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九、武廟 .05

。 碰碰碰三拳之後,阿武的嘴巴微微咧開,他已無法控制嘴巴的張閤,他覺得自己像是失去了嘴巴。「狗官……」 「哈哈。」司徒城隍也沒多說什麼,繼續塗改著兩人的人間紀錄,偶而對自己所寫下的字句感到莞爾好笑,也會噗喫一笑。 「別浪費時間,走吧。」司徒城隍終於完成了兩人的人間紀錄,匆匆起身。 牛頭馬面再度架起阿武三人,跟隨在司徒城隍身後,他們經過了數間辦公室,一路向上,來到頂樓,眼前所見,又是漆黑褐紅,瀰漫著焦腐氣息的陰間。 在頂樓正中停放著一台直昇機,雖是紙紮,但外觀精美已與陽世直昇機相差無幾。 司徒城隍與一對高壯的牛頭馬面一齊登上直昇機,坐於靠近駕駛艙一邊,阿武三人則被縛上鐵鎖,那些鐵鎖上帶著尖刺,緊緊扎入三人皮肉中。三人也給趕上直昇機中,坐於靠近機尾那側,與司徒城隍面對面。 直昇機,在漆黑的空中飛梭,穿過一陣一陣紅雲。 阿武正對著司徒城隍,阿武的一張嘴已經腫脹得無法張閤,僅能夠發出嗚嗚的聲音,但憑著音階變化,還是能夠大概知道阿武反覆說的那兩個字。 「狗官……」 司徒城隍嘴角抽動了一下,仍保持著笑容。 一個牛頭一腳蹬在阿武的胸膛上,將鐵鎖踩得陷進了阿武的胸口中。 「曉武兄……別再……」小歸哽咽哭了。 阿武的眼神迷離,口鼻濺出血來,其中幾滴濺上司徒城隍的西裝和臉上,阿武呵呵地笑了。 「狗官。」 □ 「王仔,你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落在我的手上吧。」賴琨拍著王智漢的臉,猙獰笑著。 箱型車搖搖晃晃地往山上開。往地獄裡開。 那個香婧曾經待過的地獄。 阿爪像是爛泥一樣地癱在車廂椅間,賴琨與王智漢同坐一側,雙腳就擱在阿爪胸腹上,他若覺得腳擺得不舒服,就會在阿爪身上或是臉上重重踩踏幾下。 王智漢側著頭,在他另一旁挾著他的是強壯的阿豹。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賴琨揮著手中一份黑皮本子,以那黑皮本子拍打著王智漢的臉頰。他說:「你一輩子的所作所為都在這本簿子裡,你想知道嗎?來,我唸給你聽。」 「嗯,四十九歲,五月,向偷車賊張曉武索取賄賂,張曉武不從,憤而施以私刑,將其毆斃。」賴琨這麼說,哈哈地笑,又對王智漢說:「張曉武跟你勾結,他偷車銷贓,你掩護他的不法行徑,索取大額分紅,嗯,偷車……再加一點販毒好了,聽說販毒最重要叛死刑,不知道到了陰間,閻王會怎麼判?」 賴琨一面說著,向阿豹要了枝筆,在本子上也塗改起來,他一面塗改還一面照著唸:「還勾結大毒梟……」他說到這時,還頓了頓,回頭問後座的叔公:「叔公,毒梟的『梟』怎麼寫?」叔公也不知道,賴琨哈哈一笑,說:「毒販好了,嗯……『販』……啊,隨便啦,看得懂就好!」 「你不懂嗎?」賴琨將黑皮本子在王智漢面前攤開,大笑說著:「這個世界上可以合法殺人的人很少很少,我賴爺就是其中一個,沒有人可以抓得到我。我只要這樣……」賴琨一面說,一面取出打火機,燒著黑皮本子的書頁,那黑皮本子迅速燃燒起來。 賴琨大笑,將黑皮本子揚至窗外,箱型車行進的速度不特別快,吹拂而來的風正好可以讓黑皮本子燃燒旺盛而不給吹滅,直到幾乎要燒著賴琨的手指時,他這才放手,看著黑皮本子在空中化成一陣閃爍光火,跟著旋即消失。 「陰間的城隍就會收到這本簿子,看是他照抄一遍,還是就用同一本簿子也沒關係,閻王就會依照簿子上的紀錄來審判你。」賴琨咧開嘴巴笑,拍打著王智漢的臉,說:「這麼說你懂了嗎?我,賴琨,跟閻羅王一樣。」 箱型車終於停下,王智漢、阿爪給架出車外,被押往前方一間廢棄鐵皮小屋,在入屋之前,賴琨特地吩咐阿豹等手下停下腳步,拍了拍王智漢的臉,指著鐵皮小屋旁兩座突起小丘,說:「看清楚,那是張曉武跟謝香婧,你過不久就要去陪他們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