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陰間》十、審判 .04

「王朝、馬漢?」阿武一驚,原來這一黑一白的男人可不是黑白無常,而是天庭神將。 「媽了個巴子,你沒讀過書啊?王朝、馬漢是包老爺身邊那兩個!」那黑臉大漢聽阿武稱呼自己二人為「王朝、馬漢」,可氣得七竅生煙,一巴掌拍在阿武腦門上,將阿武拍得撲倒在地,本來閤上的身子又斷成了三截,黑臉漢子一把揪住阿武頭髮,將他半截身子凌空提起,翹起大拇指指指自己,說:「我,James周,關老爺的左右手。」 「啥小?」阿武訝然。 「那是我的洋名字,關老爺的信徒遍及四海,要處理的事務很多,還要和外國天庭合作,要有國際觀。」黑漢子和那白臉男人,便是民間信仰中,常伴在關帝爺左右的周倉將軍跟關平將軍了。 另一邊,司徒城隍想要起身說些什麼,卻又讓關平將軍壓回座位,白臉關平說:「有人向關老爺告狀,有陰司收受凡人賄款,掩護其在陽世作惡多端,又以這得來的大筆賄款買通更多冥官,互相勾結,官官相護,隻手遮天……」 司徒城隍面如死灰,他連連搖頭說:「司徒史對天發誓,絕無此事……」 「我有說是你嗎?你急著發誓幹嘛?」白臉關平揚了揚手,那群軍裝侍衛立時扔出一個五花大綁的禿頭老鬼,正是賴琨那叔公,賴琨叔公才讓落雷劈死,立即便給拘下陰司,押解到了這裡。 黑臉周倉扔下阿武,從口袋裡摸出一枚章印,在賴琨叔公那禿得發亮的腦門上重重蓋了一個印,倏地鑽出一隻九官鳥,呱呱嘎嘎地振翅嚷叫。 司徒城隍顫抖著,試圖想要在九官鳥說話的間隙裡插上幾句話,卻讓白臉男人一把提起,探手進他的西裝內袋裡,摸出了他的城隍證,撕成碎片。 白臉關平看向卞成王,卞成王清清嗓子,挺直身子,正色說著:「沒錯,這司徒史今天早上還撥手機給我,要請我吃飯,我就覺得奇怪,跟他也沒多熟,唉想不到是想要賄賂我啊,還好我為官一向以清廉自持……」 「前任馬面劉俊毅聽命,本官要你即刻接任你府上那城隍空缺,重新替枉死鬼張曉武、謝香婧、柯小歸,還有那個禿頭老傢伙做人間紀錄,擇日開庭重審!」卞成王大聲宣讀,又看著啞口無言的司徒城隍說:「司徒史貪贓枉法、罪大惡極,最好是立即打下十八地獄,先賞你個十年苦刑,再行大審,看是要永世不得超生,還是受刑至魂飛魄散!啊,你還敢狡辯,鬼差,賞他一顆烙鐵!」 「我沒有──」司徒城隍駭然掙扎,但讓兩個軍裝侍衛押著,幾個鬼差聽命上前,自火盆裡挾出一顆滾燙紅球,塞進司徒城隍口中,再以鐵牌堵住了他的口。 司徒城隍瞪大雙眼,身子激烈顫動。 「不知道這樣判,上頭滿意了嗎?」卞成王撫著鬍子問那白面關平。 「陰間雖然有萬里黑雲覆頂,不表示上頭看不見底下,你好自為之,記清楚司徒史現在的模樣。」白面關平如此叮囑,他當然知道這陰間污吏可不只一個司徒城隍,但嚴辦下去,恐怕要動搖整個陰司體系,那可也十分麻煩。 俊毅掙扎站起,從一個鬼差手中,接過了那張給扣押多時的城隍證,他扶起阿武,阿武身子又給上了新的藥泥,三截身軀仍有些鬆動,像是隨時要裂開一般,他拍了拍小歸的頭,小歸拉著香婧的手,都不知該如何表示自己此時的喜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