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十、審判 .01

《陰間》十、審判 .01 阿武被押進閻羅殿三十七樓第七號審判廳時,雙眼以下的臉頰、口和鼻是崩裂稀爛的。 跟在阿武之後被押進的是體膚焦紅的香婧,和顫抖哽咽的小歸。 閻羅殿高聳參天,內有數十個不同部門,有著超過千名的鬼差雜役,十個閻王,和二十來個判官,以及數十位比牛頭馬面更高一階,且能配槍的特勤拘魂使──黑白無常。 第七號審判廳中的擺設裝潢是一片亮黑點綴著殷紅,猶如黑夜中的烈火炎漿一般。 端坐黑色大桌的卞城王身形枯瘦,正連連打著哈欠,疲懶地翻動桌上幾份文書資料,一旁還有個小螢幕,閃爍著一張張畫面,那是當日「三明治」發生現場照片,其中一張的影像是幾件扭曲散落的白色西裝衣褲,上頭還有數個彈孔,地上則有一個人形焦跡。 阿武三人給押到了卞成王黑色大桌的面前,阿武微微側頭,在他身旁還立著一個人,阿武見那人臉色青蒼、面貌陌生、上身赤裸、胸口有數道裂痕,像是隨時都會散開一般,在那人身後還有一張刑台,台上污血猶自滴著,一旁還擺放著兩支黑鏽長鋸。 阿武和那人對望了一會兒,不約而同地笑了。 那是俊毅,他也被逮著了,正接受卞成王的審問,且受了幾次鋸刑,他奪槍擊斃白無常,當然是極重的罪,他的馬面面具也給摘除,馬面證件也給沒收,此時的身份只是個尋常陰魂罷了。 「很好,大家又見面了。」司徒城隍微笑地走至卞成王那大桌旁一只較小的桌子,入座。 在他身旁站著的,是一個身穿墨黑套裝的中年女人,手上拿著一本大本子,她推著眼鏡,說:「男人名叫張曉武,二十四歲;謝香婧,二十二歲;嗯……還有一個,王智漢,五十一歲……」 「判官姊姊啊,我不是王智漢,我姓柯,名小歸,我死時只有十歲半,死好幾十年啦!」小歸高聲嚷嚷著。 「嗯?」卞成王斜了司徒城隍一眼。 「王智漢枉死已有數天,正在城隍府裡做人間紀錄,過一會兒就要帶上來。」司徒城隍這麼說,跟著指著小歸說:「至於這小孩,則是協助那張曉武一同犯行的陰間遊魂,往昔也有不少次偽造陽世許可證的紀錄,有數次都是讓我城隍府擒著的。鬼使,將柯小歸的人間紀錄調來。」 一旁一個文書官打扮的鬼差領了命令,立時點查起懷中捧著的筆記型電腦,小歸一年以前的人間紀錄和死後紀錄早已建檔連線,一調即出,顯現在卞成王面前的螢幕上。 「嗯。」卞成王問:「柯小歸,你死於非命,亦無犯大錯,理應早就投胎,為何長年販賣偽造許可證,如今還協助這干惡徒犯行?」 「稟告大王啊,我的輪迴證幾十年前就被人騙走了,我一個孩子無依無靠,沒人賞我飯吃,我什麼都不懂,也只能苟且過活,至於張曉武兄,我確實跟他認識不久,不過……不過……這事情的前因始末實在複雜,一時也說不清楚……」小歸惶恐說著。 「柯小歸,我們念你無辜枉死,又弄丟了輪迴證,在陰間苦候多年,你把劉俊毅、張曉武密謀作亂,襲殺閻羅殿特使的經過從實招來,便可從輕發落,陰司會協助你辦理輪迴證,助你早日轉世為人。」司徒城隍聲音清亮。 「這……這……」小歸眼睛閃耀了些,他喃喃說著:「會發給我輪迴證?」 司徒城隍笑著點頭。 「但是……但是……」小歸轉頭看了看阿武,阿武垂頭看著地上,茫然無神,俊毅則是高仰著頭,身子搖搖晃晃,兩個鬼使按著他的身子,在他身子上的裂痕塗抹一種草綠色的藥泥,能夠迅速治療傷勢。 替鬼囚迅速治療傷勢的原因,是為了迅速再次對他們行刑。 「閻王大人啊,我就實話實說了。」小歸一咬牙,急急說著:「我第一次見到那張曉武的時候,是在幾天前的陽世,他剛死不久,糊里糊塗地被牛頭馬面追趕,我……我和以前一樣,想賣他一張許可證,多掙點錢。他倒是好心,我賣他假證件,被俊毅老兄抓著,當然要否認到底了,他還替我圓謊,我為了報答他,趁著俊毅老兄一同去追趕枉死鬼謝香婧的空檔,偷偷救了張曉武,還把他送到了車站。」 「我第二次見到張曉武時,還是在陽世,他還是被追趕,他跟我說,他在陽世有個仇人,叫做賴琨,賴琨殺了他和謝香婧,又買通陰差,竄改他兩人的人間紀錄,好抹滅殺人事實,他不甘受冤屈,所以才逃上陽世,要蒐集賴琨的犯罪證據。」小歸神情驚恐,但倒是說得簡潔明瞭。 「那證據呢?」卞成王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