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十、審判 .03

黑鏽鋸子再向左拉回,再向右推去。 阿武的脊椎骨發出了喀吱喀吱的碎裂聲,又兩鋸之後,他的身子變成了兩半,當兩個鬼差將鋸子自他腰間拉出時,他深吸著氣,胸膛鼓漲,但他還沒透過氣來,那鋸子又往他的胸肋處鋸去,他的肋骨發出刺耳的碎裂聲。 小歸摀住了耳朵,大聲哭著,香婧本來焦紅的身體,稍稍復原,意識略轉清醒,見到阿武受此慘刑,驚駭得也尖聲叫起,她讓自己的頭髮豎起,試圖反抗,但她背後兩個牛頭,一抬腳便將她踢倒,連連揮動甩棍,抽打著她的身軀。 一陣怒罵、尖嚎、鋸骨聲之後,阿武的身子變成了三截,他浸泡在自己身軀流淌而出的黑血之中。 他的叫罵變得有氣無力,像是一聲一聲的呢喃自語,他不停地昏厥又痛醒,只覺得迷濛恍惚,他感到兩個鬼差再度將鋸子抽出他的斷體,跟著,放在他的嘴巴上,他們要將他的嘴巴一分為二,等於要讓他腦袋和身體分家了。 阿武有些害怕,卻又想趁著嘴巴變成兩半之前多罵幾句,但他虛弱地出不了聲,只能隱約見到兩個鬼差鬆開了手,鋸子也給一黑一白的兩個傢伙奪去了。 「咳咳……鋸不動啦,要換人啊?」阿武感到自己的身子又給接了回去,且被綁縛著手腳又能動彈了,他掙扎著起身,只見到鬼差開始在他身上斷體處塗上藥泥,他那一分為三的身子又合而為一,就和俊毅的模樣一般。 他看著身旁兩個傢伙一黑一白,恨恨地說:「小鬼鋸不死我,就換黑白無常來鋸,我幹,乾脆司徒狗跟閻王狗你們兩個自己來鋸好了!」阿武轉頭朝著司徒城隍叫囂,但他見到司徒城隍的臉色和先前的從容大相逕庭,是一副緊張驚恐。 阿武一時間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當是他這句話又激怒了司徒城隍,不免有些得意,氣喘吁吁地再想罵些什麼。 那兩個一黑一白的傢伙當中,黑臉漢子一臉茂密鬍子,兩隻眼睛又大又圓,如同兩粒大荔枝,他留著爆炸頭,身穿黑色T恤和七分垮褲,一身嘻哈裝扮;那白臉傢伙則梳著西裝頭,戴著金絲眼鏡,身穿白色運動外套和牛仔褲,在他身後,還有十來個高大傢伙,卻是做軍裝打扮,這陣仗可有些嚇人。 「呃?」阿武楞了楞,他讓鬼差扶下刑台,雙腿一軟就要摔倒,鬼差扶住了他,讓他緩緩坐倒,阿武不解地問:「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 俊毅的雙眼亮登然亮起,幾個鬼差替他鬆了綁,讓他也坐倒下地,他長長吁了口氣,望著阿武,眼神透露出讚許和佩服。 另一邊香婧和小歸也給鬆了綁,鬼差在他們身上創處塗抹藥泥。 十來個牛頭馬面讓那些軍裝侍衛逼退到了兩旁,黑臉漢子向前幾步,雙手扠腰,問:「審到哪兒了?」 「兩位將軍……」卞成王的手微微顫抖,似要起身讓座,卻又僵凝著不敢動彈,司徒城隍則是一臉漠然,但他額角滲出的汗透露出他心中緊張。 「我們只是來旁聽,順便給點意見,請繼續吧。」那白臉男人來到司徒城隍身旁,一躍坐上那黑亮桌子。 卞成王終於站起,吸了口氣,恢復鎮定說:「陰間自有陰間的律法規範,這……我想兩位將軍還是不宜插手干涉。」 「我也不想啊,但是上頭有令。」白臉男人這麼說,他推了推眼鏡,沈沈地說:「陰間秩序由陰間冥官管轄,是無可厚非,但鬧到了陽世去,弄得雞飛狗跳,接連出人命,我們豈能坐視呢?」 「對啊!媽了個巴子,是哪個混蛋在咱廟裡扔了百來件臭褲子,是誰?」黑臉漢子大聲喝問。 「是我……」阿武舉手回答,他見到黑臉男人回頭怒瞪了他一眼,趕緊將手縮回,不解地問:「我鬧的是關老爺的廟,又不是城隍廟、閻王廟……我是去深告狀申冤的,關老爺都沒說話,關你這黑無常什麼事?」 「張曉武。」俊毅推了阿武一把,問:「他不是黑無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