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九、武廟 .04

在他背後探來一隻手,將阿武的甩棍一把抓住。 阿武愕然回頭,那是一個身形更為高大的牛頭,幾乎比阿茂還高上一些,那牛頭一拳頂在阿武小腹,將阿武打得彎腰欲嘔。 他抬起身時,後背也給重重劈了一記甩棍,他覺得自己的脊椎骨像是爆炸一樣的痛,他撲倒在地,只見到大門喀吱一聲開了,進來的是一個身穿灰色西裝的青臉男人,在他背後,是更多的牛頭和馬面。 司徒城隍。 一個牛頭自地上撿起了那份訴狀和手機,恭敬地遞給司徒城隍,司徒城隍開啟手機,撥按了按,微微一笑,將手機收進胸前口袋,而那份訴狀,他只輕輕一捏,便燃起青色火焰,那份訴狀登時化成飛灰。 「你……你……」阿武咬牙,怒瞪著那司徒城隍,撐著身子想要站起,一旁一個牛頭立時一腳踏下,踩在阿武的後背上,痛得他憤然怒吼罵出髒話。 另一邊,阿爪一張臉已經腫得不成人形,兩隻手的手骨都斷裂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阿豹這才停手;王智漢也給壓在地上,被打得鼻青臉腫;門旁的香婧虛脫無力,小歸也不敢輕舉妄動,讓兩個牛頭銬上骨銬,壓在地上。 賴琨與叔公跟著也進入正殿,叔公跨入門檻時,還有禮地向司徒城隍微微一笑。 「操!幹!……」阿武不停罵著髒話,他不顧渾身疼痛,奮力跳起,又和幾個牛頭馬面扭打起來,數支甩棍瘋烈抽下,劈哩啪啦地將阿武又打倒在地,那些牛頭仍不停手,一腳一腳地踩著阿武的背,阿武憤恨叫罵,他見到賴琨、叔公,以及司徒城隍並肩站著,似笑非笑地望著他,他感到一陣絕望心寒。 他們失敗了。 「停手。」司徒城隍淡然吩咐,那些牛頭這才罷手,將阿武架了起來,一把扯下了他頭上的牛頭面具。 「哇──」阿武這時也讓廟中神力烤得哀嚎叫起,身上冒出蒸騰白煙。 「這幾個兇暴劣徒是陰間逃犯,勾結凡人,試圖作亂,現在終於束手就擒,沒事了。」司徒城隍隨口向那巡守差使這麼說。 那差使楞了楞,也只能點點頭。 一個牛頭朝那神壇城隍像鼓嘴一吹,將那些掛在神像頭上的內褲全吹下地,司徒城隍昂揚著頭,大步走去,消失在城隍像前,一批牛頭馬面也押著阿武、香婧和小歸,一齊步至城隍像前,然後消失。 同時,賴琨的手下也甚有默契地將王智漢和阿爪架起,抬出正殿,乘上數輛箱型車離去。 廟中只剩下那巡守差使,他望著空曠的寺廟庭院發了好一會兒楞,倒像是在回憶著方才發生的情形。 「天啊,到底是什麼人啊!」一直躲在二樓的看守阿伯,在賴琨等人離去之後,這才敢下來察看,見到正殿裡一片狼籍,內褲、棍棒和滅火器散落一地,神壇也給噴得灰白一片,可嚇得不知該如何是好,也不知道到底得罪了誰。 巡守差使一躍回到屋樑上,猶自發楞,但他見到神壇正中那香爐,咦了一聲,又飛撲而下,蹲在香爐前,細細看著爐中那飄起的幾縷灰煙。 他先是一聲咦,又是一聲咦,然後點頭如同搗蒜,連連應著:「是!是!」 □ 司徒城隍府內潔白明亮,與陰間其他地方大不相同,阿武昏昏沈沈地和香婧、小歸一同被帶入這華奢廳堂,正中一張肅穆大桌氣派非凡,司徒城隍繞過大桌入座。 幾個牛頭同時放手,阿武、香婧、小歸等便撲倒在地,小歸趕忙端正跪起,雙手放在膝上,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吭上一聲。 阿武和香婧則軟弱地癱在地上,阿武身上那件西裝外套早給扯下,他纏繞腹部的白紗也破爛不堪,腸子又滾了出來。 一個雜役自阿武外套內袋中搜出了他和香婧的人間紀錄,端正地放在司徒城隍的面前,司徒城隍從筆筒取出枝筆,隨意翻看著阿武和香婧的紀錄,也沒問話,擅自地在兩人的紀錄上塗塗改改起來,偶而看看癱在地上的阿武,對阿武露齒笑笑。 「狗官……」阿武呢喃地罵,他那個「官」字還沒說完,便給身後的牛頭架了起來,牛頭在手上套上一只指虎,碰的打在阿武嘴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