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九、武廟 .02

阿武此時戴著牛頭面具,具陰差身份、靈氣,一點也不怕關帝廟中的神力,香婧和小歸則躲在那黑傘底下,不敢擅自踏出一步,他倆只覺得四周蜂鳴嗡響,大部分神像雖給套上了內褲,但神壇正中那持著偃月刀的關老爺像卻仍是威風凜凜,散發出炙熱如火的紅光,小歸和香婧儘管有黑傘庇護,卻仍熱得不停冒汗。 小歸畢竟是老油條,拉著香婧跪下,不停磕著響頭,嚷嚷喊著:「關老爺明察秋毫啊,我們實在是逼不得已,只能用這種方法來向您申冤啊──」 「王仔,幫忙上香!」阿武戴著牛頭面具,穿著俊毅黑西裝外套,雖然下身是一件破爛牛仔褲,但總也顯得威風凜凜,下達命令時也增添幾分說服力。 「喂,老兄,你們這是在幹嘛?」一個臂上掛著一只橘色臂章的小兄弟自屋樑翻下,遠遠地向阿武喝問,他是天庭神仙界派在人間廟宇的巡守差使,方才王智漢、阿爪鬼鬼祟祟地闖入廟裡,做出這等怪異行徑,都讓他瞧在眼裡,但按照規定,陽世諸事當由凡人律法規範,一般小神小仙若無長官吩咐,也無權干涉,因此某些賭輸了錢就放火燒廟、破爐砸像的傢伙始終大有人在。 但此時那巡守差使見陰差都來了,身旁還帶著兩隻野鬼,這可不能視而不見,只得出聲詢問。 「我們要向關老爺申冤,你別多管閒事!」阿武扠著腰說。 「你是陰差吧,你歸底下哪個城隍管?有沒有證件?」那巡守差使這麼問。 「吶!」阿武自胸口掏出一張牛頭證,隨手一晃又放回口袋,那牛頭證當然是阿茂的,但阿武在陽世也時常以偽造證件唬人,他這動作做得自然逼真,那巡守差使也未加多疑,又跳回屋樑,不好再說些什麼,畢竟他只是個掛著臂章的巡守小差,牛頭馬面的位階甚至還比他大些,是被允許配備武器的拘鬼差使。 「多一點,再多一點!」小歸大聲喊著,他的聲音只有王智漢和阿爪聽得見,那遠在二樓寢室更衣上床的守廟阿伯,正聽著廣播,準備入睡,壓根沒發現樓下幾十尊神像竟讓一個資深刑警和一個小毒蟲合力套上了內褲。 「這樣還不夠?咳咳?」阿爪壓低聲音問,他點燃了一支大紅燭,再以紅燭火焰點燃一把一把的香,插入香爐,那雙臂合圍大小的香爐,不一會兒便已給插滿六成,密密麻麻的香幾乎要焚燒發爐 王智漢幫忙拆著一包包香,也讓這滿滿一爐香燻得眼淚直流。 「越多越好,這樣子我們說話,關老爺才聽得清楚,他太紅了,太多人跟他說話,我們要申冤,聲音當然要大聲一點!」小歸這樣解釋。 「你們不會寫狀紙喔。」那巡守差使在屋樑上抱怨。 「寫狀紙要多久時間?」阿武隨口問。 「三、五天到幾十天不等吧,看是哪些事不一定。」巡守差使答。 「那太慢了啦,俊毅躲不了那麼久,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見到關老爺,不然等明天開門,我會舉兩張牌子,站在關老爺後面喊冤,喊到他出面挺我為止。」阿武向那巡守差使這麼說。 「別鬧了,還出面挺你咧,斬你還差不多!」那差使聽阿武這麼說,可感到十分困擾。 此時正殿煙霧裊繞的程度不下逢年節慶,王智漢和阿爪都給燻得淚流不止,阿武這才領著大夥兒一一跪下,向神壇關帝爺神像磕頭,阿武將那存有賴琨叔公法壇蒐證照片的手機,和一封由俊毅親筆書寫的申冤信高舉過頂,大聲喊著:「關二哥你是我的偶像啊,你一定要出來替大家主持公道,司徒城隍那個狗官無法無天,勾結凡人法師胡作非為,還收買閻羅殿的黑白無常,用賤招『三明治』追殺我們,還殺了一個牛頭!我幹──」 「跟關帝爺講話,不得污言穢語!」那巡守差使在屋樑上出聲喝止,卻又好奇地問:「你要告司徒城隍嗎?聽說他很有名啊,底下人人都服他,不久之後還可能升任閻王之一,你告他什麼?」 「我剛剛說的你都沒在聽喔,我們在申冤,你別插嘴好不好?」阿武氣得跳腳。 「請關老爺作主!」「司徒城隍是壞蛋啊!」香婧和小歸也不停磕著頭,一句一句嚷嚷著。 忽然轟的一聲,那香爐燃起大火,火光殷紅耀眼,向上盤旋,隱隱猶如一條火龍。 「啊!關老爺聽見了!」阿武等又是驚訝,又是欣喜。 「錯了──」那巡守差使在屋樑上大喊:「現在你講什麼,關老爺才能清楚聽到,有什麼冤屈就說吧──」 「什麼?關二哥啊,我要講的是司徒城隍那個王八蛋……」「關老爺要主持公道啊!」「陰間太黑暗了,我的輪迴證……」阿武等一齊開口,人人講得不同,一下子吵雜混亂。 便連王智漢和阿爪在這混亂當下,只以為喊得越大聲越有效用,便也幫腔喊冤:「關二爺,我是陽世警察,拜您可拜了十幾個年頭,一直奉公守法……」「關老爺,我叫做阿爪,我好可憐,大家都欺負我……」 「幹,閉嘴啊,這樣關二哥要聽誰講話?」阿武大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