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小說專區
關於部落格
很多種類的小說 ... 都有取得作者同意

若有侵犯到著作權 請告知 謝謝

不過基本上來說 有些出版小說和從網誌上轉載下來的會有些出入 就醬。 -- by 芯
  • 118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大(2)~(5)

以前我覺得高的人是天之驕子,沒想到完全不是這麼回事。走在路上我常不小心 撞到公車站牌或招牌,坐公車時也三不五時會被吊環K到頭,雖然不是很痛但 也真夠煩的,遇上人多很擠我更頭大,雖然個兒高可以呼吸到新鮮空氣,但是中 年男子的頭剛好跟我胸部差不多高,車子一轉彎、一煞車,幾顆頭就一起朝我的 胸部襲來…唉!很難全身而退的啊! 還有,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高」=大隻=有力氣,於是不管在班上或家裡,只要 遇到要搬東西,大家的視線就會很自然的落在我頭上,眼神就像是說著「就交給 妳囉!」而且做得那麼辛苦也不會有人誇獎妳,抱怨東西很重還會被瞪:「不可 能吧?妳這麼壯還嫌重?」 長高以後,一向嚮往可愛路線的我從此和「可愛」兩字絕緣,別人只會用「好高」 還有「好大隻」兩種形容詞來形容我,所有的衣服褲子都因穿不下而要重買,一 般女裝根本不會做到這麼大的SIZE,上衣只能買男裝部的襯衫T恤、襯衫,至 於下半身麻煩可大了,一般及膝裙我穿起來變迷你裙,穿長裙又半長不短的就是 一個怪,褲子的話一般球褲運動褲勉強還合穿,牛仔褲就很難買到合適的長度 了,結果最後還是得去買男生的牛仔褲穿,褲管雖然夠長,但想像以前一樣反折 一截裝可愛…門都沒有! 更慘的是,長高這件事嚴重影響了我的人際關係。在長高以前,我最引以為傲的 就是我的名字,數不清的同學們對我說過:「莫鳶鳶,妳的名字好好聽,好像武 俠小說裡面的人才會有的名字喔!」大家都叫我「鳶鳶」或「小鳶」;長高之後 我的外號突然從「小鳶」變成「大隻」或「大鳥」,連老師也起鬨叫我「莫鳥鳥」, 這是什麼世界什麼鳥啊!好好一個「鳶」字被弄得這麼沒氣質,念快一點就變成 「摸鳥鳥」…我可沒這種嗜好啊! 還有,和朋友走在一起的時候,身高相仿的她們很容易就能四目交接、聊得不亦 樂乎,身處30公分以上高空的我,經常聽不清楚她們說什麼,看她們笑得花枝 亂顫的,我也好想加入喔!除非我一直彎著腰、或是她們一直仰著頭,總之就是 得有人自願多犧牲一點兒才能聊得盡興。拍照的時候大家也會排擠我,「我才不 要站妳旁邊呢,這樣我看起來會變矮!」雖然知道大家沒有惡意,但每次聽到這 樣的話心裡還是會酸酸的。拍照時像個人球被踢來踢去的我,要嘛排在最後排只 露出一顆頭,要嘛是大家站著我蹲著、大家蹲著我躺著,有次難得的讓我站在正 中間,原因竟然是因為大家要搞笑模仿鋼管女郎,所以要我站中間當鋼管! (3) 矮的人或許也有矮的煩惱,但矮的人很幸運的可以嘗試各種方法增高:市面上琳 瑯滿目的增高藥、增高器任你挑選,或是在飲食上下功夫,多運動…電視上還曾 經報導過有人為了增高,瘋狂的把腳鋸斷、接上鐵條、躺個一年強制增高!(名 符其實的鋼管女郎?)總之增高的方法百百種,雖然不一定有用,但至少不會活 在絕望中---商人和科學家根本不會研究如何變矮,沒有變矮藥、變矮器,沒有一 種食物吃了會變矮(頂多讓骨質疏鬆)、沒有一種運動會越做越矮,高的人要想 變矮,除了駝背之外,就只能等縮小燈被發明出來…唉,不知何年何月得償所望? 因為長得高,在女生群中我不知不覺的成為被依賴的對象,下雨時我負責撐傘、 逛街時我負責提東西、夜遊時不管我有多怕都會被拱去走最前面、有人心情不好 要找肩膀哭我得隨CALL隨到、要去陌生的地方怕遇到壞人就抓我一起去當保 鏢.…總之對沒有男朋友的眾姊妹來說,我是不可或缺的無比重要,雖然我骨子 裡是個超級沒用的膽小鬼,但高大的身軀卻逼得我不得不當眾望所歸的大姊頭。 「如果妳是男生該有多好啊?如果妳是男生,我一定要當你的女朋友!」每當聽 到她們這麼說,我內心總是百感交集。問題就在我不是男生啊!我一點也不想當 什麼大鳥來照顧妳們這些小鳥,平平是青春洋溢的十九歲,我也想當小鳥被人照 顧、我也希望能被某人呵護、捧在手掌心好好珍惜啊!晚上一個人走夜路我也會 怕、老是幫忙撐傘手也會痠啊!多希望有個男生可以摸摸我的頭,溫柔又深情款 款的對我說:「讓我照顧妳」,那我少活五十年也甘願啊!如果那個男生就是我暗 戀四年的歐陽湘保的話,那我少活一百年也甘願啊! 歐陽湘保,在國中時他是學校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風雲人物。他那如武俠小說 中俠客般的瀟灑名字已經夠引人注目了,加上他功課好,總在全年級前幾名,國 語文五項競賽他一個人可以抱走三項第一、校慶運動會他一人獨得兩金一銀一 銅,雖然我跟他不同班,但好幾個老師上課時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他的豐功偉業: 「你們真該學學三班那個歐陽啊,人家可沒補習喔,功課還不是一級棒,而且是 會玩又會唸書!」「三班的歐陽都十點就上床睡覺了喔!因為他上課很認真啊, 你們要多學學他,上課認真聽回家就輕鬆啦…」 三班的歐陽、三班的歐陽,不只老師喜歡他,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暗戀他,光 我們班就三個了呢!同校三年,歐陽湘保對我而言像大明星般遙不可及,我對他 談不上崇拜、更別說喜歡,偶而擦肩而過時是會覺得「還蠻帥的嘛你」,對他的 欣賞和瞭解就不過如此而已。 (4) 喜歡上歐陽是在國三下的畢業前夕。那年我們為了拼聯考,藝能科目都是有名無 實,教音樂的是國文老師、教美術的是數學老師、教體育的是理化老師、教家政 的是英文老師,意思就是國文課上國文,音樂課還是上國文、數學課上數學,美 術課還是上數學,依此類推。一學期大概只有一兩次是真正按課表上課,為的是 打一下期中期末成績。 某次家政課,英文老師突然大發慈悲讓我們進家政教室做菜,材料是老師事先準 備好的,老師把食譜抄在黑板上以後也沒講解就叫我們自己動手做。不是老師偷 懶,而是炸雞塊和炸薯條有什麼好講解的呢?炸雞塊不就是把雞肉切一切、裹上 麵粉和蛋、下鍋炸熟就好?薯條不就是馬鈴薯削皮後切一切,也是直接下鍋炸熟 就好?不過有句話說「越簡單的料理,越難做得好吃」,我們剛開始動手便發現 問題一堆。 我們這組沒人下過廚,光是削個馬鈴薯皮就讓兩個人見血了,而且削掉的部分比 剩下的部分還多、接下來我們把薯條切成薯塊、雞塊切成雞條,用來沾雞塊的麵 衣太濕,也搞不清楚油要燒多久才會變成180度,討論過後大家很樂觀的不管三 七二十一先丟下去炸了再說---要是很成功就大家分了吃,要是很難吃可以拿去送 給我們最痛恨的公民老師,裝乖兼報仇,一舉兩得。 起鍋之後,我們這組的薯條和雞塊和樂融融的黏在一起,變成一大塊疑似蛋糕的 不明塊狀物,一面是漂亮的金黃色,一面則是焦黑,裡面也不曉得熟了沒有,但 根本沒人想試。我們把它盛進鋁箔烤盤裡,灑上大量的胡椒粉企圖掩蓋焦味,然 後由身為公民小老師的我負責把這盤可怕的玩意送到公民老師手中。 盤子很燙,但幸好家政教室離公民老師的辦公室很近,我小心翼翼的捧著,沒想 到才出家政教室門口沒兩步,一群男生突然從轉角衝出來,我嚇得手一滑把盤子 打翻了,那群男生也嚇了一跳。 「不好意思喔!」最早開口的這個男生就是歐陽,「我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算了。」我無奈的默默蹲下去,把那一大塊東西撿回盤子裡,上面沾 了不少灰塵,騙老師說是胡椒的話他會相信嗎?應該沒這麼笨吧,不,這很難說, 像他那種沒大腦的人說不定不會發現… 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歐陽在我旁邊蹲了下來,問我:「這些可以給我嗎?」 「你要這幹嘛啊?」我還沒開口,他的同伴先開口問。 「我是想說妳如果要丟掉的話,不如給我。」他笑瞇瞇的說,「我拿去洗手台洗 一洗就可以吃了。」 「拜託喔歐陽,你不要這麼飢不擇食好不好!」另一個同伴急忙阻止他,「你沒 看它焦成那樣,我看她本來也是要拿去丟的吧?」 「亂講,看起來明明就很好吃啊!」歐陽瞪了他們一眼,掰下一小塊想都不想的 就扔進嘴裡,「嗯,果然很好吃!」 我嚇得目瞪口呆,他的同伴則是連連搖頭,你一言我一語的罵他:「拉肚子拉死 你!」「那種東西連豬都不吃你還當寶啊你!」「你愛吃垃圾回教室去吃嘛,在這 邊跟別班的搶垃圾吃幹嘛…」 歐陽不理他們,很有禮貌的問了我一次:「這些可以給我嗎?」 「可是裡面可能沒熟耶,而且另一面很焦喔,你同學說的沒錯,我本來就是要拿 去丟掉的啦,我勸你還是不要…」我語無倫次的拼命阻止他,但他只是一直笑。 「沒關係啦,我的胃是鐵胃,妳辛辛苦苦做好的,丟掉太可惜了。」 從來沒談過戀愛的我,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突然知道什麼是戀愛的感覺。 我喜歡眼前這個人,不是因為他長得帥、不是因為他功課好、不是因為他是運動 健將,而是因為此刻他對我,對一個既陌生又不漂亮的平凡女生的那份體貼和溫柔。 (5) 我的初戀才萌芽不到一個月,我們就畢業了,雖然畢業後大多數人都回學校自習, 但歐陽卻沒再出現在學校,聽班上女生說他爸前陣子調到高雄工作,所以他一畢 業就跟著媽媽一起搬去高雄,好像決定直接找高雄的私立高中念,不考聯考了。 高中我讀的是女校,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沒啥機會認識別的男生的緣故,我一直沒 有忘記歐陽。以前班上那些瘋狂迷戀喜歡他的女生早就都交了男友,沒人關心他 現在在幹嘛、過得好不好,歐陽的傳奇色彩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褪色,但我還是 經常想起他,而且還為自己的競爭對手越來越少而暗自竊喜。 想念他的時候我會躲在被窩裡,拿著手電筒偷偷看畢業紀念冊裡的他。照片裡他 的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同學,我想他的人緣一定很好吧!他的五官並不特別完美, 但他笑起來真像牙膏廣告裡的明星一樣,燦爛得迷死人。 我喜歡歐陽的事是個秘密,連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我都不說,有時候我也懷疑,靠 著幾張照片來維繫的思念能有多長的保存期限?一年已經很了不起了,兩年、三年、 直到我升上大學,即使我的外表從小鳥變大鳥,體重從普通到破錶,我還是一直 喜歡歐陽,那幾張我已經看過了一萬次的照片,永遠會讓我心跳加速、心慌意亂。 歐陽現在還比我高嗎?如果不,他會喜歡比他高的女生嗎?他現在在哪個學校, 交女朋友了嗎?我好想知道關於歐陽的一切,可是我不好意思跟國中的同學打聽 ,敏感的她們一定馬上就能猜中我暗戀歐陽,那多尷尬啊?拜網路發達之賜,我 上網找到了關於歐陽的重要線索---他高中讀的是高雄的道明中學,大學讀交大。 網路上的線索就只有這樣,要想知道更進一步的詳細資料,只有深入虎穴了!雖 然跑到他們系上的BBS站,應該馬上就能找到他,但這樣說不定會帶給他困擾, 所以我很迂迴的在我們學校BBS的道明校友會版子上貼了一篇尋人的文章: 請問有人認識歐陽湘保嗎?我朋友以前跟他同校,想知道他的近況。 麻煩知道的人說一下囉! 第二天我的信箱裡馬上多了一封信,是個陌生的ID,我的心臟咚咚咚的狂跳, 我馬上就可以知道歐陽的近況了!等等…搞不好寫信給我的人就是歐陽也不一 定啊!這不是沒有可能,如果他的高中同學看到我PO的文章後轉給他、他一定 會很好奇是誰要找他、如果換做我是他,我一定會迫不及待的回信!如果真是這 樣就太棒了,我們可以經常在網路上聊天,聊得來的話說不定還可以見個面… 我摒住呼吸打開那封信,很意外的只有一行字: 想找歐陽?先承認妳就是「我朋友」再來吧! 寫信的這個人ID是Arul,暱稱是「安公子」。從寫信的口氣看來他應該不是歐 陽,我很意外他一下就看破了我的偽裝,但是我就不承認你能把我怎樣?我很快 想好對策後回信給他: 真的是我朋友要找他啊!不過她不會用BBS,才拜託我幫忙啦! 信寄出去我正準備下線,螢幕下方突然跑出一行字:「您想跟 Arul (安公子) 聊 聊天嗎?」哇塞!開始打BBS兩個月了,還是第一次有人找我聊天呢!我想也 不想就按了Y同意,當我還在猶豫該先說「嗨」還是「哈囉」,對方連招呼也不 打就犀利的問我:「妳是正妹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