬼,各自食用,阿武以香灰吹拂在三碗麵和三杯咖啡上,他和香婧、小歸端起碗,捏起杯子,便能夠享用到熟悉的泡麵和咖啡了。 王智漢自己一面吃著,一面聽著阿武述說陰間種種,馬面俊毅和司徒城隍之間的鬥爭過節。他問:「所以那個陰間警察,要你上來向關帝爺申冤?」 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