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陰間》八、一夜不眠 .05

小歸撇過頭說:「我沒看過啦,我當鬼幾十年了,還看個屁鬼片!」 儘管此時小歸的扮像和演技遠不及該部電影中的小男孩驚聳嚇人,但對阿爪而言卻是極真實的親身體驗,有多少人能不被突然出現在腳下的怪小孩嚇著? 「我就不信我沒那個小鬼可怕!」小歸不甘示弱地揭開他頭上的鴨舌帽,現出他那四分五裂的頭蓋骨,露出噗噗跳動的破碎腦子。 「哇啊──」阿爪嚇得魂都飛了,他尖嚎著要逃,卻讓小歸一把抓住腳踝,翻摔下地,還摔斷了一顆牙,痛得眼淚都飆了出來。 電視機倏倏幾聲,變成閃爍雪花,跟著清晰起來,畫面當中的女鬼低垂著頭,長髮遮面,只露出一顆怒睜著的青黑眼睛。 「唔啊──」阿爪摀著嘴要逃,四肢卻動彈不得,他雙腳讓小歸抓著,上半身讓阿武按著,只能僵坐在原地,看著香婧模仿著經典鬼片裡那隻恐怖女鬼,嘎吱嘎吱地爬出電視,倏地來到他面前。 叔公給他的護身符讓阿武沖進了馬桶,剩餘那些廉價符籙,此時便像是廢紙一般,毫無作用。 香婧仍以那長髮間隙中後的眼睛,和阿爪對望了三秒。 到了第四秒時,香婧的長髮瞬間豎起,雙眼炸出血來,血口大張,頸子倏然裂開。 昏了── 阿爪像是燒斷保險絲般地軟下,一動也不動。 阿武一驚,連忙側耳聽他胸口,察覺還有心跳,這才放心,說:「還好,要是把這背骨囝仔嚇死,連證據都沒了。」 「他昏過去,要怎麼跟他講,托夢嗎?」阿武在小歸的指點下,進入阿爪的夢境,先是兇狠斥責他一頓,揪著他的頭髮交代事情,最後,再狠狠賞了他一巴掌。 阿爪醒了,客廳依然漆黑,對他而言,卻像是不醒的惡夢,香婧仍然蹲在他面前,一見他醒過來,再度長髮豎起,雙眼又炸出血,頸子又噗喫裂開。 「呃啊──」阿爪魂飛魄散,但這次沒暈,而是尿了出來。 阿武自後伸手,以手臂勒住阿爪的頸子,搖晃幾下說:「你他媽的,聽懂我講的話沒有?」 阿爪一愣,這是阿武生前時常對他做的動作,是哥兒們表示交情好的打鬧動作,他驚懼地問:「曉……曉武哥,真的是你?」 阿武摘下了牛頭面具,冷冷地說:「不是我還有誰?」 「曉武哥,我……對不起……我……」阿爪顫抖著,流下不知是驚恐還是難過的眼淚,呢喃地說:「那一天……我回去停車場……看見你……」 「別提了!」阿武厲聲打斷阿爪哭訴,他說:「現在沒空聽你哭!死背骨囝仔,我剛剛要你做些什麼,你重複一次給我聽。」 「你……你……」阿爪哭喪著臉,戰戰兢兢地回想,他說:「你要我偷一百件內褲?」 「對,然後呢?」 「然後……然後去向王仔自首……」 「沒錯,去向王仔自首,不是因為偷內褲自首,是要你指證賴琨販毒跟殺人。」 「曉武哥……這樣……這樣我會很慘……」阿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 「幹!你慘?你怎麼不說你把我害得多慘?你有我們慘?」阿武大怒,重重打了阿爪幾巴掌,香婧和小歸鐵青著臉,一個七孔流血,一個露出腦漿,紛紛向阿爪湊去。 「我自首!我指證賴琨!」阿爪哭著嚷嚷。 「還有咧,別裝死!」阿武繼續逼問。 「還有……」阿爪狐疑地說:「你說……你剛剛說,把內褲……套在神像頭上?」 「除了關帝爺像,其他的全套上內褲。」阿武糾正。 「這……這為什麼?」阿爪驚慌不解。 「你管那麼多幹嘛?你照做就是了!」阿武怒罵,香婧跟小歸又露出猙獰面目,且將臉貼去。 「我做!我做……曉武哥你叫我做什麼我都做,你原諒我……嗚……」 □ 在天空破曉時分,阿爪揹著一只黑色大背包從某戶一樓人家後陽台翻出,在小歸的掩護下,他躲過了巡邏員警的追逐,返回自家。 他的背包裡裝著滿滿的九十三件內褲,但阿爪卻一點也沒有行竊成功的喜悅,或是身為變態偷衣賊的興奮感,他那九十三件內褲的主人只有三類──老阿公、老阿嬤,或是中年阿伯。阿武要小歸掩護著阿爪,以免失風被抓,同時這是對阿爪的懲罰,可不能爽到他,因此當然只能偷以上三類人的內褲。 「阿爪這混球超下流的,連歐巴桑的內褲都別讓他碰,只讓他偷老人跟阿伯的。」阿武當時這麼叮嚀。 於是阿爪偷遍了方圓百公尺之內的老人內褲。他覺得有些頭昏反胃,躺倒在沙發上,小歸則津津有味地玩著阿爪的電動,且不時吩咐阿爪,有機會要燒些紙錢給他和阿武。 阿武和香婧,則早早返回了王智漢的住處,以防賴琨叔公再派其他鬼怪上門,在香婧和阿武的輪流守護下,王智漢也得以好好地睡了這些天來最沈的一覺,他知道自己終於能夠逮著那個賴琨了。 太陽在王智漢和阿爪沈浸夢鄉時悄悄升起,又在他們逐漸轉醒時緩緩沈落。 一天悄悄地溜過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