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九、武廟 .06

《他見到王智漢跟阿爪給押進了鐵皮屋中,下一刻,他也奔竄了進去。 鐵皮屋空間不算太大,只有一張床,幾張桌子和椅子,有一具小電視機,幾只箱子,裡頭裝著刀械武器和一些日常用品,即便開啟昏黃小燈,四周還是暗沈沈的。 王智漢見到牆上和地上那怵目驚心的血跡,他知道香婧就是死在這地方。 「好了,王仔,你想想,你一共盯了我幾年?我們的恩怨在今天一次了結,你說好不好?」賴琨這麼說著,他朝阿豹揮揮手,說:「放開他,我要跟王仔單挑。」 阿豹依言鬆手,任由王智漢跌坐在地,賴琨呵呵笑著,取出塞在褲頭的槍,交給阿豹,又有模有樣地解開領口鈕釦、捲起袖子、舒展雙臂、搖頭晃腦、跳了跳,說:「王仔,我們來單挑,把恩怨了結,起來。」 王智漢裂了三根肋骨,一腿扭傷,一臂脫臼,雙眼腫得幾乎看不清楚前方,但他還是站起來了。 「我抓你……這麼多年……不是跟你有仇……也不是看你不順眼……」王智漢喃喃地說:「是因為,你是個雜碎……你做壞事,我就抓你……」 磅!王智漢被賴琨結實打中一拳,鼻血再一次地噴濺而出,將本來已經轉為暗紅的口和下巴,再一次染得鮮紅。 「我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王智漢胸口劇痛,連連咳血,他奮力向前撲去,也回擊一拳,這一拳打在賴琨胸口,只是猶如一個國小孩童的一拳罷了。 「王仔,你真沒路用啊。」賴琨哈哈笑著,學著拳擊手左蹦右跳,偶而探出刺拳,或是踢出姿勢難看的一腳,不停玩弄著王智漢。 王智漢拖著扭傷的腳,一拐一拐地追逼賴琨。 「喝啊──」賴琨吆喝一聲,凌空躍起十公分,一記騰空後旋踢,姿態像是一隻踩到圖釘的野狗。 王智漢閃過這記瘋狗踢,用那隻還能夠動的手,勾著了賴琨踢起的腿。 王智漢早已失去了毆擊的力氣,但他還會柔道、還會擒拿、還會摔角、還會街頭打架,他這招也毫無名堂,只是用手彎處勾著賴琨的腳彎,趁著賴琨失去平衡之際,用整個人的重量將賴琨壓得後仰倒下。 倘若賴琨有跟阿武或是阿豹一樣的身手,早已經扭身閃開,但他不是阿武也不是阿豹,他是賴琨。他只能掙扎著向後倒去。 側腦著地,碰!這是超級強大的一擊。 「啊……」賴琨呻吟哀嚎,只覺得腦袋劇痛且暈,他掙扎爬起,只覺得天旋地轉,他連連哀嚎嚷著:「給我幹掉他,幹掉他……」 但是阿豹卻沒有動作。 阿豹倒在地上。 「咦?」賴琨摀著劇痛的頭,他見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議的景象,本來應該逐漸死去的阿爪此時直挺挺站著,他那嚴重骨折的雙手正高高舉著,高腫的臉龐中兩隻眼睛炯炯發亮。 「怎麼回事?」賴琨身後幾個手下又驚又怒地撲向阿爪,棍棒刀械朝他招呼而去,那些武器尚未觸及阿爪的身子,便已紛紛落地。 阿爪揮手好快,一人賞一個巴掌,那巴掌像是有百來斤那麼重,幾個手下如同讓車撞到一樣地飛騰而起,跟著散落一地,全像是海狗一樣在地上汪嗚哀嚎,爬也爬不起來了。 「發生什麼事?」外頭待命的一批手下跟賴琨的叔公,聽了裡頭呼救,也紛紛趕來,同樣讓阿爪甩巴掌打倒,賴琨的叔公驚訝莫名,他揭開腰包中的瓷瓶蓋子,幾隻厲鬼暴衝而出,阿爪向後一躍,現出真身,是那關帝廟的巡守差使,他揚出背後揹覆著的一張小旗,上頭有個圈圈,當中有個「令」字,小旗綻放出白光。 幾隻厲鬼像是給太陽曬著一般,全飛彈竄逃得不見蹤影。 「你……你……你豈能干涉凡人行事?」叔公驚駭地指著又鑽入阿爪身體裡的差使。 「是上頭的命令。」阿爪指指天。 一陣一陣的警笛翁鳴聲響起,是關帝廟的阿伯報的警,他也接到了同樣的指示。 「糟……難道他們成功了?不可能,天上一向不管陰間恩怨……」叔公驚駭地抬頭看,只能見到生鏽的鐵皮屋頂,他奔跑出屋,再次抬頭看天,只見到黑夜之中濃雲捲聚,他啊啊叫著,像是受驚的老鼠一般。 霹靂── 叔公給一記迅雷,劈死在鐵皮屋外的草地上,他的身子焦黑燃燒,冒出惡臭的煙。 五分鐘後,警車在山坡底下停妥,大批荷槍實彈的員警圍湧上來。 王智漢拖著暈眩嘔吐的賴琨,艱難地步出鐵皮屋,也緩緩抬頭看向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