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十、審判 .02

「你說那個姓賴名和的人買通了陰差,他買通了誰呢?」司徒城隍這麼問。 阿武嘴巴發出唔唔的聲音,他已無法說清楚話。 小歸不作聲,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司徒城隍。 「司徒老弟,閻王不是這樣當的。」卞成王開口了,他看著司徒城隍,皺了皺眉,說:「對付那些油嘴滑舌、顛倒黑白的刁民,你給他三分顏色,他就會開間染房。」 「老哥說得是。」司徒城隍哈哈一笑,說:「既然枉死鬼柯小歸冥頑不靈,執意幫助張曉武作惡,誣謗冥官,那就別怪我用刑了。給他『碎指』吧──」 鬼差們推來一個餐車大小的刑台,那刑台像是一塊厚木砧板,上頭有兩個掌印,掌印上有些符籙文字,小歸身子劇烈顫抖起來,他一雙手被鬼差按在那掌印上,一經施法,便拔不起來了。 兩個粗壯鬼差各自抄了一把大鐵鎚來到那小刑台旁。 卞成王雙眼一瞪,暴厲怒喝:「枉死鬼柯小歸!是張曉武唆使你協助他躲避陰差捉拿,意圖上陽世作惡尋仇,襲殺閻羅殿特使,還顛倒是非、冤枉冥官,對不對?」 小歸讓卞成王一吼,雙腿發軟,涕淚縱痕,他身子劇烈顫抖,嚎啕大哭起來,卻不說話。 「砸。」卞成王下令。 磅──兩個粗壯鬼差同時落鎚,重鎚聲音融合為一,小歸兩隻小指癟了,肉屑血汁濺開一圈。 小歸淒厲慘叫著,他搖搖頭,又點頭,又搖頭,又點頭,當他的拇指變得和小指一樣,中指又變得和姆指一樣時,他只能夠點頭了,他點得連帽子都落了下來,露出了那個崩裂的腦殼,他哭出了紅色的眼淚。 「柯小歸招了,勉強算是污點證人吧。」那女判官推了推眼鏡,大聲朗讀著柯小歸人間紀錄上種種善績與惡行,他只十歲就死了,那所謂的善績與惡行自然大都是死後的紀錄了,善績甚少,惡行大都是販賣假證件。 卞成王也隨意宣判:「枉死鬼柯小歸,你和這案子沒有多大關連,既然你棄暗投明,指證張曉武、劉俊毅、謝香婧的一番惡行,本官便從輕發落,你那些假證件的案子都可一筆勾消,你等著領輪迴證轉世成人吧。」 小歸卻一點也不覺得欣喜,鬼差將那青綠色藥泥塗抹在他的十指上,他終於能夠將手抽回,跌倒在地,抱頭大哭。 「枉死鬼張曉武,輪到你了。」卞成王看向阿武。 阿武的嘴已經不像是嘴,自然無法開口,只能唔唔幾聲,兩個鬼差便也將藥泥塗上阿武的嘴,只一會兒,他覺得自己的嘴巴漸漸回來了,雖仍然瘀腫,但至少能夠說話了。他呼了口氣,轉頭向小歸說:「別哭了,好兄弟,我沒白交你這個朋友。」 「枉死鬼張曉武──」女判官大聲唸起阿武的生前罪狀,大都是偷竊、鬥毆等等,阿武默默地聽,不時發出冷笑。 「張曉武,你協助劉俊毅爭奪城隍官位,襲殺閻羅殿特使,栽贓冥官,上陽世作亂,你認不認?」司徒城隍學著卞成王的口氣,喝問著阿武。 「狗官。」阿武哼哼地笑:「你學狗叫兩聲,我再考慮看看。」 「裂體。」司徒城隍淡淡下令。 幾個鬼差將俊毅身後那單人床大小的刑台推至阿武身後,將阿武抬上了刑台,五花大綁。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司徒城隍喝問。 「司徒狗,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趕快承認你跟旁邊那個老閻王有他媽的不可告人的姦情,我會考慮從輕發落,賞你轉世輪迴當狗!」阿武仰頭高聲笑罵,一旁的俊毅聽了,也嘿嘿笑了幾聲,說:「你完了,會很痛喔。」 「司徒狗被老閻王捅屁股都不怕了,我怕個鬼啊,我幹他個──」阿武本便沒有俊毅那般沈著穩健,自然也沒有「先行妥協,另做圖謀」這樣的心機,他曾因路見不平將調戲便利商店店員的小雜碎打得重傷,在警局裡遭到嚴重惡整;也在做人間紀錄時看不慣三個牛頭欺侮香婧仗義執言被狠狠虐打。 他有過太多類似的經歷,此時他的心中是絕望的,陰間冥府的黑暗超出了他的想像,他想起以往某些壞警察對他刁難栽贓的那些回憶,更加深了心中的不平和怨恨,但他手腳動彈不得,只剩下一張嘴,他只好連珠砲似地罵著那些不堪入耳的髒話來發洩心中的怨怒。 兩個鬼差左右舉著黑鏽鋸子,攔腰切進阿武的小腹上,向左一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